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樂尚街

街拍鼻祖眼中的「時裝攀高」

劉裘蒂:新出版的比爾•坎寧漢自傳《時尚攀高》中,這位街拍鼻祖無情批判了社交場上靠華服攀高枝的投機分子。

《Vogue》雜誌美國版主編安娜•溫圖爾有句名言:「我們所有人都為比爾穿著打扮。」這個比爾,就是在2016年仙逝的《紐約時報》當家時尚攝影師比爾•坎寧漢。

美國社交場的視覺歷史

比爾•坎寧漢生前以《紐約時報》每周兩個攝影專欄而聞名:《街頭》記錄了他在紐約街道上發現的時尚流行趨勢;而《晚間》則是對慈善機構聚集上流社會的旋風式報導。兩者之間有種美麗的矛盾:前者是平民化的素人寫真,而後者是聚光燈下的名流身影。

最近一本叫做《時尚攀高》的新書在美國時尚界再度勾起了對於坎寧漢的回憶。這本坎寧漢的自傳直到他身後才見天日。

在紐約,「攀登社會」和「攀登貴圈」是經常用來形容社交野心過於充沛的「攀高枝者」的貶義詞,他們竭盡所能結交權貴以求在社會階層中爬升到上層。坎寧漢以他的攝影,造就了紐約貴圈:美國名流星期天早上的例行公式便是翻查《風尚》版面,看看自己在社交場合的身影是不是被比爾捕捉?經常在坎寧漢的專欄亮相,才算的上是有品位的名流。

自從他老人家仙逝之後,紐約的社交晚會少了一個真正的靈魂。

曾經,即使到了80歲高齡,坎寧漢乾乾瘦瘦的身影,也是紐約頂級社交圈的標誌:一輛自行車、一件法國門房的制服藍夾克、一兩台相機垂掛頸脖。時尚界奉他為神祗:他的相機以精準敏感的天線抓住了這個時代的脈搏,設計師、造型師、零售商和時尚編輯都虔誠地拜讀他的專欄,從中獲取靈感。

坎寧漢在《紐約時報》工作了近40年,留下了價值100萬美元的龐大檔案,代表了紐約過去半個世紀時尚的視覺歷史。他一生以拍攝意想不到的日常人、社交名流和時尚人士的照片為樂。他不喜歡人為了拍照擺姿勢,或是穿借來的衣裳。

《時尚攀高》的問世

《時尚攀高》的問世有一個絕佳拍檔:由馬可•博策克編寫和導演的73分鐘紀錄片《比爾•坎寧漢的時代》,剛在第56屆紐約電影節舉行首映式。這部精心編輯和快節奏的電影由莎拉•傑茜卡•帕克敘述旁白,比2010年的紀錄片《比爾•坎寧漢的紐約》更加凸顯坎寧漢的個性。

博策克的影片源於1994年他與坎寧漢進行的一次採訪,最初的目的是作為當年美國服裝設計師公會(CFDA)時尚媒體獎的短片,坎寧漢領獎時提著他不離身的護身符自行車登上舞台,逗得現場觀眾大樂。

1994年博策克突然接到坎寧漢的電話說:「我討厭打擾你,我得到這個愚蠢的CFDA獎,你介意過來為我拍一分鐘的訪談視頻嗎?」結果在鏡頭前坎寧漢侃侃而談4小時。

當坎寧漢去世的消息在Instagram上傳開時,博策克走進他的地下室,找出20年來第一次回顧的舊影片。這部片子的主要風格便是坎寧漢面對鏡頭回溯個人經歷的影像,結合大量坎寧漢的攝影檔案圖片,和描述當時時代背景的圖像和視頻剪輯,彷彿是《時尚攀高》的動態插圖。

在片中,坎寧漢表示他的主要焦點和目標是尋求偉大的風格。他對名人或好萊塢不感興趣,並且駁斥了許多明星的個人風格,包括伊麗莎白•泰勒、萊斯利•卡隆和瓊•克勞福德,唯一的例外是格洛麗亞•斯旺森。他並不認為溫莎公爵夫人有著非凡的個人風格,儘管他非常喜歡公爵迷人的個性。對於他來說,紐約名媛「天鵝女郎」貝比•佩利和傑奎琳•肯尼迪•歐納西斯代表著高度的品味和偉大的風格,他們都是高檔時裝店尼農之家的忠誠顧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