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如何避免貿易戰變冷戰

徐瑾:美墨加貿易協議達成,美國在貿易方面完成「近交遠攻」,全球經濟治理秩序面臨重大變化。外交和內政難以分離,中國理性的對策,如何拿捏?

國人長假返工回來,世界形貌已經改變。甚至,社交媒體出現不少冷戰的評價,真是如此麼?

美墨加三國協定達成,美國是最大贏家

從貿易而言,美國的確獲得不少進展。

9月30日是美國與加拿大貿易談判的最後時間點,在截止時間前,美國和加拿大最終達成協議。這意味著,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通過更新得到延續,更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USMCA)。

無論叫不叫NAFTA,核心在於加拿大與墨西哥將繼續與美國保持三邊協議,三國領導人將在11月底簽署協議,趕在墨西哥現任總統涅托(Enrique Pena Nieto) 11月30日卸任之前達成協議。

如何看待這一事件?不得不說,這是特朗普的一次勝利,意味著其貿易朋友圈繼續擴大。新協議取代已有24年歷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涉及的年度貿易額為1.2兆美元,繼續保持自然對各方都有利,但是對於美國顯然更為優惠。

談判過程,可以看做是美國利用加拿大與墨西哥之間關係,各個擊破的結果。墨西哥在經貿關係中相對弱勢,加上今年總統即將卸任,早在8月時就已經與美國達成協議。二者達成協議,讓加拿大進退維谷。加拿大此前一直聯繫墨西哥反對特朗普,政壇風格也偏左,但墨西哥的情況讓加拿大選擇餘地變小。特朗普表示將要麼加入新協定,要麼面臨關稅懲罰,加拿大最終在壓力之下選擇與美國達成妥協。今年以來,特朗普甚至幾次威脅將加拿大踢出北美貿易協議,外界一度認為三邊貿易協議泡湯。

可以預測,在對外模式方面,特朗普將繼續這一模式。這一模式意味著什麼?面對威脅,在於美國談判時候,弱國往往會搶先和美國合作,這意味著次等強國如加拿大等,往往會被面臨邊緣化或者更壞的合作價碼。

美國打造自身為中心的國際貿易新格局

這也就可以引出第二點,未來全球貿易格局如何?

之前特朗普多次威脅退出NAFTA甚至WTO,外界認為他是要反對一切多邊貿易模式,但目前看來,特朗普路線圖日漸明顯,他並不是要徹底拋棄多邊貿易模式,而是希望在多邊貿易中為美國爭取更多利益,試圖打造自身為中心的國際貿易新格局。在協議達成之後,特朗普演講表示這是迄今為止其達成的最重要的貿易協議之一,強調經濟安全和貿易是國家安全的支柱(全文可見公號《徐瑾經濟人》。)

這並非完全虛言,通過搞定墨西哥和加拿大近鄰,美國在貿易方面「近交遠攻」格局先下一城。可以說,三國協議是關於未來國際貿易的雛形展現,不僅在於這一協議涉及兆金額,更在於其模式將影響世界。

美國如同今天的羅馬。古代羅馬世界中,羅馬發生的一切事,其實將決定羅馬外圍世界。這次美加墨的三邊協議看起來只是關於三國,其實其成果影響了其他國家。以前美國主張自由貿易,更多以大國姿態對待其他國家,吃點小虧也不太介意,現在美國主張公平貿易,其實本質是更直白強調美國利益,那麼對於世界格局將意味著新的變化,多邊貿易不會退出,但是將以美國為核心。

這一變化,對中國有影響尤其巨大。USMCA協議中涉及了關於其他國家的條款,規定協議成員國不得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如果三國之一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議,那麼成員國中的另外兩國將可以提前六個月進行終止三國協議通知後終止該協議。

在中美貿易戰背景下,所謂「非市場經濟國家」顯然有所指向。這一策略並非孤立,美國商務部長已經表示,這將是未來美國與各國談判自由貿易協議的模板。外界將其稱為貿易協議中的「毒丸」條款,我稱之為「拒龍」條款,這意味著美國可以以此脅迫協議方在自己與「非市場經濟國家」之間站隊。

實際上,在此之前,美國和歐盟日本早在聯絡之中。9月25日,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歐盟貿易委員西西莉亞•瑪姆斯托姆(Cecilia Malmstrom)和日本經濟貿易和工業部長世耕弘成(Hiroshige Seko)進行了另一次三方會談。會後,三國發布了聯合聲明表示第三國非市場主導政策和做法導致嚴重產能過剩,阻礙創新技術的開發和使用,並破壞國際貿易的正常運作,並使得現有規則無效(全文可見公號《徐瑾經濟人》)。

聯繫此前,特朗普上台之後不久退出了TPP談判,但TPP倡議中許多條款卻被應用在USMCA協議中,如智慧財產權保護、原產地原則、勞工福利等。換言之,如果美國真的將這一做法推廣到與日本、歐洲、印度等國的自由貿易協議談判之中,就意味著美國用雙邊貿易協議的方式構建了一個以自己為核心的自由貿易體系。這一體系中,美國無需負擔在WTO組織中的義務,可以完全按照美國與他國具體情況與實力對比來簽訂更加具有針對性的協議,自然也會更加有利於美國。

如此一來,這不能不說是二戰之後全球經濟治理秩序的重大變化。一戰中的威爾遜總統、二戰中的羅斯福總統倡議提出、各國共同襄助的戰後經濟秩序,以多邊組織、規則管理為核心機制,主導了戰後全球各國共同融入其中的全球化浪潮,日本、亞洲四小龍、拉美、東盟以及中國印度等趕超型國家均身受其益。而現在以USMCA為雛形的機制,卻判然有別。現在說這一秩序將會代替舊次序還為時過早,但無論如何,這一可能性已經浮現出來。短短12個月前,誰又能預期到這一點呢?

中國無疑是既有的全球貿易秩序的最大收益人,自然地,也是受這一變化影響最大的國家。聯繫到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最新演講,中國急需謀劃對策。

中國的應對:合作與改革

拋開對錯,理性地看,中國如何應對?首先,應該明確形勢已經變化,從貿易衍生到貿易之外的區域。此前貿易戰已經升級,美宣布對中國2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新關稅,而且威脅明年這些關稅將從10%提高到25%。

從根本而言,美國與歐日之間是自家人的小糾紛,而且歐日最後多半會妥協。惡性貿易戰只會發生在中美之間、很難發生在美歐日之間。關於特朗普抱起火箭筒對所有國家一通亂開火、引發世界「大戰」的想象,不那麼靠譜。

國際關係而言,格局遍野日漸清晰,各國也是分分合合,美國獨大趨勢明顯,特朗普目前的四面出擊,其實對於二三流強國來說有些失落,小國家只要順應美國反而比較得益。

其次,目前看來,中國在經貿的應對更應該強調合作,爭取更多聯盟。

以歐盟為例,當前中國和歐盟也在加強經貿合作,比如巴斯夫在中國加大投資,近期一項投資就接近100億美元。此前,中國與歐盟就全面投資協定進行了長期談判,在目前國際環境下,不少輿論認為現在談判完成的較好時機。

至於日本,美國儘管今年的重心放在中國,但是也在敲打日本——一方面要求日本重新談判雙邊貿易條款,打開市場進口更多美國農產品,同時威脅出口到美國的日本汽車將遭受關稅打擊。當下豐田等汽車也加大了在中國投資,豐田在中國銷售數據也看好,在中國乘用車總銷量下滑趨勢,而豐田在中國總銷量增長了23%。

現在來看,多邊貿易系統受到衝擊,雙邊談判越來越重要,區域性自貿區的地位也在上升。比如中日韓FTA,大家可以關注一下。這是中國、日本、韓國之間正在進行談判的一個自由貿易協定,這三國國家人口加起來十五億,經濟排名也是很靠前,但是合作一直不順利。這個提議早在2002年就提出,直到十年後的2012年才開始協商,如果真的有成果,這是很了不起的成就,可能是世界第三大經濟貿易區。

最後,當前世界格局可謂中美博弈繼續,圍觀者兩邊下注。在中美新冷戰說法喧囂之際,我們真的了解冷戰多少?

回顧歷史,冷戰的爆發被認為是「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的體現——即一個國家為了保障自身安全而採取的措施,反而會降低其他國家的安全感,但這些措施又導致其他國家採取行動,這些措施又導致第一個採取行動的國國自身更加不安全的現象。著名冷戰學者約翰•劉易斯•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 在《冷戰》等書中回顧美蘇冷戰時,也強調冷戰如何開始難以斷言,但彼此間缺乏互信導致不安全感不斷上升,即使用心最善良最有遠見的領導人無法避免「互不信任的漩渦」。

從貿易戰到冷戰,中間還有不少過渡緩衝區,加迪斯有次談到冷戰教訓時候也說,讓冷戰先冷著。這意味著當前不應自亂陣腳,尤其避免強化「安全困境」下的不信任漩渦。更長遠地看,外交和內政難以分離,中國理性的對策,需要拿捏好與外圍強國的相處以及內部改革之間的關係。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作者亦為經濟人讀書會創始人,近期出版《不迷路,不東京》,公號《徐瑾經濟人》。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