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FT大視野

千禧一代將改變世界盃

庫柏:千禧一代很少全神貫注地看完一場90分鐘的比賽,他們所熱衷的種種新看球方式正在改變這一重大賽事。

26歲的倫敦人奈德•紐厄爾-漢森(Ned Newell-Hanson)狂愛看球,但盡量不在這上面花錢。他最開心的時候就是在切爾西(Chelsea)比賽已經結束數小時後在移動設備上觀看錄播,最好是能在自家陽台上邊喝葡萄酒邊看,不過如果情況不允許,在公交車上看也行。(他會不遺餘力地避免提前聽到比分。)

這樣的時間安排讓他既可以照常生活,又絲毫不會錯過自己心愛球隊的比賽。他用親友們的天空體育(Sky Sport)和BT體育(BT Sport)帳號登錄自己的設備,這樣就可以免費觀看比賽了。他說:「我用的是PlayStation,這樣可以在電視上流播。我從不看電視直播。」

除了觀看真實比賽,他還會花大約同樣多的時間來玩足球視頻遊戲。紐厄爾-漢森說自己與千禧一代的其他人之間的一個很大不同就是,其他人很少全神貫注地看完一場90分鐘的比賽:「我的很多朋友實際上得有半場比賽的時間都在手機上干別的事。」

紐厄爾-漢森剛剛搬到紐約,他打算在酒吧觀看本屆世界盃(World Cup)。但他的同代人所熱衷的種種觀看新方式正在改變這一人類最喜愛的電視盛事。

數位化顛覆已經嚴重影響了娛樂、行銷和廣告行業。例如,過去20年,音樂業的收入因流媒體取代了CD而大幅下滑。最近,流媒體又引發了電視革命,英國年輕人現在看Netflix的時間超過了英國廣播公司(BBC)所有節目的總和。

諮詢公司Futures Sport稱,全球體育節目收視率在2012年見頂。但世界盃仍作為最後一個「看電視之約」——讓人們打開電視的一個理由——堅守著陣地。現在終於連它也遭到了顛覆,雖然還沒到徹底淪陷的地步。今年夏天俄羅斯世界盃所吸引的觀看人數可能會超過以往任何一屆比賽,而且甚至可能超過人類歷史上其他任何一場活動。就連年輕人也會在電視上觀看這屆世界盃。但千禧一代也將以2014年上屆世界盃時還十分稀罕、甚至尚不存在的方式體驗本屆世界盃。

電視機,這一過去30年處於足球經濟核心的設備,如今正面對越來越多的競爭對手。這對傳統廣播公司和國際足聯(FIFA)——足球的國際管理機構——等體育賽事轉播權的所有者來說是可怕的,但讓一長溜希望獲利的新企業振奮不已。

世界盃在大多數國家都是在免費電視頻道上播放的,這項一度幾乎只屬於歐洲和拉丁美洲的賽事如今已感染了地球每一個角落。據Futures Sport全球董事總經理凱文•阿拉維(Kevin Alavy)預測,今年夏季世界盃的全球電視觀眾累計將達108億人次,比2014年巴西世界盃高出14%。他說:「俄羅斯為東道國,意味著比起巴西當東道主的那屆世界盃,本屆世界盃將有更多比賽在更方便歐洲和亞洲觀眾觀看的時間舉行。」Futures Sport的估計甚至不包括在線流播放——隨著智慧手機觀看質量的提高,這種觀看方式已經變得越來越普遍。

多屏幕體驗

位於倫敦的Copa90是一家專注於球迷文化的在線媒體公司,其首席執行官湯姆•瑟爾沃爾(Tom Thirlwall)表示,對於許多年輕球迷來說,他們可能會同時在看好幾塊屏幕,世界盃只佔其中一塊。尤其是小比賽或在工作時間進行的比賽,千禧一代幾乎沒人會盯著球員腳下的每一個動作。瑟爾沃爾說:「一群人坐在客廳電視機前,這種習慣基本已經要消失了。」在智慧手機時代,年輕人很少連續看什麼超過幾分鐘。如果俄羅斯世界盃上有人進球了,不管是在合法網站還是盜版網站,他們都會很快找到射門視頻剪輯。他們可能甚至不知道該視頻是否是盜版。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