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航空業

中國航空公司全球高薪「挖」飛行員

中國航空業飛速發展,巨大的需求促使中國的航空公司提供優厚薪酬,全球招募飛行員,並在海外收購飛行學校。

中國的航空公司正在收購外國飛行學校,挖走飛行員,這加劇了本就嚴重的人才短缺,有可能會讓全球航空業陷入危機。

「在我們一生中,也很可能在整個歷史上,中國航空業的增長都是空前的。」香港航空業律師保羅•傑貝利(Paul Jebely)說,「訂購的飛機比能駕駛它們的飛行員還要多。」

飛行員的短缺導致航班取消、利潤受損,並使世界各地航空公司難以達成雄心勃勃的增長目標。

去年9月,由於飛行員短缺加劇了飛行員值勤班次的混亂,廉價航空公司瑞安航空(Ryanair)取消了2萬次航班。這迫使其改變長期以來的政策,承認工會,並同意新的薪酬協議——據這家公司稱,此舉將使其從2019年起每年多花費1億歐元(合1.2億美元)。阿聯酋航空(Emirates)是最新一家感受到飛行員爭奪戰影響的大型航空公司,由於短缺大約125名飛行員,這家中東航空公司本月取消了一些航班並停飛了一些飛機。

「我們有點缺飛行員,」阿聯酋航空的首席執行官蒂姆•克拉克(Tim Clark)在上個月有些輕描淡寫地說,他補充稱,中國的航空公司向飛行員提供了極具競爭力的薪酬方案,邀請他們前往上海或者北京工作。

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預測,到2022年,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最大的航空客運市場。

美國飛機製造商波音(Boeing)預測,從現在到2035年,中國將需要11萬名新飛行員,預計在未來20年中,中國的航空公司將購買7000架商用飛機。

去年中國的航空市場增長13%,旅客運輸量5.49億人次,是2010年旅客運輸量的2倍。驅動這一增長的因素包括中產階層擴大,中國的航空公司擴充航班路線,以及渴望吸引中國遊客的外國政府放寬簽證限制。

在2011年至2017年間,在華工作的機長和副駕駛數量幾乎增長了一倍。近幾個月,中國的主要航空公司——中國東方航空(China Eastern Airlines)、中國南方航空(China Southern Airlines)、中國國際航空(Air China)——都加大了招聘力度,並正在擴大海外培訓的規模。

幫助中國的航空公司招募外籍飛行員的Wasinc International的總裁戴夫•羅斯(Dave Ross)說:「中國的航空公司已經大幅提高薪酬。」羅斯表示,從中美洲或者拉丁美洲、以及歐洲的一些地方來華工作的飛行員或許能拿到原來薪酬的4倍。

羅斯說,過去10年中,中國給外籍飛行員提供的起薪已經從月薪1萬美元上升至每月2.6萬美元,這些薪酬是免稅的,並且還在上升。

「一些中國的航空公司現在提供免稅的薪酬方案,可能達到西方航空公司的2倍,」澳大利亞和國際飛行員協會(AIPA)的主席默里•巴特(Murray Butt)說。

印度飛速發展的航空客運業給全球飛行員的短缺帶來了更大的壓力。自千禧年以後,其旅客運輸量一直以約16%的年均增速增長。

過去幾年,隨著旅客運輸量的快速增長,印度的航空公司一直通過日益優厚的薪酬合同,從軍隊、國外和它們的競爭對手那裡挖飛行員。它們還使飛行員更加難以離職,強制要求機長提前一年告知離職意向。

「航空公司一直在相互挖人,這一舉措就是為了阻止一些挖人。」一名飛行員在談到提前一年告知離職意向的規定時說,「但就飛行員個人來說,這簡直是無法忍受。」

中國的航空公司為飛行學員支付學費,目前正加大力度培養更多本土人才。但中國只有22所飛行學校,中國對國內空域使用的限制也使中國的航空公司日益把目光投向海外,與外國的飛行學校合作。

去年,中國的5053名飛行學員幾乎有一半是在國外受訓的,這給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的飛行學校及其所有者帶來了一項蓬勃發展的業務。

「中國的企業正在從澳大利亞到美國、從菲律賓到加拿大等地瘋狂收購海外飛行學校。」傑貝利說,「那裡有很多非常開心的飛行學校所有者,他們已經變現,其中一些還拿到了高昂的溢價。」

坐落在墨爾本穆拉賓機場(Moorabbin)的CAE Oxford飛行學校嶄新的辦公室和最近購置的塞斯納(Cessna)飛機,凸顯出中國的資金是如何改變澳大利亞的飛行學校行業的。

「現在我們大約有一半的學員是中國學員——這意味著我們可以投資飛機和設施,正如你在這裡看到的,」CAE Oxford的總經理邁克•德林考爾(Mike Drinkall)說。CAE Oxford在全球各地運營逾50所飛行學校。

中國東航在2014年收購了CAE澳大利亞飛行學校一半的股份。今年,中國東航在這個飛行學校培訓150名飛行員,並計劃在對在建的設施投資5000萬美元後,將培訓人數提高一倍。

中國的飛行學員湧入澳大利亞,而同時取得商業飛行執照的當地學員的人數降低了25%——這引起了澳大利亞的航空公司的憂慮。

「每個地方都缺飛行員。我們很幸運,因為我們處於食物鏈的頂端。」澳洲航空(Qantas)的首席執行官艾倫•喬伊斯(Alan Joyce)說,「但我們現在擔心的是,我們正從軍隊和通用航空業招募飛行員,我們不能一直這樣,否則生態系統將無法存續。」

澳洲航空表示,明年將開辦澳大利亞最大的飛行學校,一年培訓500名飛行員。學校將招收澳大利亞籍學員,也招收外國學員——包括中國學員——因為澳洲航空希望利用世界上發展最迅猛的航空市場賺取收益。

「考慮到我們的品牌聲譽,這本身可能會成為一門不錯的生意,」喬伊斯說。

Nicolle Liu香港、基蘭•斯泰西(Kiran Stacey)新德里補充報導

一個中國飛行學員在墨爾本的日子:新鮮空氣、陽光和英語課

中國的航空公司每年派2500名飛行學員前往海外受訓,以滿足對飛行員飛速增長的需求。宋博(音譯)就是其中的一員。

這名22歲的山東青年目前在CAE Oxford墨爾本飛行學校學習,這裡聚集了150名中國東航派遣的飛行學員。

「你知道,在中國,我們需要越來越多的飛行員,但我們的空域不夠,飛行學校也不夠。因此我們必須來這裡,」他說。

宋博正在接受培訓,目的是取得澳大利亞民航安全局(Civil Aviation Safety Authority)頒發的商業飛行執照。他將在澳大利亞待20個月,完成200到250個小時的飛行,同時還要上英語課。

「英語真的很重要。我們需要與教練溝通,與塔台溝通,」他說。

在取得商業飛行執照之後,一些學員還會接受額外的高級培訓。如果成功,這些學員將會畢業,並加入中國東航——中國最大的航空公司之一。

「我想每個飛行員都想當機長。也許當我完成訓練以後,我能夠駕駛大飛機。那就太棒了,」宋博說。

在被問到他在中國的家鄉與墨爾本有什麼不同的時候,他回答:「這裡的生活非常的舒適。實際上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天氣和空氣。中國的空氣是受污染的,而墨爾本的天氣很好,新鮮的空氣也讓人陶醉。」

譯者/徐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