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元

特朗普危及美元霸主地位

盧斯:特朗普提前了美元的清算日。世界正進入多元儲備貨幣時代。如今美元的競爭對手可能會是人民幣和歐元。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投資者賣出美元,買入英鎊。按理他們應該進行相反的操作,因為英國已經宣戰了,而美國仍處於中立。但在危機中,人群湧向安全港——而英鎊當時是儲備貨幣。沒人想到英鎊將因戰爭債務而崩潰。

2008年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倒閉後,市場的反應也是一樣。雖然危機始於華爾街,但美元卻上漲了;美國因其罪惡而得到嘉獎。但揮霍不可能永無止境。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正以實際行動提前了美元的清算日。

這位美國總統最實實在在的影響是在公共債務上。倘若特朗普的減稅政策不按照計劃在10年後失效,美國主權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將從目前的77%升至2028年底的105%。這將大致相當於二戰期間的歷史最高水平。相比之下,義大利的債務與GDP之比為131%。

根據現行法律——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必須據此作出假設——美國債務將在10年後達到GDP的96%。在實踐中,唯一重要的衡量標準是華盛頓的政治,這意味著「臨時」減稅政策將是永久的。

但這低估了特朗普的衝擊力,因為它沒有考慮到經濟衰退的情況。在2007年瀕臨經濟衰退時,美國公共部門債務與GDP之比為35%。後來這個比率翻了一倍多,並一直維持著這個水平。如果再次出現衰退,美國增加舉債的幅度將不得不比特朗普減稅政策出台前劇烈得多。他已令美國財政部(US Treasury)失去抗擊低迷的「彈藥」。

這還沒考慮到美聯儲(Federal Reserve)剛剛開始縮減其作為量化寬鬆一部分而積累的近4兆美元資產負債表。由於美聯儲已經很臃腫,財政政策將不得不填補更大一部分缺口。共識預測顯示,未來兩年美國發生經濟衰退的幾率約為三分之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特朗普認為他2020年連任的選情告急,他將出爐又一個大規模刺激方案。

這就牽涉到民主黨人的角色。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失敗的一個副產品是讓民主黨人不敢再要求平衡帳目。當初希拉里煞費苦心地證明,她的支出重點都有資金著落。但選民們無動於衷。另一方面,特朗普向美國人誇下海口——就像在爭奪民主黨提名期間希拉里的死對頭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那樣。民主黨人已經得出了自然的結論。如果他們在11月重新控制了眾議院,美國債務再一次飛躍的條件就成熟了。

多年來,民主黨人一直倡導財政責任,而共和黨人只是做做樣子。如今兩黨連場面話都懶得說了。如果美國政府的控制權在11月後分裂,特朗普很有可能推動通過一項沒有資金著落的基礎設施法案。美國迫切需要現代化的港口、道路、寬帶和空中交通管制系統。在我看來,它們的建設資金應該來自稅收,最好是對碳排放的徵稅所得。但這不會發生。市場唯一應該押注的是美國公共債務持續上升。

美國支離破碎的政治在什麼時候會危及美元的霸主地位?在其他所有條件都相同的情況下,現在的爛攤子可能還能撐10年到20年。這種局面已經發酵了差不多同樣長時間。與義大利不同,美國有自己的貨幣,這意味著它可以隨意印製美元。

在日本,中央政府的債務與GDP之比高達近200%,這表明赤字不一定會引發危機。但全球儲備貨幣應該遵循比日本更高的標準。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