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搜索引擎

搜索引擎是否在操縱我們的思維?

邰蒂:一項研究發現,搜索引擎的自動補全搜索建議功能,能夠以非常強有力且基本不被注意的方式影響我們的思維。

幾個月前,矽谷一位資深投資者展開了一項實驗:他整理了Facebook和谷歌(Google)分別持有的有關他的所有數據,然後把這些資料進行對比。

結論讓他震驚,谷歌持有的訊息是Facebook的好幾倍。「結果是驚人的,」我們在舊金山共進早餐時他告訴我,「為什麼沒有人討論這個問題?」

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特別是在你每天多次使用谷歌服務的情況下,就像我這樣。一個答案可能是谷歌高管擅長建設政治支持網路。另一個答案是谷歌緊握它自己收集的這些數據,然後利用這些數據創造針對性的搜索和廣告服務,為用戶定製。而Facebook讓第三方開發人員獲取其數據,這是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荒唐行為引發眾怒的原因。

這種區別可能會讓谷歌聽上去更友善,但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可以放鬆了?位於加州的美國行為研究和科學技術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for Behavioral Research and Technology)的心理學家羅伯特•愛潑斯坦(Robert Epstein)不這麼認為。最近幾年,他與心理學家同事和數據科學家就谷歌的「搜索」或「自動補全」功能進行了大量研究。這讓他相信,搜索引擎能夠以非常強有力且大多不被注意的方式影響我們的思維,不僅僅是在政治方面。

「搜索引擎有能力從人們在搜索框鍵入的第一個字符開始操縱人們的搜索,」上月該研究團隊向俄勒岡州的一個心理學大會遞交的報告稱,「搜索引擎公司操縱選舉的一個簡單但有力的方法是,為其支持的候選人減少負面搜索建議,同時給出對方候選人的一個或多個負面搜索建議。」

愛潑斯坦的團隊邀請661名美國人在一次澳大利亞選舉中的兩位候選人中選擇一位。由於參與者不太了解澳大利亞政治,他們被指導使用一個谷歌風格的搜索引擎搜索這兩名候選人,在鍵入文字時,該搜索引擎會提供通常的自動補全建議。

然而,研究人員還改變了出現在候選人名字下方的搜索建議,包括一系列正面和負面詞彙。結果是明顯的。當參與者後來被問到他們的投票偏好時,他們的回答顯示,改變自動補全建議中正面和負面建議的比例能夠讓猶豫不決投票者的偏好改變近80%,儘管參與者看上去可以自由搜索他們想要的任何資料。另一項研究發現,當參與者只得到4種自動補全建議時,他們很容易被操縱;當有10種建議供選擇時,他們就不容易被操縱了。

這些結果並不證明谷歌(或者必應(Bing)或雅虎(Yahoo)等任何其他搜索引擎公司)利用這種能力操縱了用戶。但愛潑斯坦的論文強調了一些他認為奇怪的模式。他的團隊發現,如果你在谷歌搜索引擎鍵入谷歌競爭者的名字,再鍵入「is」時,「Yahoo is dead」(雅虎已死)或者「Bing is trash」(必應是垃圾)等詞句可能會出現在自動補全框中。據愛潑斯坦稱,當時雅虎或必應自己的搜索引擎沒有出現同樣的情況。

另一種引人注目的模式出現在2016年8月。當時當在谷歌搜索引擎中鍵入「Hillary Clinton is」時,自動補全建議提供的詞句包括「Hillary Clinton is winning」(希拉里•克林頓將獲勝);在雅虎或必應,自動補全建議顯示的是「Hillary Clinton is a liar」(希拉里•克林頓是說謊者)和「Hillary Clinton is a criminal」(希拉里•克林頓是罪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