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阿拉伯

「阿拉伯北約」恐成泡影

加德納:特朗普政府曾指望沙特領頭,組建一個對抗什葉派伊朗的遜尼派聯盟,但沙特做了很多令人匪夷所思之事。

去年5月訪問沙特阿拉伯之前,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與隨行官員煞有介事地談論了打造一個「阿拉伯北約」(Arab Nato),以反制伊朗的地區野心。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是一條推文能夠描述的。

特朗普喜歡吹噓與沙特達成的價值1100億美元的武器交易。18個月後,利雅得方面只兌現了這一虛高金額的十分之一左右。在50多位遜尼派阿拉伯和非洲國家領導人面前,美國總統發起了一個對抗什葉派伊朗的、以沙特為首的遜尼派聯盟。但沙特卻在強硬的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的敦促下決定封鎖卡塔爾。

卡塔爾與沙特、阿聯酋、巴林、科威特以及阿曼都是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CC,以下簡稱「海合會」)成員。海合會6個國家本應與埃及和約旦一起,組成所謂的「阿拉伯北約」——暫定名為「中東戰略聯盟」(MESA)。因此,這不是一個好的開端。

卡塔爾的烏代德空軍基地(Al Udeid Air Base)是美國在整個中東地區最大的空軍基地。沙特和阿聯酋去年向貌似感到意外的特朗普強調,卡塔爾與伊朗有聯繫。考慮到卡塔爾和伊朗分享世界最大的天然氣田,兩國當然會有聯繫。在巨型鄰國沙特的陰影下,卡塔爾尋求分散風險和減少依賴——不僅通過伊朗,還開創性地與以色列建立聯繫。

然而,圍繞卡塔爾的危機並不是打造MESA之路上的唯一障礙。2011年,海合會有本事派遣一支裝甲部隊浩浩蕩蕩穿過連接沙特和巴林的跨海公路大橋,去平息島國巴林占多數的什葉派發起的大規模示威。但儘管擁有大量美式裝備,沙特竟然無法在也門擊敗由伊朗支持的什葉派胡塞武裝(Shia Houthi)的烏合之眾,這場造成巨大破壞的戰爭是如今已成為沙特王儲的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於2015年3月發動的。

地區對穆罕默德親王的冒險主義的支持是一種假象。例如,埃及(其軍隊規模在MESA內部將是首屈一指的)拒絕向也門派兵——或許他們仍記得上世紀60年代對也門的災難性干預。

與此同時,面對那些針對平民的無所顧忌的攻擊、猖獗的霍亂、迫在眉睫的飢荒以及軍事慘敗,美國等西方國家對沙特領頭的也門戰爭的支持基本上化為烏有。沙特王儲有一個真正的盟友,那就是實際統治者、王儲穆罕默德•本•扎耶德(Mohammed bin Zayed)領導下的阿聯酋。但也門的戰爭使這一聯盟關係也變得緊張。

海合會內部還有進一步的不和。阿拉伯消息人士稱,上月初,沙特王儲穆罕默德對科威特為期兩天的訪問變成了兩小時的過境停留,他在一怒之下返回利雅得。據說,科威特人不滿他的專橫——他試圖強行解決圍繞兩國之間中立區兩塊共有油田的爭端,並推動科威特在卡塔爾危機上不再中立。

兩周後,科威特與土耳其簽署了一項防務合作條約。土耳其不僅是北約(Nato)成員國,還與「變節者」卡塔爾結盟,與伊朗合作,而且在賈邁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殺事件中是沙特的死對頭,擠牙膏式地向全世界曝光這位記者遭謀殺的證據。

就連阿曼上月也出人意料地接待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或許也是為了在外界對沙特王儲穆罕默德的所作所為愈發焦慮之際,提升這個海灣酋長國對美國的價值。

除了這些地區固有的問題,特朗普也不是真正有意打造「阿拉伯北約」的美國總統。他的主要興趣在於錢。

正如他上月在一次競選集會上所言,他愛沙特國王。「但我說了,『國王,是我們在保護你。如果沒有我們,你可能撐不了兩個星期。你必須為你的軍隊買單』。」這話會讓真正的北約聽著耳熟。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