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

特朗普給全球新聞自由蒙上陰影

拉赫曼:特朗普攻擊媒體之舉很可能給美國以外的記者帶來最大危險。他為獨裁者們提供了對付媒體的詞彙,如今誰都會說fake news。

不久前,我在伊斯坦布爾與幾位土耳其記者和學者共進晚餐。餐廳環境優美,食物也很美味,但交談的內容卻令人鬱悶。我們討論了數十名被投入監獄的土耳其記者(其中一些人是他們的同事)。還有一些記者失去了工作或逃離了這個國家。

和土耳其同事聊天是一種讓我謙卑的體驗。西方報紙的專欄作家是一份令人愉快且地位不錯的職業。如果我寫的一篇專欄文章冒犯了某一位政府部長,最糟糕的情況是我會接到一位新聞官員打來的不客氣的電話,或者不再被邀請參加聖誕酒會。

但是當土耳其記者撰寫有爭議的專欄時,他們要面對失去人身自由的風險。在其他地方,記者們還要冒生命危險。據估計,在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主政期間,俄羅斯有20多名記者被謀殺,多數案件從未破案。

土耳其和俄羅斯記者面臨的危險,給上周白宮與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記者吉姆•阿科斯塔(Jim Acosta)的交鋒提供了一個背景。看到一名專業記者被美國總統貼上「人民公敵」的標籤令人震驚。白宮吊銷阿科斯塔的媒體通行證的理由——他無禮對待一名實習生——看上去牽強,缺乏說服力。特朗普本人事後還放話稱,如果其他記者「沒有禮貌」,他們的白宮媒體通行證可能也會被撤銷。

但是,儘管特朗普表現出一名獨裁者的本能反應,可這位美國總統並非在獨裁體制內運作。阿科斯塔受到了不公對待。然而,他不會失去自由或工作。而且這場交鋒發生在一場記者會期間,美國總統在會上接受了90分鐘的即興提問。

詭異的是,特朗普攻擊媒體之舉很可能給美國以外的記者帶來最大危險。

威權國家的記者傳統上以美國為榜樣,或向美國尋求支持。美國是一個記者可讓總統下台的國家,他們得到的是獎勵,而非遭到監禁。美國還是一個強大的國家,其政府理直氣壯地倡導言論自由。

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擔任國會議員期間,曾聯合推動《丹尼爾•珀爾新聞出版自由法》(Daniel Pearl Freedom of the Press Act),該法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就世界各國的新聞自由狀況發布報告。

但如今,美國作為自由媒體燈塔的官方努力受到了特朗普本人發出的非常不同的信號的干擾。畢竟,如果美國總統稱記者為「人民公敵」,土耳其、中國或俄羅斯的領導人為什麼要不同意?特朗普已經在不經意間為獨裁者們提供了一個對付媒體的新版詞彙表。如今,在面對令人難堪的事實或難以招架的問題時,所有人都知道可以把它說成是「fake news」(假新聞),一句話打發掉。

當然,威權政府早在特朗普時代之前就在謀殺和監禁記者。但如今,全球範圍對新聞業的攻擊似乎正在加劇。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報告稱,2017年世界各地被監禁的記者人數創下新高——土耳其、中國和埃及被列為全球監禁記者記錄最差的國家。就在最近,匈牙利和菲律賓(兩個由特朗普式民粹主義者主政的民主國家)宣布了可能導致知名記者入獄的指控。

針對記者的高調暴力行為也在增多。過去兩年,歐盟(理應是由民主國家組成的俱樂部)內部發生了兩起調查記者遭謀殺事件。馬耳他知名調查記者達芙妮•卡魯阿娜•加里齊亞(Daphne Caruana Galizia)被汽車炸彈炸死。斯洛伐克調查記者簡•庫恰克(Jan Kuciak)與未婚妻一起遭到槍殺。加里齊亞之死仍沒有官方結論,而斯洛伐克的謀殺案有3人受到指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