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新興市場

拉加德:新興市場是時候「動用一切工具」

IMF總裁一直警告發展中國家設置緩衝以備市場出現新麻煩。本周她向新興市場經濟政策制定者發出行動號令,稱那一刻已經到來。

昨日上午亞洲股市大幅下跌之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利用她在巴厘島海濱會議中心的講壇,向新興市場的經濟政策制定者們發出一些行動號令。

她說,他們應該「動用一切工具」來阻止資本外流;美國收緊貨幣政策以及愈演愈烈的美中貿易戰將不可避免地引發這種資本外流。

一年多以來,這位法國前財長一直在警告發展中國家的官員們設置緩衝,以備市場出現新的麻煩。她表示,那一刻已經到來。

「這已不僅是我們看到的地平線遠處的烏雲,有些雲已開始下雨,還不僅僅是毛毛雨。」拉加德在布雷頓森林委員會(Bretton Woods Committee)舉行的一個活動上表示。該委員會是美國一個支持多邊經濟機構的組織。

這發生在周三,當日華爾街出現拋售,其背景是市場擔憂寬鬆資金結束以及中美關係緊張。

昨日新興市場股票不可避免地追隨美國股市下跌,MSCI新興市場指數(MSCI Emerging Market index)下跌3%。

困擾新興市場經濟體的金融壓力,主導著IMF和世界銀行本周在印尼舉行的年會,令人回想起20世紀90年代的經歷,當時IMF被迫干預(在某些情況下是以非常有爭議的方式),以遏止亞洲和拉丁美洲的危機。

今年,IMF已經同意其最大的紓困計劃,為阿根廷提供570億美元的貸款安排,並正在考慮巴基斯坦對估計70億美元貸款的請求。

「有一批國家正開始看到壓力,」曾是加拿大和IMF官員、如今是智庫「國際治理創新中心」(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研究員的托馬斯•伯恩斯(Thomas Bernes)表示,「人們相當緊張。」

IMF官員們表示,眼下他們沒有看到新興市場危機蔓延的任何證據,投資者仍在區別對待那些政策失誤的國家和那些治理水平更高的國家。

這意味著任何市場動蕩都有望得到遏制,而IMF的角色仍將是有限的。樂觀主義者指出,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許多新興市場國家允許本幣浮動並充實外匯儲備,因而現在處於更強大的地位。

「就伸手向IMF求援而言,這可以被視為一類『絕無下次』的基金。」標普全球評級(S&P Global Ratings)全球首席經濟學家保羅•格倫瓦爾德(Paul Gruenwald)表示。

但人們的擔憂是,阿根廷和巴基斯坦只是開始,未來幾個月IMF可能會被迫考慮向其他面臨一系列問題(包括貨幣貶值、財政虧空加大,以及利率上升加劇償債挑戰)的國家提供貸款。

新興市場危機蔓延的前景,將在多個層面挑戰拉加德和IMF。在IMF面臨火力下降的季節之際,紓困變得越來越昂貴(對阿根廷的紓困就是如此)——除非IMF在未來幾年成功策劃從成員國籌集資金的艱難努力。

「(對IMF援助)潛在需求日益加大,而供應日益減少。」伯恩斯表示。此外,拉加德將試圖在白宮不可預測的背景下「滅火」。沒有幫助的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和退出伊朗核協議,在一定程度上損害了全球經濟穩定。

考慮到越來越有可能出現的局面是,IMF將更多(而不是更少)參與救助深陷困境的新興市場國家,該機構是否汲取了20世紀90年代紓困的教訓將變得明朗化;當年在公眾激烈反對的背景下,IMF的紓困有時在市場上起到反作用。

譯者/和風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