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大視野

FT大視野:非洲的新機遇

從中國到巴西、從俄羅斯到土耳其,新一批外部大國正在非洲取得商業和戰略立足點,促使美歐重新評估對非政策。

一家土耳其公司正在為加納供應一部分電力。另一家9月在加納的國際機場建成一座氣派的新航站樓。一家菲律賓公用事業公司即將接管西非最大輸配電企業——加納電力公司(ECG)的營運。甚至連以獨立運動領袖誇梅•恩克魯瑪(Kwame Nkrumah)命名的加納最大立交橋也是由巴西人承建的。

加納是今年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之一,也是正在徹底重塑非洲與世界互動的各種力量的縮影。從中國到巴西、從俄羅斯到土耳其,新的一批外部大國正在這塊廣袤大陸上取得商業和戰略立足點,而直至不久以前,這塊大陸還一直由前歐洲殖民大國和美國主導。

在一些人所稱的「對非洲的新一輪爭奪」中,這些非西方國家正在尋覓商機,試圖在一個困難但充滿活力的地區建立存在。雖然中國在過去10年里引領這股潮流,但其他許多國家已開始效仿中國。

無論是在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爭奪影響力的海灣和中東國家,還是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鎖定對電動汽車至關重要的鈷礦資產的中國,抑或是取代美國成為尼日利亞原油最大進口國的印度,新一批參與者正在讓整個非洲感受到它們的存在。

可以理解的是,非洲人不贊成「爭奪」這個帶有19世紀色彩的說法,當時歐洲列強為分割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Leopold II,1865年至1909年在位——譯者注)所稱的「magnifique gateau Africain」(美麗的非洲蛋糕)而爭吵。相反,許多非洲國家把外界對非洲大陸更廣泛的興趣視為一個絕佳契機,可以催化出一個不同的發展階段,告別他們眼裡非洲與傳統大國之間的家長式關係(或徹頭徹尾的剝削關係)。

幾內亞比紹的發展經濟學家卡洛斯•洛佩斯(Carlos Lopes)表示,對於可被稱為「後後殖民」時代的種種新的可能性,他還沒有見過哪個非洲領導人不感興趣的。

「這給非洲人帶來了更大的迴旋餘地,」他說,「在回應這些加大基建和融資的激勵方面,各國領導人的雄心上升了很多,並且敢於不理會西方的壓力。他們發現這非常令人振奮。」

這些變化中的接觸方式——它們已導致美歐重新評估各自對非洲大陸的姿態——反映在貿易中。早在2009年,中國就取代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去年,中非貿易額達到1700億美元,低於2014年的峰值,但仍比本世紀初高出近20倍。相比之下,美國與撒哈拉以南非洲的貿易額僅為390億美元。

其他國家在效仿中國這個先行者。多個國家對非洲的敞口已從較低的基數顯著提升。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UN ECA)的數據顯示,非洲-印度貿易額已從2001年的72億美元躍升逾10倍,至2014年的780億美元,使印度成為非洲第四大貿易夥伴。據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計算,2006年至2016年期間,非洲從俄羅斯和土耳其進口商品價值分別增長了142%和192%。華盛頓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中非研究倡議」(China-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的數據顯示,在截至2016年的10年間,中國對非洲國家投資了約1250億美元。上月,40來位非洲國家領導人齊赴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他們承諾未來3年再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

華盛頓正在警惕地注視著中國在非洲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去年,中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在吉布提正式建成,在美國等國家早已建立軍事基地的這個非洲小國確立了自己的存在。如今對華負債纍纍的吉布提,是美國一些批評人士所稱的「債務外交」的典型案例,即北京方面被指將貸款轉化成政治影響力。中國還被指控利用債務接管贊比亞的實體,包括該國的國家電力公司。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