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改革急先鋒為何難以分享改革紅利?

文貫中:三農問題已成中國模式阿喀琉斯之踵,土地市場的建立加上戶籍制度改革和資本市場完善,將標誌著中國經濟改革的最後成功。

——兼論中國模式的阿喀琉斯之踵

編者註:改革四十周年,中國依舊在轉型路口,外部壓力與內部改革都面臨考驗。未來中國經濟何去何從,值得各界判斷,FT中文網推出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專題,經濟話題可以聯繫jin.xu@ftchinese.com。

改革終極目標的模糊不清和改革動力的消減

擊鼓傳花,高調震天,看似熱鬧,改革卻在空轉,是朝野上下對改革現狀的共識。遙想當年,福澤億萬民眾的大包干,和緊隨而來的鄉鎮企業,均為農民首創。兩項來自草根的改革,分別打響了瓦解人民公社的第一炮,和瓦解中央計劃經濟的第二炮。這些源於農村的壯舉大大出乎政府意料,一度遭到一些政治老人的激烈反對,卻開啟了市場導向的改革大幕。

四十年後的今天,中國由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亮麗轉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巨人,人均收入也從幾乎位列世界末尾,一躍跨入中等收入行列。在彈冠相慶,論功行賞的今天,如果問,冒著被抓,被關的生命危險,自告奮勇地擔任改革急先鋒,為改革順利破局,勇敢殺出一條血路的是誰?一路走來,承受舉世罕見的自我犧牲,使中國城鄉面貌由傳統轉向現代的功臣又是誰?如此一問,前來搶摘桃子的人一定不計其數,答案也會形形色色。

但此時多少人會念及人口仍佔中國總人口60%以上的農民和農民工?榮譽他們沒份,卻動輒被貼上低端人口標籤,排斥於市民行列之外。他們的現狀反襯出在中國模式下,作為國民經濟的基礎的農業,農村,和農民處於十分脆弱的境遇,猶如身軀龐大的阿喀琉斯,卻只能依靠泥足站立。中國的三農問題已成中國模式的阿喀琉斯之踵。

與此同時,儘管中國官方自稱已經建成了市場經濟體制,搞市場經濟歷史最長,經驗最豐富,市場制度最完善的主要發達國家,卻對中國的自我定位拒絕認可。顯然,四十年改革之後的今天,中國現行經濟體制的自我定位不但在國際上引起爭議和貿易摩擦,在國內也造成如何繼續改革的思想混亂。人們要問,既然自稱模式,這種模式中哪些部分已經具有穩定而普世的意義而不需改動?中國經濟改革的終極目標究竟是什麼?

早在2013年,18屆3中全會已通過一份《決定》,使上述混沌不明的狀態一度得到澄清。這份《決定》以清晰而緊迫的語氣,要政府和民眾「緊緊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推動經濟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發展。」(黑體字由筆者所加) 顯然,《決定》從理論上明確判定,讓要素市場決定性配置要素的經濟體制,既是市場經濟的決定性特徵,也是中國經濟改革的最終目標。難怪《決定》一出來,立即獲得國內外經濟學家的高度評價。

然而,又一個5年即將過去,《決定》規定得十分緊急的改革任務不但進展甚微,連改革的最終目標也變得飄忽不定。似是而非的底線論四處冒出,使《決定》事實上成為一紙空文。不難明白,在新舊制度交替的改革年代,和舊制度密切相連的利益集團決不會自動拱手退出。為了繼續享用舊制度為他們汲取的榮華富貴,最好的策略就是讓舊制度披上唬人的意識形態外衣,以便魚目混珠,繼續被民眾頂禮膜拜。所以,改革年代的底線劃定必須慎之又慎,以免畫地為牢。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