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訂閱付費資訊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汽車未來

從特斯拉看如何防範「野蠻人入侵」

鄭志剛:既然特斯拉並未發行雙重股權結構股票,那麼,在「一股一票」治理構架下,馬斯克如何做到「非常高興繼續領導特斯拉成為一家上市公司」?

特斯拉近期可謂「醜聞不斷」。除了馬斯克突發奇想的私有化計劃流產外,還有涉嫌不實訊息公告的馬斯克本人和特斯拉收到美國證監會的處罰。不少媒體分析,馬斯克之所以考慮特斯拉的退市,與擔心「一股一票」下並不高的持股比例(馬斯克本人只持有23%的特斯拉股票)無法抵禦「野蠻人入侵」,重蹈蘋果喬布斯早年被資方「炒魷魚」的覆轍有關。事實上,在特斯拉2018年度的股東大會上,部分股東一度提議馬斯克辭去已任職14年的董事會主席一職,只擔任CEO,董事會主席的職位由獨立董事出任。但這一提案後來遭到否決。隨著馬斯克近期在特斯拉官網發文,「保持上市對特斯拉來說是一條更好的道路」和美國證監會的處罰結果公布,特斯拉私有化的烏龍告一段落。

我們知道,對於防範野蠻人入侵,一種簡單有效的公司治理制度安排就是發行具有不平等投票權的AB雙重股權結構股票。這是雙重股權結構股票在發展上百年後重新獲得學術界和實務界認同背後的重要原因。Google、Facebook、百度、京東等很多高科技和新經濟企業都採用這樣的公司治理制度安排。我們的問題是,既然特斯拉並未發行雙重股權結構股票,那麼,在「一股一票」傳統公司治理構架下,馬斯克將如何做到「非常高興繼續領導特斯拉成為一家上市公司」呢?

當然,「大嘴巴」的馬斯克是否適合做作為公眾公司需要嚴格訊息披露義務的董事長是一回事,特斯拉在美國成熟的資本市場環境下是否業已形成有利於防範野蠻人入侵的公司治理制度安排是另一回事。事實上,馬斯克從最初試圖私有化一勞永逸地解決野蠻人入侵威脅,到目前輕鬆做出「保持上市」的決定,與特斯拉本身具備一定的防範野蠻人入侵的公司治理制度保障分不開。而這對於資本市場進入分散股權時代的中國企業具有特別重要的借鑒意義。以2015年萬科股權之爭為標誌中國上市公司平均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低於體現相對控制權的33.3%,中國資本市場進入分散股權時代,野蠻人入侵和控制權紛爭由此成為常態。那麼,特斯拉哪些公司治理制度安排可以向正在思考如何防範野蠻人入侵的中國企業提供借鑒呢?

首先是任期交錯的分類董事會制度。特斯拉把董事會全體成員分為三類。每一類董事的任期為三年,交錯任期。例如,包括馬斯克在內的一類董事將從2017年任職到2020年股東大會召開時;包括首席獨立董事Antonio J. Gracias 和馬斯克弟弟 Kimbal Musk的二類董事的任期從2018年開始到2021年換屆完成結束;而包括Brad Buss的三類董事則將於2019年進行換屆選舉。任期交錯的分類董事會意味著完成全部董事會的重組,實現全面接管至少需要三年的時間。這是接管商在發起接管前不得不考慮的制度和時間成本,分類董事會制度由此可以起到延遲或阻止公司控制權轉移的作用。事實上,任期交錯分類董事會制度在防範野蠻人入侵的重要性已經引起中國一些上市公司的重視。我們注意到,在2015年萬科股權之爭之後掀起的新一輪《公司章程》修改中,中國很多公司推出了任期交錯的分類董事會制度。

除了延遲或阻止公司控制權轉移的節奏,我們的研究還表明,任期交錯的分類董事會將有助於董事會實現平穩運行,更好地履行獨董的監督職能。每次僅僅更換部分董事無疑避免了目前做法全部是新人需要花時間重新熟悉了解公司的尷尬和相應成本;老的董事的存在有助於相關公司政策的延續,從而使公司政策保持持續穩定。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