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教育

讓投資者為每個孩子都能上學出力

布朗:即使每個發展中國家都把教育經費提高一倍,每年的經費缺口仍將達到900億美元。這就是為什麼要發起國際教育融資機制。

當世界各國領導人本周齊聚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United Nations General Assembly)時,合作的論調與分歧的現實將形成鮮明對比。

雖然2018年聯大的主題是「為和平、公平和可持續的社會共擔責任」,但會議召開的背景是一項氣候協議被撕毀、核武器條約被廢棄和貿易戰爆發,將各國之間的距離推得更遠。

一次特別會議還將面對國際合作停滯的又一個犧牲品。三年前,各國一致同意實現到2030年消滅極端貧困、文盲和可避免疾病的目標,這是史上最雄心勃勃的一整套目標。如今,這些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SDG)的資金缺口達到了30兆美元——而且,各方還沒有就如何填補該缺口達成一致。

這是一條沒有私人投資者參與就無法彌合的鴻溝。

回顧2014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聯合國(UN)聯合發布一份報告,認為有必要推動開發融資的「範式轉變」,讓每年1500億美元的發展援助預算起到催化劑和槓桿的作用。

慈善事業(每年價值5000億美元)和匯款(每年價值4000億美元)是一個開始,但只能做到這麼多。因此,上述報告設想,全球850億美元的專業管理資金(包括養老金和保險基金)中的一部分,可以通過專門的與SDG掛鉤的基金——綠色債券、綜合基金內部與影響掛鉤的配置以及社會影響債券(以收到最大的扶貧效果)——利用起來。

全球首屈一指的影響力投資先驅羅納德•科恩(Ronald Cohen)正在挑戰投資者不僅關注財務回報,還要關注社會和環境影響。他估計,如果在投資於全球股市的100兆美元中,僅有20%要接受可衡量的SDG測試,同時綠色和社會債券能佔到80兆美元債券市場的10%,那麼實現SDG所需的大部分資金就可以籌集到。

此外,如果4兆美元的私人股本投資池中有10%、1兆美元風險資本和房地產私人股本投資池中有30%瞄準上述目標,那麼30兆美元的目標就有望完全達到。

近2000家資產持有機構和管理機構(他們總共控制著80兆美元資金)簽署了上述聯合報告的「負責任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綠色債券增長了50%,一些聚焦於SDG的投資基金也已啟動。

但這還不足以資助全球教育。過去10年里,這種援助的份額已從13%降至10%。世界上有一半的兒童過早輟學,未能獲得對就業有用的任何資格。

SDG的目標是為所有人提供優質的中小學教育。然而,到2030年的最後期限,8億年輕人可能無法獲得公認的教育證書。雖然發展中國家能夠——而且必須——做得更多,但要依靠自己實現全民教育,他們將需要投入至少10%的國民收入。

即使每個發展中國家都把教育經費佔國民收入的比例提高一倍,並將績效和生產率提高到表現最好的四分之一國家的水平,每年的經費缺口仍將達到900億美元。

這就是為什麼要發起國際教育融資機制(International Finance Facility for Education,簡稱IFFEd)。在世界銀行、多家大型地區開發銀行和聯合國的支持下,IFFEd聚焦於中低收入國家——這些國家收容了全球數量最多的兒童難民和失學兒童。它的目標是通過吸引私人部門的共同投資者來增加援助預算。

該機制打算從AAA和AA評級的捐助國爭取到20億美元擔保,以支持多邊貸款機構擴大80億美元的教育貸款,從而收窄資金缺口。此外,還將提供一項20億美元的撥款機製作為補充,以降低上述貸款的利率。

每增加1美元的援助,該機制就會為教育事業釋放4美元的新資源。如果輔之以提高國內資源的動員程度,到2030年,我們將成為每個孩子都能上學的第一代人。

為未來的工作崗位培養一支有合適技能的勞動力隊伍,是符合投資者利益的。在IFFEd開始尋求信用評級之際,許多基金已經站出來支持這個項目。我敦促金融界擁抱IFFEd——通過匹配風險、回報和結果,投資者可以在取得良好業績的同時做好事。

本文作者為英國前首相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