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外對話

面對缺水之患,中國何以解憂?

彭朝思:水或許將是中國能否如期實現民族復興的掣肘,將節水提上議程刻不容緩。這是中國面臨的一個難題:鈔票可以印,水資源卻不行。

改革開放如今已滿四十載,面對曾經僵化的制度,中國共產黨展現了自己的改革靈活性,成功地摸著石頭過了河。但今天的中國依然面臨著一個難題:鈔票可以印,水資源卻不行。

中國的水資源總量整體上是可觀的,人均水資源量超過2000立方米。這一數字不僅高於水資源緊張警戒線(1700立方米),也遠遠超出了水資源短缺(1000立方米)和嚴重短缺(500立方米)的警戒線,與英國大致相當。

問題在於中國80%的水資源都集中在南部,導致北部地區有8個省份嚴重缺水、4個缺水、另有2個(新疆和內蒙古)大部分地區為沙漠。這12個省份的農業、工業、發電量(煤電和核電都需要大量的水)以及人口分別佔全國總量的38%、46%、50%和41%。

中國領導人已經將京津冀地區的發展作為首要任務,但那裡1.12億居民可用的水資源還不及沙特阿拉伯。

那麼,中國應該如何應對這場水危機?

首先,政府需要承認這個問題的存在,並將其提升至政治議程的頂端。這場危機無法完全通過供給側措施來避免,即使聲勢浩大的南水北調工程的水全部調往京津冀地區,那裡的人均水資源量仍舊在嚴重缺水警戒線之下,更何況該工程還要為其他3個乾旱省份服務。

從俄羅斯和西藏調水也不現實,而且相關設施的建設將曠日持久。海水淡化技術仍有不足。該技術需要使用大量電力。如果新增電力來自煤電或核電,那麼發電又需要大量的水。

通過降低水污染來增加水供給的措施雖有助於緩解缺水問題,但這些措施一方面無法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另一方面也無法在較短的時間內有效地應對缺水問題。加強對水污染和土壤污染治理的投入,將有利於增加整體資源量。中國8.3%的水資源嚴重污染,甚至無法用於農業或工業用途;2014年,IV類(污染較重)和V類(嚴重污染)地下水占水資源總量的61.5%。

同時,指令和視察是黨中央落實強化政策的兩大手段:近來這兩方面都得到了極大的加強,但巡視員不可能無處不在。這種基本上屬於「自上而下」的做法效果有待觀察,新近成立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中國最高反腐機構)的工作決定著這種方式的成敗。

那能不能採取需求側措施減少用水量呢?

政府已經在討論要提高國內水價,但居民用水只佔全國總用水量的14%,而農業用水佔62%,工業或發電用水佔22%(其他用途佔2%)。上調價格很敏感:不論對於低收入的農民還是掙扎在生存線上的國有企業。但政府別無選擇。

此次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是否會讓水資源利用趨於合理,幫助應對水危機?

加強治理是一直以來亟需解決的問題:過去,用水決策分屬九個甚至更多部門的管轄。

此次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對機構改革做出統一部署:水污染問題如今由生態環境部負責;修改了水利部的職能範圍,包括併入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及其辦公室及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及其辦公室;自然資源部接管水利部的水資源調查和確權登記管理職責。

此次機構改革能否統一政策,減少用水需求,目前還未可知。面對早已顯現的缺水問題,政府必須要在農業、工業、發電、民用等相互競爭的用水需求之間做出艱難的選擇。習近平主席通過快速成立領導小組解決了一系列問題。奇怪的是,對於有可能引發嚴峻的經濟、社會、甚至是政治問題的缺水問題,卻還沒有組建相應的領導小組。

2005年,時任水利部部長汪恕誠曾說過,中國「要麼為每一滴水而戰,要麼滅亡。」而前總理溫家寶也曾表示,水資源短缺威脅著「中華民族的生存」。高層領導人已經充分認識到了水問題對於中國的重要性。而中國如何應對迫在眉睫的水危機,也必將對全世界局勢產生不可忽略的影響。

翻譯:金艷​

此文原載環境網站「中外對話」。FT中文網經「中外對話」授權轉載此文。中外對話(https://www.chinadialogue.net/)是一個致力於環境問題的中英雙語網站,總部位於倫敦,是一個獨立的非營利性組織。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