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印度

莫迪紀念甘地的背後

古哈:從紀念誕辰到瞻仰故居,現任印度總理在國際上舉起甘地大旗,但在國內並不遵循甘地的族群包容信條。

印度成立了一個委員會來紀念明年印度「國父」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誕辰150周年。委員會由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領導,成員包括不同黨派的政治人士以及一些外國代表,其中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德斯蒙德•圖圖(Desmond Tutu)和阿爾•戈爾(Al Gore)。

稱頌甘地為「印度給人類的最偉大禮物」,他的「名字在世界各地引起共鳴」,該委員會計劃開展為期一年的慶祝活動——從他的生日10月2日開始,至2019年10月2日結束。

莫迪舉起甘地大旗的做法是自相矛盾的。現任總理的大部分成長歲月是在強硬的印度教組織——民族衛隊(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 RSS)度過的,而該組織指責甘地對穆斯林過於軟弱。

在1947年8月15日之後的幾個月里,RSS與甘地之間的對抗最為激烈,當時印度次大陸擺脫了英國的統治,但被分割為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個國家。甘地後來進行了和平遊行和絕食,以保護留在印度的數百萬穆斯林的權利。他堅持認為「印度不是只屬於印度教徒」。他告訴自己的同胞,即使巴基斯坦迫害國內的印度教和錫克教少數族群,「如果因為別人做惡我們就做惡,印度就會背叛印度教信仰」。他的「基本信條」始終未變——「印度既是印度教徒的家園,也是穆斯林的家園」。

但RSS認為,既然巴基斯坦已經建國,印度再也沒有穆斯林的容身之地。

他們對甘地的憎惡來自該組織的領袖——好鬥的煽動者戈爾瓦爾卡(MS Golwalkar)。1947年12月,當甘地繼續奔走,呼籲不同信仰和諧相處時,戈爾瓦爾卡發表了一篇演講,宣稱地球上沒有任何力量能把穆斯林留在印度。「他們必須離開這個國家。」戈爾瓦爾卡接著說到甘地:「我們有辦法讓這些人立即閉嘴,但不傷害印度教徒是我們的傳統。如果出於被迫,我們也將不得不付諸於那種辦法。」

六周後,甘地被一名曾是RSS成員的印度教狂熱分子謀殺。雖然此人或許是單獨行動,但戈爾瓦爾卡的演講清楚地表明該組織厭惡甘地。許多RSS成員對於看到甘地「立即被沉默」並不感到遺憾。

RSS在甘地死後遭禁。一年半後禁令解除,隨後幾十年,該組織的實力和影響力穩步增長。其政治分支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 BJP)開始統治印度大片地區。雖然RSS不再公開批評甘地,但他們對穆斯林的敵意依舊強烈。戈爾瓦爾卡在自己的著作中把穆斯林和基督徒描述為國家的敵人。

莫迪在2014年成為印度總理時,他已身涉公共生活近40年。年輕時加入RSS的莫迪,是在戈爾瓦爾卡的思想(和偏見)熏陶下成長起來的,甚至還為後者寫了讚美的傳記。沒有證據表明他曾對RSS對甘地或穆斯林的看法提出異議。

然而,自成為總理以來,莫迪經常提及甘地的名字。他借用甘地的名字來命名自己的旗艦計劃:發起一場廁所革命,消除印度人隨地排便的習慣。他還費盡心機地陪同外國領導人參觀甘地故居。他曾陪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以及最近到訪印度的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前往。

慶祝甘地誕辰150周年,只是莫迪最近一次嘗試將自己的名字與自己的導師打心底不喜歡的一個人聯繫起來。

也許是他認識到甘地是印度以外最受普遍敬重的印度人?而他希望借甘地的名聲為自己加分?

也許是這樣,但是如此利用甘地的政治遺產,很難不被人看作一種醜陋的機會主義。在莫迪掌權的4年間,穆斯林遭到了印度教暴徒的攻擊,而且受到了在任內閣部長的語言羞辱。在成為一個印度教多數主義國家的道路上,莫迪主政的印度比歷史上任何時候走得都更遠。

莫迪怎麼能一邊在海外宣傳甘地,一邊在國內摒棄甘地的基本信條?

本文作者著有《甘地:改變世界的歲月》(Gandhi: The Year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