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樂尚街

歐美「00後」拒絕學偶像穿衣

雖然關注金•卡戴珊、Cardi B等偶像,主流歐美千禧代寧可穿寬鬆運動裝,也不願把自己綁進緊繃束身衣里。

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踩著細高跟鞋,蕾絲短褲下是綳得緊緊的白色高腰Spanx塑身褲,目空一切地搖曳在林蔭路上。她的上身只配了一件銀色塑料材質的聚攏文胸。隨後,她把這身裝扮發布到了Instagram上。就在我敲下這段話時,照片點贊數已接近150萬。其他名人紛紛寫下溢美之詞。模特兼網紅埃米莉•拉塔科夫斯基(Emily Ratajkowski)評論稱:「這是我最愛的搭配!!!」我必須承認,卡戴珊看上去神采奕奕——儘管相當「出位」。可我會這樣打扮嗎?絕對不會。

多虧了Instagram和Snapchat之類社交媒體平台的興起,我們才能夠前所未有地近距離看到流行文化偶像的日常生活——尤其是他們的衣櫥。這種近距離窺探中,人們對一類女星產生了異常的興趣:她們對待性積極坦然,有時甚至充滿挑逗,曲線曼妙,極具女性特質。我們可以在Cardi B向粉絲們展示她收藏的性感內衣(皮質的可真多)時,四處打量這位生於紐約布朗克斯郡的說唱歌手的衣櫥;可以聚集到Instagram上,在蕾哈娜(Rihanna)的彩妝品牌推出某款新產品前,跟隨穿著范思哲(Versace)裹身短裙的她在酒店走廊里搖擺前行。

不可思議的是,儘管我的同齡人和我每天都要花上好幾個小時關注這些女明星,膜拜她們的時尚,但我們自己並不想這樣打扮。實際上,明星與粉絲們在個人風格方面的差別可能從未像今天這般迥異。我(此時,我穿的是Levi』s闊腿高腰復古牛仔褲,上身是我最喜愛的寬大版Acne西裝外套)和我的朋友們看起來與一群雌雄莫辯的摩門教徒別無二致。防塵長外衣、中長裙、超大號針織衣,配上難看的運動鞋,已成為我們最新的非正式標配。無論是聚會吃早午餐,還是準備參加派對,著裝標準幾乎不變,做一些變換即可。參加晚間活動,只消把牛仔褲換成長裙,針織套頭衫換為亮閃閃的長袖衫。不久前,我在參加一次時尚活動時,我的一位同事吐露:「我已經好幾年沒在公開場合露過腿了。我都不確定它們是否還在。我已經不低頭看了。」

這種中性裝扮並非我和我的朋友圈獨有。整整一代人都在這樣打扮,而時尚界也在回應。但儘管我用寬大的針織衫遮住身體,我喜愛的流行文化偶像們卻始終姿容完美,用她們的裝扮作為工具,率真地彰顯女性力量。不久前,Cardi B和以探討女性性特徵而聞名的攝影師彼得拉•科林斯(Petra Collins)合作,發布了單曲《Bartier Cardi》的視頻。最終效果:極具女性美的酷。這支視頻質感柔軟,加入了大量亮閃閃的元素,從頭至尾都是女性作主角。我覺得這是一種勝利。

但問題是,穿成這樣仍讓我感覺不舒服。這算不算一種虛偽?我想是的。我們許多人用來展現自己女性特質的時尚,與我們偶像的選擇截然不同。從「#MeToo」到「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加上Facebook和隱私醜聞,我們所處的政治環境用暴風驟雨形容一點不為過。代表這個政治時代的服飾風格也因此更加端莊起來:今年3月份的奧斯卡頒獎禮上,嘉賓們全體黑色出席,以表達對「Time』s Up」運動和改善電影業性別平等倡議的支持。

我們的偶像也是經歷了難以想象的努力,才看起來如此卓爾不群。蕾哈娜對《Elle》雜誌表示:「不要在乎疼不疼。要想的是投入……以後再去想疼的事情。」卡戴珊公開宣揚喜歡凸顯自己曼妙的曲線。對我而言,一想到要經歷痛苦,哪怕會讓我看上去「性感」,都是無法忍受的;我做不到把自己的胸腔痛苦地束在緊身裙里。

但這確實會帶來一個問題:我一方面樂於看到這些女星姿容完美地彰顯女性特質,一方面又縮在自己鍾愛的運動褲里,這樣做是錯的嗎?還是說,我們千禧一代也許只是不懂時尚?穿衣當然不可能千人一面,表達自己的信仰也沒有標準答案可言。只要自己自在,誰在乎你穿什麼?可以說,短期內,我決不會把牛仔褲和運動鞋換成緊身短裙或高跟鞋。但我是否尊重這樣穿的女性?這還用問,當然!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