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同性戀

為了不再歧視同性戀,美國心理專家奮鬥20年

龍大瑞、蔡瑤:每年5月17日的「國際不再恐同日」慶祝1990年WHO將同性戀去病理化的決定,本文回顧這段奮鬥史。

每年5月17日的「國際不再恐同日」慶祝世界衛生組織1990年將同性戀去病理化的決定。本文回顧這段有漫長奮鬥過程(但很少被談到)的歷史。

歷史回到1953年,這是朝鮮戰爭的最後一年,美國熬在麥卡錫主義紅色恐慌的鬧劇高潮中,政府與社會各層到處在不停地尋找「內部敵人」,所有與所謂「傳統」主流文化持不一致價值觀的人都可能會被懷疑成潛在的叛國分子,比如「親左」藝術家、知識分子、無神論者,以及同性戀。當時美國的心理學界認為同性戀屬於「精神變態」,法律判定同性性行為是犯罪,宗教分子以其為反上帝之罪。多疑妄想的麥卡錫參議員認為同性戀者害怕自己的身份被暴露,因此他們更容易被蘇聯間諜敲詐,成為叛國者。在麥卡錫和鷹派的影響下,艾森豪威爾總統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禁止「性變態者」入職聯邦政府。很快,八百多名美國聯邦政府員工因被懷疑是同性戀者而被辭退。在當時的美國,「恐同」和「恐紅」密切相關。

在1953年的黑暗當中,一件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心理學助理教授艾弗倫•胡克 (Evelyn Hooker), 因受到她的同性戀朋友和學生山姆•弗羅姆 (Sam From)的鼓勵,決定申請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的項目,這個項目希望調研出同性戀到底是不是精神病。弗羅姆鄭重地告訴胡克,這項研究是對心理學界「一般常識」的挑戰和質疑,這很困難,但卻是她「作為一名科學家的義務」。胡克教授遞交申請後,當時美國國家心理衛生研究院科研項目處主任專程從華盛頓飛到加州與胡克見面。他告訴胡克,當前的政治環境非常不利於此項研究,並且「現在所有人都在被調查,如果你的項目不被批準,這沒有原因,你不會知道為什麼,我們也不會知道為什麼。」

儘管如此,出人意料地,胡克的項目卻被批準通過,但是當時的政府官員嘲笑這個項目,稱它為「仙女工程」。胡克那些作為心理科學家的同事們也對此提出了質疑「同性戀那麼罕見,你怎麼能找到足夠數量的樣本?」他們不知道的是,胡克和弗羅姆保持了長期的友誼,通過弗羅姆,胡克已經認識了很多的同性戀者,他們不是很難找到,只是對社會隱形了。除了弗羅姆以外,剛剛成立的同性戀半地下組織馬太辛協會(Mattachine Society)也幫助胡克找到了不少參與者。這個馬太辛協會也十分有趣,它是美國最早的同性戀草根組織之一,它的創始人哈利•海(Harry Hay)是當時比較有影響力的美國共產黨黨員,因此馬太辛協會的組織結構很像當時的美國共產黨。當時美國共產黨尚認為同性戀屬於「資產階級腐朽思想」,因此心理諮詢師和其他黨員曾經為了試圖讓哈利變成異性戀而鼓勵他跟一個女人結婚,但這並沒有改變他,他的同事們開始提出讓他退黨,因為當時的冷戰雙方都認為同性戀者是對方的卧底。

胡克的研究團隊最終對30名男同性戀者和30名男異性戀者進行了三種匿名的精神測試,並邀請到三位在當時非常具有權威性的三位獨立心理學專家對測試結果進行分析,三位專家的分析結果徹底顛覆了心理學界的「一般常識」。在隱去參與者的性傾向後,三位專家根本無法通過測試結果來判斷出同性戀和異性戀。這就是說,同性戀和異性戀的精神測試結果是一樣的,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結果一出,其中一位專家對結果表示質疑,堅持再次分析測試結果,但仍以失敗告終,他最終不得不承認他無法通過精神測試結果來判斷同性戀和異性戀。這項研究迅速引起了心理學專家的反思,他們也漸漸發現,真正的實驗對象或許不應該是同性戀,而應該是人們對同性戀的誤解和偏見。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