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特朗普貿易談判策略:威懾、談判與允諾

譚琦、劉誠:極限施壓的威懾成為特朗普的鮮明特色,理性分析美國博弈策略,有助於中國避免貿易戰,或者打贏貿易戰。

極限施壓的威懾、商務交易的談判、有拉有打的允諾,似乎成為特朗普對外經貿博弈的鮮明特色,並與歐洲、北美等其全球主要貿易夥伴的重談中取得了階段性成功。中美貿易戰未有緩和跡象,甚至可能愈演愈烈。理性分析美國博弈策略,有助於中國避免貿易戰,或者打贏貿易戰。

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謝林在《衝突的戰略》中的分析,在國際關係中,經濟利益、地緣政治都存在著廣泛的對立衝突,不僅僅是友好國家之間、友好國家和敵對國家之間也存在著威懾、談判、允諾等一系列行為。由特朗普發起的「美國優先」策略,幾乎把全球主要經濟體都捲入了進來,中美貿易糾紛只是這場漩渦中最受矚目的一對,而且中美貿易衝突拓展到知識產權、WTO全球貿易規則、中國政府產業政策等更廣的議題,如何認識並破解這些紛繁複雜的衝突?是不是事實清楚、利弊分析清楚了,就能夠解決衝突?

目前大多數分析局限於拿數據、擺事實、講道理,似乎美方逆全球化行為是違背經濟邏輯的,中方支持自由貿易、堅持開放佔據道義上的有利位置,而美方卻我行我素,對全世界開炮。如何理解並應對美方各種無理甚至是蠻橫的行為?又如何理解美歐之間的零關稅談判?顯然現有的種種解釋並沒有深刻理解美方的乖戾行為。

經典的經濟學理論分析告訴我們,自由貿易在一般情況下是互惠互利的,而且種種數據分析也顯示中美貿易逆差並不是單單中國受益,按照正常的邏輯思考,互利的事情怎麼變成了互相傷害呢?正如謝林所說,如果從邏輯上不能解釋貿易衝突的理由,我們不妨從策略思維尋找答案。

與一個蠻橫只注重自己利益、整天喊著「美國優先」的人講道理,那多半是浪費口舌。不妨換一種思路,從衝突及其解決策略出發,實行積極有效地應對策略,採取行之有效的、哪怕是付出某種成本的策略,迫使對方講理才是最急迫的,而不是去告訴這個不守信用的談判者什麼才是正確的事情。

威懾

在國際關係中,國家間因為利益交織、關係複雜,國家間發生對抗和衝突不可避免。威懾是國家慣用手段,尤其是那些在技術、經濟、軍事上佔據某種優勢的國家,希望對手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通過改變對手預期從而實現自己的目標。美國無疑是當今世界的超級大國,擁有無可匹敵的政治經濟和技術優勢,威懾他國是其一貫作風,如何從威懾角度理解美方的行為呢?

首先,根據博弈論和戰略衝突理論,威懾之所以有效,就是因為對立雙方存在衝突的同時,也存在著廣泛的共同利益,如果雙方之間存在著完全的共同利益或者完全的衝突關係,威懾就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

中美經貿交往的數據和事實已經比較清楚,很難說哪一方完全是受益者或者受損者,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存在著對立和衝突在所難免,但是中美之間在全球經濟增長、氣候變化、反恐安全等領域有著共同利益。中國優質廉價的商品提高了美國消費者的生活質量,保持了美國資本市場的低利率,同時美國是中國重要的出口市場。這些事實已經在中美歷次貿易對話和辯論中逐漸明顯,說明中美在經貿關係乃至在全球利益上並不是完全背道而馳的,所以美方針對商品層層追加關稅的辦法,可能更多是一種訛詐和威懾,而不是想徹底斷絕中美經貿關係走向全面對抗。就好像一個捆綁了炸藥包的罪犯,實施威懾行為主要是為了保護自己,只要有機會不能引爆炸藥,他就只會以同歸於盡相威脅,而不會引爆炸藥。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