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會員專享中美貿易戰專題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農村改革

中產階級和十兆級產業:鄉村振興加速器

沈曉傑:中國應該打破城市流向鄉村的諸多門檻,允許城市上億人次的中產階級到鄉村田園自由生活和創業發展。

【編者按】中國改革開放至今40年,中國農村雖然取得了不小的進步,但它並沒有和國家整體或城市同步發展,其所面臨的問題仍舊是系統性和全域性的,這是否證明中國農村的改革真的失敗了嗎?對此,FT中文網推出「中國農村改革」系列文章。本文是該系列文章第三篇。編輯事宜請聯絡tao.feng@ftchinese.com。

中國經濟目前正處在一個關鍵的時期。一方面距離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僅僅還有兩年左右的時間,而現在中國鄉村的現狀與發展,與當初預期到2020年所實現的初步現代化的設想,距離相差甚大;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等新增的負面變量,也使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增加了諸多不確定因素。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實施有效高質量的鄉村振興戰略,就顯得格外的重要。中國的頂層,也急需能夠通過鄉村振興戰略,打開一條新的生路。

這也就難怪在去年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提出鄉村振興國家戰略以後,中國最高領導層在一些重大場合再三強調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偉大意義,並頻頻推出一系列相關政策和部署。

七月上旬,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又對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工作推進會議「作出重要指示」 ,特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把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擺在優先位置,堅持五級書記抓鄉村振興,讓鄉村振興成為全黨全社會的共同行動」。與此同時,中國眾多地方省委書記也紛紛發表談話和出台措施,力挺共推鄉村振興戰略發展。

「五級書記抓」、「優先位置」和「全黨全社會的共同行動」等等,這些「高度重視」下特有詞彙,充分說明鄉村振興戰略之迫切和重大。

那麼,在貿易戰的壓力之下,有什麼路徑和方式,能以最快速度的激活鄉村振興,提供及時迫切、規模可達兆級規模的新經濟增量來抵消諸多的負面影響?答案是肯定的。

這就是打破城市流向鄉村的諸多門檻,允許城市上億人次的中產階級,按照市場自由流動和鄉村發展的規律,到鄉村田園自由生活和創業發展。

把上億最有活力的的城市中產階級,按照市場原則和城鄉流動需求,「播種」到日益空心化邊緣化和愈加凋敝的鄉村,不僅可大大提升中國鄉村最亟需的人氣,更可「立竿見影」的提高中國鄉村中產階級的比例及人口的素質和活力。上億城市中產階級的到來,不僅可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帶來最稀缺的天量的資本和財富,還可為鄉村發展的轉型升級換代帶來包括高科技在內的各種技術和專家人群,以及久經沙場富有眼界的投資者和建設者。同時,上億規模的中產階級的到來,也為鄉村帶來了最值得期待的市場要素和中高端消費群體。

中國鄉村的問題和其他方面發展一樣,如果僅僅靠政府行政力量來解決,也就能起著宣導和帶頭的作用。要想真正化為蓬勃發展、轟轟烈烈和星火燎原般的改天換地的國民運動,只能靠民間的市場覺醒和廣泛發動,尤其是城市中產階級的參與和行動。他們才是中國農村的發展「最快的加速器」和最新也是潛力最大的「新動能」。只有他們的參與,鄉村振興的國家戰略,才有了最強的支撐。

幾年前,武漢的一些退休工人自發的到郊區的鄉下租房養老,這無論是對城市還是鄉村的居民來說都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城裡人到鄉下養老,空氣清新,環境優越,生活成本還大大降低,並同時給「美麗貧困空心化」的鄉村帶來了各種技術和項目投資。而對農民來說,不僅過去常年閑置的農房和宅基地被盤活出租出去,而且整個鄉村也帶來的新的商機和就業機會。武漢市政府發現這一新的城鄉融合潮流後,對這民間創舉高度重視並順勢而為,在去年4月正式啟動鼓勵市民下鄉租賃空閑農房興業的「市民下鄉」行動,並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舉措,鼓勵市民下鄉租賃空閑農房興業,促進新農村建設。據報導,該政策實施9個月,武漢市就有10078戶閑置農房簽約出租,年租金達1.49億元,戶均年租金約1.48萬元。按照武漢官方的介紹,該市通過農村空閑房屋出租搞起的市民下鄉、能人回鄉、企業興鄉「三鄉工程」,已吸納資金160億元投入農村,幫助農民增收22億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