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特朗普

默多克、特朗普與怨憤政治學

盧斯:一位是地產大亨,另一位是媒體大亨,兩人的42年緣分證明,能夠挖掘大眾不安全感的人,無異於發現政治金礦。

當今的偉大選舉技巧是駕馭怨憤的能力。這其中的心理學很簡單。找到一個感覺受到輕視的龐大人口群體。把你的焦慮與他們的焦慮融為一體。別忘了娛樂性。最重要的是把選民作為達到你的目的——權力、地位和更多財富——的遞送工具。把政策留給書獃子。名望屬於贏家。那些找到方式挖掘大眾不安全感的人,無異於發現了政治金礦。

這種操作也為媒體業創造了奇蹟。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從羅伊•科恩(Roy Cohn)那裡學到了很多此類技巧,後者是紐約臭名昭著的律師,他向特朗普傳授的高見是:羞恥心是弱者才有的苦惱。如果你不計羞恥,那麼世界就在你的掌控之中。命運青睞厚顏無恥之人。1976年,科恩將美國總統介紹給了魯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當時後者剛買下《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特朗普的滑稽有助於報紙銷售,而報紙反過來給他帶來了他渴望的名聲。他們的關係改變了西方的民主進程。但正是默多克讓這一切成為可能。

你可以把這個過程想象成把倫敦西區(West End)的一出賣座話劇帶到百老匯(Broadway)。默多克將其在澳大利亞和英國的成功做法——桃色與嚴肅政治的混合;大眾題材和寡頭控制——複製到了紐約。福克斯新聞台(Fox News)是其中的典範。早在特朗普聲名鵲起之前,默多克就為他那種政治風格播下了種子。兩人都出生於富貴家庭——默多克繼承了一份澳大利亞報紙;特朗普繼承了位於紐約的房地產投資組合。兩人都憎恨那些享有更多特權的人。這種疑懼難以抑制。它已經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主導身份。

他們的志同道合不應被誤認為是一種意識形態——除非對權力的渴望也算一種意識形態。在英國,默多克支持過保守黨,也支持過工黨。他一度考慮支持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後又轉向傑布•布什(Jeb Bush)。最後他轉而支持特朗普,後者經常向任何有影響力的人提供資金。根據《火與怒》(Fire and Fury)一書作者邁克爾•沃爾夫(Michael Wolff)的說法,默多克把特朗普稱為「該死的白痴」;儘管如此,他還是選擇支持特朗普。許多為特朗普工作的人都以類似的方式談論他。據報導,白宮幕僚長約翰•凱利(John Kelly)經常稱特朗普為「白痴」(儘管他否認了這一說法)。他在白宮的日子據信已屈指可數。另一方面,默多克從外部扮演著令特朗普寬慰的角色。

受默多克影響的首相或總理不少。但特朗普是首位他對其具有個人影響力的美國總統。他們每周進行交談——有時甚至每天。特朗普從《福克斯和朋友們》(Fox and Friends)中獲取靈感,這個早間秀節目在特朗普主政期間扮演的角色,相當於其前任們的總統情報簡報會。有時,特朗普會給這個直播節目打電話。他最近一通電話沒完沒了地嘮叨了30分鐘,其中一名主持人不得不掛斷他的電話——因為他已經開始證明自己有問題。「我們可以整日陪您聊天,但是看起來您還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這名新聞工作記者對總統說;這真的說明什麼事都有第一次。

還有另一事例。當21世紀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去年12月宣布向迪士尼(Disney)出售價值520億美元的娛樂資產時,特朗普致電默多克表示祝賀。根據《名利場》(Vanity Fair)的報導,特朗普還想確認默多克將保留福克斯新聞台。美國司法部並未審查這筆交易對競爭的影響。相較之下,它正在通過起訴阻止AT&T與時代華納(Time Warner) 840億美元的合并。時代華納是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母公司,而特朗普永遠不會打電話給CNN。經濟學告訴我們,應該選擇相反的做法:AT&T與時代華納在不同領域運營。而迪士尼已經是一個巨大的娛樂品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