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教育

為什麼矽谷精英讓子女遠離科技?

喬布斯曾經吐露真言:他的孩子從未用過iPad。矽谷精英比其他人更了解:技術能夠增強智力,也會阻礙智力發展。

在舊金山教會區(Mission District)一棟不起眼的低層倉庫內,隱藏著美國最創新的教育實驗之一。已進入第七年的Brightworks正在顛覆教育方法,其做法是讓學生全權負責設計自己的學習體驗。Brightworks是一所接收各年齡段孩子的私立學校,它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沒有測驗,沒有考試或SAT(美國大學入學考試),沒有正式的教學大綱,沒有學習目標,也沒有老師,只有「協作者」。孩子們來到學校,投入完全由自己設計的項目——往往會使用電動工具、電鑽、錘子和鋸子。無論是在校內製作令人驚嘆的大型金屬作品,還是在灣區(Bay Area)和更遠的地區進行實地考察,重點是讓孩子們在無壓力的情況下邊玩邊學習。

「我喜歡把我們的學校想成一個學習和玩耍的巨大實驗室,」Brightworks的創始人基弗爾•杜雷(Gever Tulley)說。他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通過自學成為了軟體公司Adobe的一名程序員,後將自己重塑為一名顛覆教育模式的企業家。「我們的學校沒有書面考試,而是讓學生們自行設計遊戲、拼圖、以及他們共同解決的各種挑戰。學校應該賦予他們能力,培養終身學習的習慣和好奇心。我很不願意看到,一提到學校,孩子們眼睛裡的光芒就會消失的情景。」

相比主流的州立學校,Brightworks最令人意外的區別之一是課堂上看不見任何屏幕。儘管它置身於世界科技熔爐,但你不會看到學生們在課堂上懶洋洋地點擊iPad或觀看教育視頻。杜雷的教育模式旨在幫助學生髮現他們的內在能力,而不受科技和越來越流行的寓教於樂形式(將基於屏幕的學習與視覺娛樂結合起來的活動)的干擾。「如果他們對某件事感興趣,我們不會阻攔,但他們必須深入鑽研,深入挖掘,」杜雷說。「我們沒有那麼多規則,但其中一條規則是,如果你想玩視頻遊戲,你得自己動手設計。」

事實證明,Brightworks的做法越來越受到加州科技精英的青睞,他們的子女目前占該校學生總人數的60%以上。另外40%有補貼的名額提供給那些有積極性、但無力支付每年3萬多美元學費的學生。卡琳娜•卡帕拉羅(Karena Capraro)是一名平面設計師,她的丈夫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是一名數字體驗設計師。他們在兒子奧斯卡(Oscar) 8歲時將他送到了Brightworks。「那時他的學習成績很好,但未能培養作為一名學習者的能力,」卡琳娜說。「他能給出正確答案,但當我們問得再深入一些,問為什麼時,他通常會說,因為他們告訴他那是正確的答案。很多知識都可以通過互聯網獲取,學校必須開始教我們如何利用這些知識,而不是只是傳授知識。」

卡琳娜的丈夫並不喜歡他自己的學校經歷。「我在學校的經歷是,孩子們總是不受注意,」他說。「這些孩子,這些行走的小創意工廠和海綿可以做任何事,壓制他們的創意似乎是錯誤的。」

對於杜雷寓教於樂、由學生主導的教育方式,教育界的體制內人士似乎開始接受。儘管他的學生沒有SAT成績,但哈佛大學(Harvard)、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和麻省理工學院(MIT)會看一看該校學生的作品集,以評估他們的潛力。「他們已經明白,最優秀的人未必是那些SAT成績優異的人,」杜雷說。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