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商業觀察

深圳科技創新熱背後的隱憂

深圳完成了從漁村到世界工廠再到科技谷的轉變,但快速發展也帶來了一些問題,包括華為在內的公司正在外撤。

深圳和矽谷(Silicon Valley)相差很遠。科技公司入駐明晃晃的摩天大樓內,而不是在星羅棋布的大學校園裡;穿帽衫的人很少見,共產黨的影響卻從未遠離。

這個大都市坐落在珠江三角洲,毗鄰香港,擁有約1200萬人口。中國最大的科技公司中,有好幾家的總部都在這裡,其中包括市值超過5000億美元的社交媒體巨頭騰訊(Tencent),以及兩大電信設備集團中興通訊(ZTE)和華為(Huawei)。阿里巴巴(Alibaba)、百度(Baidu)等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也在這裡設有分公司,此外深圳還有大批的初創企業,電子產品及元件的製造商和經銷商把這裡的科技產業鏈填補得更為完整。

麥肯錫(McKinsey)大中華區管理合伙人倪以理(Joe Ngai)表示,深圳已「真正成年」。兩年前,麥肯錫在深圳設立了分公司。深圳從寂靜漁村到世界工廠再到科技谷的轉變始於1979年,當時鄧小平推出了以「致富光榮」為口號的新經濟模式。他將深圳劃為了一個經濟特區。

深圳是座移民城市,只有非常年輕的市民才是真正在深圳出生的。這裡到處都可看到企業家精神,從騰訊大廈高聳的塔樓和空中走廊,到售賣假貨的店鋪——這些小店都有相冊,分類展示著在附近的密屋裡堆放的各式各樣的假冒商品。

中國一小撮真正國際化的公司把總部設在這裡,比如全球最大的無人機製造商大疆(DJI)。專注電子製造業的獨立諮詢師黃欣國(Andrew 「Bunnie」 Huang)在美國長大,現在在深圳有業務。他認為,如今這一地區勝過了加州的競爭對手。這座城市有更多有利之處,比如便利的公共交通鐵路系統,還有「廉價按摩或極其高端的餐廳」。

然而,城市的快速發展也給人們的日常生活撕開了一些巨大的裂口。努力工作的文化使得員工沒多少時間社交,一些僱主親自出馬為員工組織相親活動。

當員工們結婚成家之後,育兒問題就出現了。祖父母們遠在老家,而深圳缺乏足夠多的保姆來照顧孩子。而且,和其他快速發展的城市一樣,深圳房價很貴。一些帳面財富不菲的企業家也抱怨買不起房子。不斷上漲的成本給工資和房租都帶來了上行壓力,尤其是在科技企業密集的福田、南山等區。

一些公司已經在陸續搬離。深圳最大的納稅企業之一華為,已開始撤向更偏內陸的東莞,並計劃在新園區建成後,將更多員工遷往東莞。

與此同時,科技熱潮導致了孵化器空間供應過剩。「到處都是孵化器,」黃欣國說,「他們弄些放有3D打印機的房間,也沒別的什麼,就稱為創客空間。」許多隻不過是房地產租賃,有些還是轉租。空置的孵化器也暗示著泡沫開始出現。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正在推進打造比美國矽谷更大的「中國矽谷」,目標是讓深圳與香港和澳門還有另外幾個城市協同發展,打造一個人員、資金可以自由流動的「粵港澳大灣區」。

這一倡議得到了騰訊等公司的支持。騰訊在香港上市,且在港設有分公司。

一些懷疑論者不認為美國的灣區可以被複制,不過他們相信深圳將保持其作為中國「科技之都」的地位——至少只要企業還能負擔得起在此營運。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