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商業觀察

千禧一代引領中國無現金革命

移動支付徹底改變了中國人的生活,中國科技巨頭打造的服務網路引爆了這一革命,這場革命的引領者是千禧一代。

當Frida Cai在2013年離開北京出國留學時,中國的金融科技熱潮才剛剛開始。當時她還用借記卡來支付大額消費,且攜帶現金供日常開銷。僅僅三年後,等她回國的時候,一切都變了。她回憶道:「我想在一個路邊攤買

個西瓜,結果他跟我說他只接受微信(WeChat)手機支付。」如今的Frida Cai表示她甚至不記得上次從自動提款機取錢是什麼時候,但絕對「超過了一年」。

中國的移動支付革命無論是速度還是規模都令人驚嘆。僅僅五年時間,它就改變了中國城市的日常生活,也為中國龐大的金融科技產業奠定了基礎,據艾瑞諮詢(iResearch)的數據,該行業去年產生了6540億元人民幣(合980億美元)的收入。去年,中國移動支付的交易額超過了Visa和萬事達(Mastercard)的全球總額。

根據普華永道(PwC)的研究,2017年全球有近一半的數字支付都發生在中國,通過諸如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旗下支付寶(Alipay)、騰訊(Tencent)旗下微信等移動應用完成。支付寶和微信現在均已超過美國最大的在線支付營運商PayPal。據市場研究公司易觀國際(Analysys)的數據,2017年Paypal全年處理支付金額為4510億美元,而支付寶和微信在今年一個月里各自處理的支付金額就都超過了這一數字。

這一轉型是由千禧一代帶動的,他們是移動支付的早期使用者,但它迅速在各年齡段中傳播開來。千禧一代的父母——40歲至60歲人群——已經適應了移動支付,特別是在大城市,儘管他們用的功能一般較少。Frida Cai說:「我父母現在離開一個停車場,要是出口不接受移動支付,他們就會抱怨的。」只有年長人士才會隨身攜帶現金。由騰訊委託研究公司益普索(Ipsos)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0後人均攜帶現金為172元人民幣(合26美元),而60後為557元人民幣。

是什麼引發了變革

中國的移動支付革命有一部分是因人們在傳統銀行感到不便而激發的,農村用戶得長途跋涉,城市用戶得在銀行網點大排長隊。但引爆這場革命的是中國科技巨頭提供的獨一無二的服務組合:它們將社交、電子商務和支付功能融合到單一應用中,用戶可以在管理自己的社交生活的同時打理財務。

螞蟻金服副總裁陳亮:「年輕人已成為我們這個社會的主要推動力。」版權:Grainne Quinlan/FT

市場研究公司艾瑞諮詢的金融科技分析師李超表示:「當用戶使用這類金融科技時,他們不覺得是在處理自己的財務,他們覺得這是日常生活必需品的一部分。」

這場革命的主要推動者是騰訊和阿里巴巴(Alibaba),以及後者的姐妹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金服——最近估值超過1500億美元。它們合力創造了一個「生態系統」,這是一個環環相扣的服務網路,網路中的服務不但彼此互補,而且可以藉助幾個「殺手級應用」使用。它們已成為千禧一代的天然遊樂場。

想象一下Facebook連接到電子郵箱,並有一個內置支付平台,可以在朋友間分攤費用:這就是騰訊的微信。或假設亞馬遜(Amazon)擁有自己的支付系統,你只要用朋友的電話號碼就可以給他們打錢:這就是螞蟻金服的支付寶。這些平台的網路效應是巨大的,如果你的朋友都在用它們,你很難不用。

要激活一款應用,用戶首先必須將其與銀行卡綁定。然後所有的支付通過螞蟻金服或騰訊完成。用戶經常把智慧手機上的「移動錢包」視為存款帳戶,可以用它在收銀台通過掃描二維碼付錢,給家人和朋友轉錢,以及從零售商那裡購買「線上到線下」(O2O)服務,比如理髮和日用品配送。

23歲的科技公司員工Chauncey Zhang表示:「北京正在變成,離開智慧手機就很難生活,因為許多地方都開始不收現金。」在大城市,一些商店、市場和食品攤位現在都只接受移動支付。

智慧手機不僅是購物的必要工具,也變成了叫車和支付出租車費用不可或缺的工具。北京人開玩笑說,現在帶手機充電器比帶錢包更重要。

螞蟻金服副總裁陳亮(Ray Chan)表示,是千禧一代快速的接受習慣締造了該公司的非凡成功。「當我們考慮新產品時,我們是為了這個時代創造它們,年輕人已成為我們這個社會的主要推動力。」

他解釋說,中國金融科技的發展一直依賴陌生人之間的信任,不管是在一個在線平台上為一款還沒見過的商品付款給某人,還是一個人貸款給另一個人。在上世紀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的「文化大革命」之後,信任在中國並不普遍存在。但陳亮表示,「年輕人更為開放」,他補充稱,支付寶的第一筆交易發生在2003年,是一個中國學生通過淘寶(Taobao)在線市場從生活在國外的另一個學生那裡購買一部二手相機。

千禧一代甚至從移動支付中創造出互聯網俚語。28歲的李源溪在北京創業,她男朋友用移動支付的形式給她寫「情書」,要麼是52元人民幣,要麼是131.4元人民幣。這些數字用中文讀起來像是「我愛你」和「一生一世」。她說:「我使用金融科技與人們聯繫。」她補充稱,這要比手寫卡片容易得多,也更直接。

李源溪:「我使用金融科技與人們聯繫。」版權:Aurelien Foucualt/FT

如今,智慧手機互聯網世界最新成長起來的居民是「零零後」,也就是在2000年以後出生的後千禧一代。正如陳亮談起他自己上小學的兒子那樣:「以前,當父母帶孩子購物時,孩子會哭鬧著要玩具,父母可能會說『我沒帶零錢』。如今我的兒子會說『爸爸,你能掃碼嗎?』」

在阿里巴巴為其電商平台淘寶和天貓(Tmall)製作的推廣視頻中,一個年輕媽媽說起她上幼兒園的女兒:「現在,當門鈴響起時,她不會跑向大門說『是爸爸!』而是會說『是快遞員!』」

應用程序把傳統銀行甩在身後

熟悉移動支付還讓用戶更容易接受其他新的金融科技創新,比如P2P貸款、貨幣市場基金投資和消費貸款等領域的創新。

從表面來看,中國看上去不太可能發生這些事情。中國人一般利用儲蓄購買大額商品,而不是借款。中國是全球家庭儲蓄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至於投資,房地產被視為最安全的資產。

然而,許多市民和小型企業仍未充分享受到傳統銀行的服務,金融科技公司已看到了移動平台超越傳統銀行的機會。

結果,最先精通智慧手機的千禧一代,處理起自己的金錢出奇地嫻熟,儘管他們通常被認為是最不懂金錢的一代。「金融科技讓年輕人熟悉了許多不同的理財方式,」28歲的深圳科技公司員工Nathan Zhang說。

「我父母很不了解理財,因為傳統投資是那麼的複雜。」

製作個人理財應用程序的公司隨手科技(Feidee)表示,93%的用戶是1980年之後出生的年輕人,42%的用戶生於1990年之後。

千禧一代財務態度的轉變,推動了金融科技新產品的發展。「中國有其特殊性。在其他地方,消費信貸是一個重要的金融市場,但在這裡,70後一代通常無法接受借錢消費的想法。」樂信(Lexin)副總裁劉方說,「但年輕人對自己的收入潛力非常樂觀,會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樂信是去年在紐約上市的一家大型分期貸款平台。目前,中國已有多家金融科技企業完成首次公開發行(IPO),樂信是其中之一。

信貸讓你「買,買,買」

電商的興起使得借錢消費變得更便利:京東(JD.com)等零售商讓用戶可以通過點擊幾次屏幕,就以分期付款方式購買商品。樂信跟蹤著目標受眾需求的變化——樂信把其受眾描述為受過教育的年輕人。隨著千禧一代客戶年齡的增長,樂信現在預計業務將擴展至旅遊服務和兒童保育項目。用戶群正在迅速擴張,4月份達到820萬人,同比增長64%。樂信的算法只需要幾秒鐘就能批準一個新用戶的信用額度。

李源溪用手機買菜。版權:Aurelien Foucualt/FT​

整合至阿里巴巴電子商務平台的信貸服務「花唄」(Huabei)承諾,即使沒有餘額,你仍然可以買、買、買。它發放500元至5萬元人民幣不等的貸款,在不超過一年內分期償還。與樂信一樣,花唄也發現,最年輕的用戶更有可能更頻繁地用信用額度購買較小的商品,這表明分期付款正成為管理支出的默認方式,而不是大額支出的專門工具。

中國政府已對信貸管道的激增感到擔憂。監管機構和企業現在都在打擊投機性貸款和高利率貸款。政策制定者尤其擔心年輕人會成為不良貸款機構的犧牲品。去年,他們發起了一項行動,阻止這類公司在大學校園裡以「創業貸」、「培訓貸」和「求職貸」等名目進行虛假廣告宣傳。

30歲的音樂教師劉迪(音譯)表示:「在網上獲得貸款很容易,也非常快。」與信用卡相比,她更喜歡網上分期還款的貸款,她說信用卡更貴、更不方便。但她警告說:「這些事情會形成依賴性,因為錢來得太容易了。」

投資與支付寶和騰訊的應用程序捆綁在一起,也變得一般化了:用戶只需輕輕點幾下,就可以將手機錢包中剩餘的錢存入定期投資產品。因此,螞蟻金服旗下的「餘額寶」(Yu 'E Bao)在推出僅僅4年後,即成為全球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

它能在其他地方取得成功嗎?

金融科技在中國的迅速發展使得用戶、投資者和企業家都在問,同樣工具是否可以在國外取得成功。一名法國青年男子在一段視頻中抱怨道:「當我離開中國時,我覺得自己回到了10年前……騰訊,你為什麼不在這裡推出(微信支付)?」這段視頻在中國迅速傳播開。

今年早些時候,騰訊首席執行官馬化騰(Pony Ma)回應該視頻稱,在國外移動支付本地化「非常困難」。他說:「我們走出去探索了許多市場,意識到中國在這方面實際上非常先進。」

騰訊和螞蟻金服跟隨中國遊客出國旅遊的激增,在國際上擴張,並正在考慮如何最好地為當地用戶服務。微信支付正開始擴大與巴黎和日本北海道購物中心的合作關係。該公司在馬來西亞申請了第三方支付牌照,馬化騰說,「但是當我們獲得牌照時,我們發現缺乏基礎設施。」螞蟻金服和騰訊多年來與中國數百家銀行建立了聯繫,從而使得它們提供服務成為可能。

螞蟻金服的支付寶去年與美國支付基礎設施公司First Data簽署了一項協議。它們一起在一些美國零售商的商店安裝了支付寶設備,最初針對的是中國遊客,但也希望向當地居民推廣。然而,在今年年初,由於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其收購支付公司速匯金(MoneyGram),螞蟻金服在美國的抱負一定程度上破滅了。螞蟻金服在其他地方更受歡迎:它與阿里巴巴一起擁有印度金融科技集團Paytm的多數股權。

市場研究公司高德納(Gartner)的研究副總裁克里斯托夫•烏聚羅(Christophe Uzureau)表示:「中國市場與其他市場截然不同。在大多數國家,消費者對銀行的信任度高於對其他服務提供商的信任度。」在中國,情況並非如此,他說,「支付寶和微信享有更強的品牌認知度。」香港正在感受到內地金融科技顛覆者的威脅。滙豐(HSBC)等大銀行擔心被擠出市場;支付寶在香港的合資企業已經有了逾100萬註冊用戶。

管理諮詢公司奧緯諮詢(Oliver Wyman)大中華區金融服務部聯合主管盛海諾(Cliff Sheng)表示,儘管向國外輸出移動支付系統存在困難,但中國金融科技對外國企業來說仍是具有吸引力的樣板。「起源於中國的金融科技創意可能會在西方被複制,例如航班延誤保險和自動理賠運費險。中國正逐漸成為這些創意的創新中心——這些平台擁有數以百萬計的用戶和交易,因此它們可以做實驗並找到用戶所需的新產品。」

北美和歐洲的銀行負責人也在密切關注。以前,當他們想要了解銀行業的未來時,他們只是去了矽谷。現在他們還去中國。

在最近訪問中國之後,加拿大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Canada)總裁戴萬祺(Dave McKay)在這家加拿大最大的銀行開展了消費者業務改革。他的目標是模仿阿里巴巴和騰訊之類公司,成為一個「平台」,提供額外的服務,如為購房者提供選址建議以及為初創企業提供會計服務。

中國的革命留下了一個懸而未決的大問題。全球數據監管機構將如何應對金融科技公司的崛起?這些公司可以跟蹤個人生活中的每一個商業決策,正如它們在中國已經做的那樣。

這對消費者來說也是一個問題。Frida Cai表示:「考慮到有那麼多中國人用智慧手機購買雜貨、日常飲食和娛樂服務,數據積累的規模超出了我們的想象。」她補充說,儘管她擔心隱私,但移動支付太方便了,無法棄之不用。

但她也對這條路可能通向何方保持警惕,她補充說:「我們是在為自己打造一個未來主義社會,還是給自己造一個籠子,我說不清。」

馬丁•阿諾德(Martin Arnold)和劉心寧補充報導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