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2019年全球風險展望:風險的進擊

程實、錢智俊:2019年,以經濟金融風險為主線,「灰犀牛」將進一步迫近,並集中於貿易摩擦、全球風險偏好逆轉和新興市場貨幣風險。

「思所以危則安,思所以亂則治。」2017年全球市場歌舞昇平,2018年多重風險驚蟄萌動,而隨著2019年全球經濟復甦陷入踟躕,長期累積的風險將愈加顯現進擊之勢,全球風險中樞有望顯著抬升。動蕩之際,理清全球風險格局,將是趨利避害、亂中求安的關鍵。

2019年,以經濟金融風險為主線,「灰犀牛」將進一步迫近,並集中於貿易摩擦、全球風險偏好逆轉和新興市場貨幣風險。另一方面,以地緣政治為風險主線,「黑天鵝」將持續銳化,爆發概率和衝擊強度上升。美國政策異變、歐洲一體化倒退和區域衝突失控,將是最危險的導火索。總體而言,2019年,「灰犀牛」與「黑天鵝」將大概率交疊共振,構建更為複雜嚴峻的全球風險格局。在此格局下,規避風險的進擊,則需要緊盯中美角色的狀態切換,關注風險重心的時序輪動,並明辨風險共振的交點和縫隙。

經濟金融「灰犀牛」重心遷移

正如本系列前篇研究所述,相較於2018年,雖然2019年全球經濟仍在復甦軌道,但下行風險總體擴大,「危機回潮」漸次傳導。受此影響,在全球經濟金融領域,「灰犀牛」風險將發生顯著的遷移。從總體看,「灰犀牛」將大步迫近,進一步壓縮各主要經濟體的政策空間。從結構看,較之於去年,「灰犀牛」風險重心將改變,若各國「防風險」舉措不能及時調整,則將產生結構性風險漏洞。

首先,全球貿易摩擦風險。2018年全球貿易摩擦從衝動變為行動,而2019年其負面影響將加速兌現,上升為首要的「灰犀牛」風險。從貿易摩擦的走勢來看,根據IMF預測數據,作為全球貿易摩擦的策源點,2019年美國的經常帳戶赤字將同比擴大26.4%,年度增幅觸及2000年後峰值,表明其貿易逆差正在加速惡化,有望繼續支撐其貿易保護主義維持高位。因此,全球貿易摩擦常態化的趨勢正在加強,短期內難有明顯舒緩。2018年7月至今,IMF對2019年、2020年全球貿易增速預測分別累積下調0.67個和0.23個百分點,正是這一趨勢的反映。

從貿易摩擦的影響來看,聚焦短期,貿易摩擦對實體經濟的直接衝擊相對有限,但是可能通過打擊市場預期,削弱投資信心和融資環境,形成嚴重的次生衝擊。例如,據IMF預測,如果2019年美國對中國增加2670億美元的關稅制裁,將對全球經濟增速造成-0.08個百分點的直接衝擊,而如果市場預期發生惡化,則引致的次生衝擊累計高達-0.53個百分點,遠超直接衝擊。

放眼長期,2019年是全球結構性改革的承續之年。但是貿易摩擦的常態化,一方面導致全球資源配置紊亂、全要素生產率受損,加劇了結構性改革的急迫性,另一方面則因需求側政策的發力托底,迫使結構性改革的步伐放緩,進而有可能重回「政策刺激---結構扭曲---復甦疲弱---政策刺激」的弱勢循環,拉長本輪復甦的瓶頸期。有鑒於此,評估貿易摩擦的負向衝擊,短期看預期,長期看改革。能夠進行有效預期管理、堅持結構性改革的經濟體,有望在常態化的貿易摩擦下保持長短期的復甦韌性。

其次,全球風險偏好逆轉。2018年1月,我們的報告曾指出,風險偏好的盛極而衰將成為全球市場的真實威脅。這一論斷在2月和10月的全球市場振蕩中得到驗證。2019年,這一「灰犀牛」風險有望進一步增強,新一輪的「金融-經濟」風險衝擊鏈條已經形成,其威脅將貫穿全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