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社會

職工參與私企民主管理,中國官方意圖是什麼?

鄧聿文:官方意圖是通過加強企業職代會和職工董事、監事的制度建設,讓職工參與成為企業治理機制的一部分。

前段時間,中國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一番「推動職工參與民企民主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的講話,讓被「私營經濟退場論」弄得神經衰弱的市場再成驚弓之鳥。邱小平的講話被輿論解讀為官方要對民企搞新的「公私合營」,其背景是中美貿易戰,也就是說,為了打贏和美國的貿易戰,中國政府需要集中全國資源,因此「收割」民企就成為必然之選。

似乎是為印證此種看法,人社部官網日前發布消息,全國有400萬民企推行民主管理制度。截至2017年底,全國已建立工會的企事業單位中,單獨建立廠務公開制度的非公有制企業398.7萬家,建制率為89.4%;單獨建立職代會制度的非公有制企業409.1萬家,建制率為91.8%。而不久前發布的2018中國民企500強分析報告也顯示,有435家企業推行了廠務公開民主管理等制度。另外,青島市總工會近日也召開「選派工會幹部到非公有制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掛職第一主席動員大會」,計劃安排92名工會幹部到民企掛職第一主席。所有這些訊息,都會強化市場的這種觀念和印象,引發對中國政府要吞併私企的憂慮。

嚴格講,人社部推動的職工參與民企管理並不是一種新現象,正如全國總工會官媒指出的,《憲法》《工會法》《勞動法》《公司法》等法律法規以及中國政府的相關文件對此都有規定。從上述人社部的消息看,400萬民企建立民主管理制度不是一夕之間就能做到的,有一個推進過程。但青島市選派工會幹部到民企掛職第一主席的做法可能是一個新的東西,它會不會在全國推廣開我不做預測。按照青島總工會的解釋,其目的在於建立和規範工會組織、建設新時代職工之家、規範職工(代表)大會建設,推動公司制企業建立職工董事、職工監事制度建設等。

我的看法是,人社部的做法其實是常規動作,但在目前這個微妙時期,該做法——尤其是青島的做法——引發市場聯想,乃至於人們擔心出現新的公私合營,這是可以理解的。要打消市場的擔心不是一件容易事,儘管前不久中國兩位最高領導人一北一南強調中國政府對私營經濟和民營企業的態度和方針沒有變,然而,在政府信用陷入「塔西托陷阱」後,市場總是傾向於從壞的角度去揣測政府。雖如此,我還是認為,在民營經濟佔據中國經濟2/3的情況下,任何將私人企業化私為公作為一項公開政策推行的做法,都無異於在給自己掘墓,官方不會蠢到這種地步,但不排除在某些地方、部門甚至官員個人會出於地方、部門和個人私利,去收割民企。

不過,事情也不是到此就完了。雖然職工參與民企管理是常規做法,也不是不要私營經濟,但在引發市場憂慮後,人社部和全國總工會並不去緩解這種情緒,反而似乎有加快推進趨勢,這就不能僅僅把它看作部門政績,而是可能有背後打算。

換言之,在目前階段在私企加速推進職工的民主管理,官方的「意圖」是,通過加強企業職代會和職工董事、職工監事的制度建設,讓所謂的職工參與企業民主管理的權利落地,成為企業治理機制的一部分,從而在資本和勞動的分配上,糾正過去資本得大頭、勞動得小頭的分配關係,提高職工收入;同時,通過加強工會的建設,在勞資關係和矛盾上,有效維護工人權益,減少勞資矛盾,尤其是由勞資矛盾所引發的群體事件和勞工運動對社會穩定和中共統治的衝擊。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