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美食與美酒

歷史上最著名的一次盲品

林力博:羅伯特•帕克說:1976年的「巴黎盲品」摧毀了法國至高無上的神話,開創了葡萄酒世界民主化的紀元。

1976年5月24日那次「巴黎盲品」的結果,讓人們終於可以大膽推斷:在被視為神聖的法國風土之外,也可以生產出傑出的葡萄酒。

葡萄酒品鑒,有盲品一說。在葡萄酒愛好者當中,它是一種遊戲;在專業的葡萄酒評比當中,它是一種被普遍接受的力求客觀公正的方式。

盲品,就是屏蔽一些視覺訊息,如酒標、酒瓶形狀等,有時甚至還使用深色的不透明的杯子,讓品嘗者不受成見干擾,只憑嗅覺和味覺,對葡萄酒的特性做出推斷,對質量做出評價。著名酒評家、FT專欄作家簡希絲•羅賓遜說過這樣的話:「酒標對品嘗的影響,絕對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如果我們知道上來的一款酒來自於某個著名的產區、酒莊或年份,我們的味覺自然就會有所偏頗,即使品出暇疵,也會缺乏自信。」

盲品的結果,似是客觀公正的,但有時也飽受爭議:即使是相同的酒品,相同的品酒者,沒有人能保證兩次盲品的結果會完全一樣;在同一現場,都是權威的專家,他們對相同的酒品的評價也未必一致。

歷史上最著名的一次盲品,是1976年5月24日在巴黎的一場法國葡萄酒與美國葡萄酒的交鋒,史稱「巴黎盲品」或「巴黎的評判」(Judgment of Paris)。

這一幕的導演叫Steven Spurrier,英國人。1971年,他在巴黎盤下一個葡萄酒商店,後又開了個葡萄酒學校,其店子周圍,有不少美國機構和美國人。與顧客的交往,加上助手Patricia Gallagher是美國人,使他有機會聽聞一些加州葡萄酒正在迅猛發展的故事。1975年初的一天,Gallagher告訴Spurrier,美國正在籌備在下一年舉辦一系列活動,慶祝美國獨立200周年。在美國爭取獨立的過程中,法國是起了重大作用的,她提議借這個題材在巴黎搞個跟加州葡萄酒有關的活動。Spurrier因此突發奇想:搞一個法國酒與美國酒的盲品會。此創意在當時極為大膽,法國是葡萄酒世界老大,美國則是小弟,美國酒怎可與法國酒相提並論?事實上,Spurrier並沒有期望到後來的結果,只是認為這會很有趣,能給他的葡萄酒商店和學校帶來知名度。

1975年底和1976年初,Gallagher和Spurrier分別到了加州,實地看了一些酒莊,挑了6款赤霞珠和6款霞多麗。法國酒方面,Spurrier是從他的店子裡頭挑的,紅白各4款,均來自波爾多和勃艮第名莊。

1976年5月24日下午,巴黎洲際酒店,Spurrier請來9個法國酒圈頂尖人物。在接到邀請時,這些專家只知道要去品嘗一批加州葡萄酒,直到落座後才知道要進行法國酒和美國酒的盲品。如果他們早知如此,是否還會出席,很難說。媒體方面,除了美國《時代》周刊駐巴黎記者George M. Taber基於與主辦者的交情到場,法國報刊無一理會主辦者的邀請。

果然,盲品真是一個捉弄人的遊戲。第一輪是白酒,Taber注意到,有一個評委,搖了搖杯子里的酒,舉起來對著亮處看了看淺淺的草黃色,聞一聞,呷一口,過了片刻,說道「啊,回到了法國。」Taber查了一下手中的酒單,這款酒是來自美國納帕Freemark Abbey Winery 1972。而另一個評委,拿起另一款酒,呷一口,信心滿滿地說「這肯定是加州的,毫無香氣」,但這酒卻是來自勃艮第的Batard-Montrachet Ramonet-Prudhon 1973。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