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中美對峙與「經濟鐵幕」的風險

劉裘蒂:保爾森的演講是咄咄逼人的「打開天窗說亮話」。大多數與會人士對他的直言不諱和清晰論點表示讚賞。

說老實話,我原以為彭博創新經濟論壇第二天早上8點的開場主旨演講,是一場錯過了也不可惜的例行公事。我錯了!

半年前在紐約聽美國前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談中美關係,他的論調是典型的「中國的老朋友」的「外交辭令」,禮貌但沒有什麼料。聽起來中聽,但我知道對於解決中美關係的癥結可能無法起到真正具體的作用。

今天保爾森不客氣了,特別是在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發表演講之後一天。這不是我熟悉的保爾森辭令,而是針對中國的貿易行為咄咄逼人的「忠言逆耳」,或是「打開天窗說亮話」。

綜合來說,保爾森的觀點是具有建設性的具體建議,但與我們習慣看到的「中國的老朋友們」的多重包裝、柔軟中聽的「外交辭令」有別。我在會場問了這次論壇的一些「大咖」,看他們是否和我一樣驚訝。大多數與會人士對保爾森的直言不諱和清晰論點擊節讚賞。我認為對於中國的未來寄予厚望的朋友,不應該把保爾森的講詞視為被白宮鷹派「黑化」的結果,也不應該把它當成是中國的老朋友「倒戈」。

保爾森在演講中提到他與王岐山協作處理2008年金融危機而生的一些問題。他與中國的淵源長達30年,與中國高層領導人建立關係:首先是以銀行家身份在1990年代初前往中國拓展高盛的投資銀行業務,幫助中國大型國有企業重組並在證券交易所上市;後來又以高盛CEO身份造訪中國不下70餘次;2006年,他成為小布什總統的財政部長,並啟動了美國和中國高級官員之間的「戰略經濟對話」。

儘管如此,保爾森批判中國目前的方向毫不留情。美國在促進中國加入WTO方面發揮了決定性作用,然而在中國加入WTO已17年後,中國仍然沒有對外開放競爭。中國保留了合資要求和所有權限制,使用技術標準、補貼、許可程序和監管作為對貿易和投資的非關稅壁壘。在中國加入WTO近20年後,「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這就是為什麼特朗普政府認為WTO體系需要現代化和改變的原因。而我也同意。但它也有助於解釋為什麼現在這麼多有影響力的聲音主張中美經濟『脫鉤』,特別是與技術相關的貿易和投資,這將造成供應鏈的破壞。這些論點不會很快消失。」

雖然許多人將這種轉變歸咎於特朗普政府,但保爾森認為事實並非如此,我們現在看到的現象可能會在美國政策制定中持續一段時間,美國各方的共識是中國的崛起不僅是對美國的戰略挑戰,而且以美國的利益為犧牲品。

在很大程度上,因為中國自加入WTO以來經濟開放緩慢,美國商界已經從倡導轉向懷疑,甚至反對美國過去的中國政策。美國企業不希望發生關稅戰,但它確實需要政府採取更激進的方法。那些最了解中國、在中國工作、在中國做生意、在中國賺錢、過去主張建立富有成效的關係的人,現在卻主張更直接的對抗,這是怎麼回事?

答案在於中國鼓勵競爭的政策停滯不前,以及近20年來開放的步伐放緩,外國公司不能在中國做中國公司在外國做的事。這分裂了美國商界,使美國政治專家的態度加劇轉向負面;儘管許多美國企業在中國賺錢,但越來越多的企業已經放棄了公平競爭的希望。美國公司越來越著眼於把風險從中國繞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