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東

特朗普正在中東玩火

盧斯:通過把耶路撒冷地位問題拿下談判桌,特朗普確保了巴勒斯坦人不會參與談判;通過退出伊核協議,他打破了中東地區的權力平衡。

表面上,位於耶路撒冷的美國大使館開館看起來像一次蓄意挑釁。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派出最親密的家人——女兒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和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參加了開館儀式。他們並未提及抗議失去家園70周年的巴勒斯坦人。

同一天,以軍打死了數十名抗議者,打傷數千人。與此同時,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將特朗普比作《聖經》中在幾無可能的情況下擊敗強敵的大衛王(King David)。總而言之,這一天簡直糟糕透了。

然而,這種特朗普式的特殊事件並非出自設計,而是源於粗心大意。如果特朗普真想煽動阿拉伯人的情緒,沒人能比他做得更好。這應該是一種更令人安慰的解釋。實際上,疏遠巴勒斯坦人是附帶傷害。特朗普無法抵禦他超大字體的名字出現在大使館牌匾上這種奉承。這就是特朗普對品牌化的熱愛,以至於他準備魯莽地推進自己的議程。

排在這份議程清單靠前位置的還有他尚未公布的巴以問題兩國解決方案。特朗普相信,他可以在前任們失敗的中東地區取得成功。對於他即將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 Un)舉行的峰會,他也是同樣的心態。然而,他在耶路撒冷的舉動直接削弱了他斡旋出一個解決方案的希望。通過把聖城的最終地位問題拿下談判桌,特朗普幾乎保證了巴勒斯坦人不會來到談判桌前。他還讓自己的阿拉伯盟友處境更加艱難。

阿拉伯各國領導人正在逐步接近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上月,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對《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傑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表示,他承認猶太人民有權在至少部分祖先故土上建立一個民族國家。來自麥加守護者的這一言論是一個重大開端。王儲據稱還在紐約一場猶太人集會上表示,對普通沙特民眾而言,巴勒斯坦問題並不屬於他們最關心的前100個問題。但那是當時的情況。周一的耶路撒冷美國大使館開館後,巴勒斯坦問題無疑又回到了他們最關心的十大問題之列。阿拉伯人民的情緒如此強烈,以至於美國海軍陸戰隊不得不加強對美國駐中東各國大使館的保護。

如果這就是特朗普的外交策略,那還需要再去發動戰爭嗎?可惜,爆發一場真正戰爭的可能性正在迅速增大。特朗普正在用行動煽動戰爭。在這方面,他與前幾任美國總統都不一樣。就連對伊拉克奉行「首選戰爭」策略的小布什(George W Bush)也對阿拉伯社會的公共輿論表現出一定程度的敏感。特朗普關心的是阿拉伯頂層人士——尤其是海灣地區的頂層人士。他們樂於看到特朗普在更大範圍的遜尼派與什葉派對峙中站在自己這邊。美國總統設法解決地區宗派衝突是一回事,而選擇站隊是另一回事。

學歷史的學生應查閱一下歐洲天主教徒與新教徒之間爆發的「三十年戰爭」。如今,中東面臨類似的幽靈。美國已經失去管理中東事務的意願。而國家利益決定了它應該阻止其他大國這樣做。

換一位美國總統可能會奉行一些人所稱的「離岸制衡」。這將意味著支持少數派權力(在中東指伊朗)以實現地區權力平衡。特朗普的做法恰恰相反。通過退出伊朗核協議,他正在慫恿遜尼派。他將把仲裁者角色留給俄羅斯的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