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美國政治

美國總統競選人楊安澤:華裔標籤是我的優勢

楊安澤表示,對美國經濟做出貢獻的國際學生,有權利得到一份歸屬感。中美兩國應該共贏合作,共同面對一些全球性問題。

距離2018年2月10日美國總統華裔候選人楊安澤佔據《紐約時報》周末版封面第一次向群眾宣布其要代表民主黨參加2020年美國總統競選,已經過去了八個多月。這位比奧巴馬還要小三歲的少數族裔總統競選者的出場並沒有其他人驚艷,但他卻想做第一個華裔美國總統。

他在近期於紐約舉辦的白麓論壇上接受專訪時說, 「就算競選失敗了,我相信我也有其他方法可以一起將美國建設得更好,只是做總統可以做更多的事,有更大的影響力,我願意為建設更好的美國付出努力。」

「特朗普終結者」

從特朗普一上台就想要競選美國總統的楊安澤表示,當前美國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是最低工資標準。楊安澤說,特朗普上台以後,最低工資標準並沒有得到增加,但生活成本、醫療成本、教育成本卻增加了。

「如果仔細分析上一次選舉的選民數據會發現,密西根州、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對於特朗普格外支持,換句話說,如果一個地區製造業的機器人和自動化集中程度越高,特朗普的支持率就越高,」楊安澤說。

然而他認為,由於自動駕駛和人工智慧的普及,美國中部製造業即將面臨一次大地震,或將失去400萬個工作機會,卡車司機可能成為第一個被影響到的群體,接下來零售業工人、呼叫中心的服務人員、快餐店店員等也可能被輻射。如果公民不能安居樂業,社會則難以穩定。

於是楊安澤將「人性至上」設為自己的競選口號。他提出「全民基本收入」的概念,即為所有18到64歲的美國人每人每月發放1000美金的基本生活費,以保障其基礎生活。這筆費用將來源於企業。例如,企業在自動化的過程中因為解放人力和提高效率會獲取大量利潤,因此有理由來要求它們通過多繳納增值稅的方式來支付這筆費用。

擔心短期失業率增加的同時,楊安澤希望美國政府可以多關注自動化和人工智慧給社會帶來的變化,他表示,當前美國政府並沒有對這兩者對社會的影響有任何關注,也沒有任何應對措施。

「國家的資源應該儘可能的幫助每一個個體變得更強大,我們還需要提升公民的健康水平、高等教育受教育率、商業水平,以及讓更多人得到重返學校的機會,」他說。

他笑稱聽說過媒體給他貼的「特朗普終結者」的標籤。「我覺得我就是那個人,我是來想辦法解決問題的。」

「與時俱進的美國夢」

楊安澤出生於紐約北部一座安靜的小城市, 成長於華人知識分子的移民家庭。他在布朗大學完成經濟學學士後進入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並獲得法學博士學位。

楊安澤畢業後順利成章地成為了一名企業律師,負責併購和銀行業務。但是這份工作他只做了六個月就離職了。「第一因為我不想一直做律師,第二我覺得一旦成了律師,就很難再從緊張的生活中脫離出來。於我而言,這是一個及時止損的過程。」

25歲時,楊安澤投身於互聯網創業大潮,但卻被埋沒於互聯網泡沫。第一次創業失敗後不久,他加入曼哈頓培訓公司,隨後擔任CEO,並將公司成功出售給教育機構開普蘭,也因此體會到商業的魅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