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民粹主義

為什麼說民粹主義尚未達到最高潮?

邰蒂:1939年,民粹主義的高漲以二戰收場。如今的領導人和選民能否吸取歷史的教訓?局勢看起來不容樂觀。

自2016年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旋風般上台以來,我們已經目睹了大量有關西方政治的驚人數據。在我看來,最引人深思的一組數據來自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

在去年一次「與FT共進午餐」採訪中,橋水創始人雷•戴利奧(Ray Dalio)對我說,西方世界支持民粹主義候選人的選民比例已經升至35%。與本世紀第二個10年開始時(7%)相比,橋水報告中的這一數字高出了一大截,而在過去的幾十年間,這一比例一直保持在10%上下。

實際上,如此大幅度的上升此前只出現在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之後上世紀20年代,當時民粹主義支持率從4%躍升至1939年40%的峰值,此後,隨著世界跌入二戰的深淵,選舉就中斷了。

這一趨勢在多個層面上令人不安。如今的世界看上去與上世紀30年代完全不同:互聯網、資本市場和國際供應鏈將全球體系緊密地連結在一起,社交媒體將公共透明度提高到過去無法想象的水平,並為選民提供了在投票箱之外表達意見的途徑。

如果你想樂觀一點,或許可以質疑如今的「民粹主義」有沒有上世紀30年代那樣可怕。橋水寬泛地將民粹主義界定為「反建制派」,這其中肯定包括了傑里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領導的英國工黨(Labour)、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領導的法國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以及特朗普的共和黨支持者。顯然,所有這些都不能跟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或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政黨所代表的那種民粹主義混為一談——事實上,科爾賓或特朗普的眾多支持者會覺得與那些政黨相提並論是一種冒犯。

橋水的數據引出了其他問題。引發民粹主義高漲的一系列事件確實與上世紀30年代有些相似:全球化迅猛發展,不平等程度不斷加劇,隨後的金融危機、經濟衰退和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但此次的不同之處在於,民粹主義與強勁的經濟增長並存。例如,美國剛剛經歷了9年的強勁經濟增長,今年第二季度的年化增長率達到了令人矚目的4.1%。歐洲也實現了增長:2017年歐盟GDP增長2.5%,為10年來最強勁的表現。

如今的形勢與上世紀30年代大不相同,當時在德國等國家,不斷高漲的民粹主義伴隨的是深度的經濟衰退。因此,這提出了一個關鍵(但極少被探討)的問題:如果西方世界在經濟形勢良好的時候就出現了民粹主義高漲,那當下一次衰退來臨時究竟會發生什麼?民粹主義的支持率還會進一步躥升嗎?或者,認為民粹主義「只」關乎經濟(或者僅依靠增長就能「解決」)的看法是錯誤的?

只看整體GDP增長當然是不對的。畢竟,正如戴利奧經常指出的,如今的美國經濟有兩大截然不同的部分:一部分是讓富人受益的繁榮的經濟,一部分是停滯或萎縮的經濟,許多窮人被困其中,幾乎沒有體會到任何實際增長。

我懷疑光靠經濟學無法解釋當前的局面。另一因素是技術:主導20世紀的政黨結構似乎越來越不適合我們駕馭21世紀的世界。互聯網催生了新一代消費群體(亦為選民),他們習慣於在網絡上迅速聚集起來,也習慣於成為定製廣告和定製訊息的目標。

換言之,互聯網正在顛覆政治,正如它已經顛覆了從零售到金融的一切。選民們則以反建制的憤怒尖叫作為回應,他們四處尋找替代模式,發現任何閃亮的新模式都會簇擁上來。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