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汽車製造業

美國徵收汽車關稅得不償失

特朗普針對的跨國車企大部分在美國設有大型工廠,意在刺激美國汽車製造業的關稅不僅多餘,而且會適得其反。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許下的「美國優先」的承諾已抵達美國汽車產業的大門口。

特朗普正考慮對進口到美國的汽車徵收25%的關稅,矛頭主要指向德國汽車製造商,他認為德國車企不斷搶走通用汽車(GM)的卡迪拉克(Cadillac)、福特(Ford)的林肯(Lincoln)等美國豪車品牌的市場。

此舉是美國為尋求糾正所謂的國際貿易失衡,層出不窮地發出的威脅的一部分,它引發了汽車製造商的疑問:它們是否需要在美國境內生產更多的汽車以避免受到關稅打擊?

但這個問題掩蓋了一個更廣泛的事實:很多被特朗普當作目標的跨國汽車製造商已在美國設有大型工廠,這意味著,意在刺激本國汽車製造業的關稅不僅多餘,而且會適得其反。

標緻雪鐵龍集團(PSA)首席執行官唐唯實(Carlos Tavares)表示:「今天我可以給你列出一個長長的在美國經營的大型非美國車企的名單,它們在美國擁有大量就業崗位,在美國創造就業。」他是以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主席的身份發表這番言論的。

唐唯實警告稱,徵收關稅可能會招致其他地區的「反應」,而這種報復可能進而引發更廣泛的貿易戰,導致汽車價格上漲,讓消費者選擇減少。

就業可能也會受到不利影響,鑒於特朗普對創造美國就業的執念,這種結果具有諷刺意味。

美國經濟諮詢機構全球貿易夥伴諮詢公司(Trade Partnership Worldwide)估計,對進口汽車及配件徵收25%關稅,可能會為製造業新增9.2萬個就業崗位,但將導致其他經濟領域減少25萬個就業。

特朗普的基本假設是美國依賴進口汽車,這是正確的。美國汽車進口超過出口,根據美國商務部的數據,去年美國進口汽車827萬輛,出口198萬輛。

然而,這主要歸因於墨西哥和加拿大,去年美國從這兩國進口了427萬輛汽車,對它們出口了107萬輛。根據特朗普也試圖修改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墨西哥和加拿大可以自由進入美國市場。

美國其餘的汽車貿易主要是與日本和歐洲發生的,但總的來說,美國出口的汽車較貴,而進口的汽車較為便宜。

英國《金融時報》根據官方數據測算,去年,美國從北美以外地區進口的汽車數量為400萬輛,平均價格為2.55萬美元,出口到北美以外的91萬輛汽車平均價格為3.3296萬美元。

把目標對準歐洲豪華汽車製造商,似乎表明特朗普很在意紐約第五大道上行駛的梅賽德斯(Mercedes)和寶馬(BMW)汽車的數量。特朗普顯得不太關心這些汽車製造商在美國國內的業務。

對進口汽車徵收關稅,可能會迫使汽車製造商在美國的工廠生產準備在美國銷售的汽車。行業高管們表示,這將迫使它們遷走目前在這些工廠進行的高利潤的出口汽車生產活動,此舉最終將削弱美國經濟水平。

去年從美國出口汽車產值最大的是寶馬位於南卡羅來納州斯帕坦堡(Spartanburg)的工廠,在全球銷售的X5多功能運動(SUV)汽車都是在這裡生產的。

在這個工廠生產的37.1316萬輛汽車(其中包括寶馬很多其他高端SUV)中,超過70%用於出口。在美國市場銷售的30.5685萬輛寶馬汽車中,三分之二來自進口,絕大多數價格低於出口的大型SUV。

沃爾沃汽車(Volvo Cars)的情況類似,該公司位於南卡羅來納州的首家美國工廠即將開業。這家工廠將向全球出口S60,預計將創造4000個就業崗位。

沃爾沃首席執行官霍坎•薩穆埃爾松(Hakan Samuelsson)最近表示,任何針對進口汽車的新關稅「將會非常糟糕,而且將對南卡羅來納州的工廠造成影響」。

「我們將利用這家工廠出口汽車。如果我們不能開展自由貿易,我們本將創造的就業將會損失一半。」

他表示,從技術上來說,在這家工廠生產沃爾沃所有要在美國市場銷售的汽車是可行的,但這將需要投入高昂成本更換工廠設備,並導致消費者選擇減少和價格大幅上調。

菲亞特克萊斯勒(Fiat Chrysler)首席執行官塞爾吉奧•馬爾喬內(Sergio Marchionne)也擔心在美國徵收關稅時有必要為其美國出口找理由。儘管該公司向美國市場銷售一些在歐洲生產的汽車,但它在美國是一個凈出口商。

馬爾喬內在義大利Balocca介紹該公司的最新戰略時表示:「只要我們是凈出口……我們就能找到令人滿意的折中辦法。」

在該行業,幾位高管表示,沒有人真正明白特朗普的目標是什麼。

美國汽車能否在美國國內生產的問題或許是特朗普希望帶來的一個可能結果。

中國大部分汽車都是在境內生產的,這是因為懲罰性進口關稅和有關規定迫使跨國製造商採用當地技術的結果。

所有大型車企都同意這些條款,表明跨國汽車集團為了進入有利可圖的大型市場願意服從這些規定。

美國是全球僅次於中國的第二大汽車市場,儘管今年有所滑坡,但對於很多汽車製造商而言,仍利潤可觀。

但最近在加拿大演講時,福特製造部門負責人、聯合二號人物韓瑞麟(Joe Hinrichs)強調,製造商是抱著全球視角來看待生產的。

「我們不在地區層面上競爭,」他表示,「我們按地區銷售,但我們在全球競爭。政策和實踐的調整可能造成重大影響,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

該公司最近將下一代福克斯(Focus)汽車的生產計劃(以前在美國生產)從墨西哥轉移到中國,計劃把生產的汽車進口到美國市場。

韓瑞麟所說的影響是如果福特在國內遭遇成本上升,該公司將毫不遲疑地將更多海外業務轉移到更具競爭力的地區。

全球最大商用車製造商戴姆勒卡車(Daimler Trucks)首席執行官馬丁•道姆(Martin Daum)把保護主義政策列為他面臨的最大挑戰。

他表示,戴姆勒在全球有二十多家工廠,在墨西哥的廠會把車銷往美國,在美國的廠會把車銷往墨西哥。

「自由貿易至關重要,」他表示,「這不是犧牲一國利益讓另一個國家受益,而是不犧牲任何國家的利益,讓所有國家受益。」

關稅的危險在於,它不一定會說服製造商把業務設在美國國內,卻反而可能把它們推到海外更遠的地方。但所有這些都取決於關稅是否生效實施,目前白宮仍在討論。

菲亞特克萊斯勒的馬爾喬內也呼籲業界在美國政府作出最終決定前保持冷靜。他表示,最後,「理智的人們將找到公平合理的方案來解決目前存在的意見分歧。」

帕特里克•麥吉(Patrick McGee)法蘭克福、 羅謝爾•托普蘭斯基(Rochelle Toplensky)布魯塞爾、香農•邦德(Shannon Bond)波特蘭、楊蓓蓓(Patti Waldmeir)芝加哥補充報導

延伸閱讀——中國可能獲得好處

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主席唐唯實(Carlos Tavares)警告稱,如果歐洲和美國打起貿易戰,西方汽車製造商可能會被中國競爭對手取代。

唐唯實表示,美國針對來自歐洲的進口汽車徵稅可能會改變「行業平衡」。

他表示「雖然目前出現各種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但這將給中國汽車行業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西方人做著這種事時,東方人可能採取相反的策略,利用這種形勢。」

其影響不會在「明年」顯現,而是「10年之後……從不同地區的行業平衡的角度來看」。

中國擁有龐大的本土汽車產業,包括300多家專門致力於生產電動汽車的初創企業。

其中一些大型車企,如擁有沃爾沃的吉利(Geely),還有廣汽(GAC),已開始把中國產汽車出口到國際市場,還有在未來進行大規模擴張的計劃。

「我們肩負著責任,」唐唯實表示,「我們需要首先保護我們的企業。」

羅謝爾•托普蘭斯基(Rochelle Toplensky)布魯塞爾、彼得•坎布爾(Peter Campbell)倫敦補充報導

譯者/梁艷裳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