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教育

軍訓還有必要成為必修課嗎?

李繼威、陳抒寧:學生「開學第一課」的主題應該是包容與獨立,而非權威與服從。軍訓所要達到的「教育」功能並非只能通過軍訓這一種方式實現。

9月初,一則漢中市「洋縣二中軍訓教官逼學生吃泔水」的視頻引發了網友們的熱議。洋縣教育體育局回應稱,軍訓期間部分學生午餐時浪費食物,教官此舉是為了讓學生「養成節約糧食的好習慣」,但許多網友對這種處罰方式仍然無法接受。

稍令人寬慰的是,涉事教官很快被解聘,軍訓基地也向這些學生道了歉,但這一事件也引領了今年關於軍訓是否必要的討論。事件發生後,有軍媒發表題為「要不要取消軍訓,看完這篇文章就明白了」的文章,呼籲大家「正確看待」軍訓。至於何謂「正確」,文中給出了標準答案:軍訓是必要的,因為它能夠「鍛造血性」,讓學生「勿忘國恥」,「其他國家也有軍訓」,「更為重要的是,軍訓是法律明文規定的,必須落實」。

然而,軍訓只是「鍛造血性」、「勿忘國恥」的充分條件。這些理由不足以使軍訓成為必要,因為我們通過其他途徑也能達到類似的效果。

軍訓並非不可替代

「勿忘國恥」是個總會被用來強調軍訓正當性的理由。筆者至今仍然記得在自己接受軍訓時被教官帶著唱起《大刀進行曲》的場景,彷彿唱著「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就能把歷史牢記於心。然而,正如德國記住了一戰的恥辱後有了二戰一樣,用仇恨與強力的方式強化記憶,並不比恥辱本身更加高明。對於歷史最深刻的記憶應該是在以史實基礎上的自由討論中形成的。與其讓軍訓負擔起「國恥教育」的任務,倒不如在學生的培養方案中植入歷史類的通識課程,客觀、全面地教授歷史事實,在校園裡組織相關歷史的研討會等活動。很難想象會有學生對那段殘酷的歷史無動於衷。

大家一般還會認為,軍訓可以強健體魄,鍛煉意志。但是這一點並不足以讓軍訓成為大學教育中必不可少的一環——事實上,這一功能和體育課、體育鍛煉是完全重疊的。比起軍訓,持續時間更長、更有規律性的體育課更能鍛煉學生的體魄和意志。同樣,在軍訓中通過在烈日下站軍姿、進行隊列訓練培養學生意志力的目標和高強度的體育鍛煉相類似,都可以培養學生在逆境下堅持、不斷突破自我、超越極限的能力。然而在當前高密度的文化課教學任務下,學生的體育鍛煉往往被忽視:中小學的體育課被其他課程擠占,高中大學的體育考核也常應付了事。忽視了長期的鍛煉積累,卻指望軍訓能立竿見影地提高學生的體質,無異於天方夜譚——況且鍛煉也講究循序漸進,長期缺乏體育鍛練,突然進行高強度的軍訓往往產生的是揠苗助長的效果。

至於「培養同學之間的感情、幫助學生適應集體生活」的功能,並非只能通過軍訓來實現,香港大學裡的「迎新營」就不失為一種替代選擇。迎新營通常由學校的學生會或者學院組織,入學新生被分到不同的小組中,每個小組的負責人被稱為「組爸」或「組媽」,由二年級以上的學生擔任。迎新營通常持續2-7天,小組內會組織團隊遊戲和出遊活動。雖然近年來迎新營的活動內容常常引起爭議,但對中國內地學校也不無啟發。和軍訓培養出的同學間的感情一樣,參加過香港中文大學迎新營的一位網友也曾表示在迎新營中認識的同學會是「日後在大學幾年主要的廝混對象」。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