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FT社評:特朗普為何對中興案態度反轉?

美國總統不僅解除了對中興的限制,還希望該公司恢復元氣。這種不同尋常的反轉暴露了這位總統的兩大特質。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貿易政策是一種相當於經濟文盲的極端重商主義——肆意踐踏國際法,並威脅在所到之處摧毀供應鏈。但至少那是可以預見的。不僅如此,他的貿易政策還幾乎隨機地搖擺,今天的絕妙主意完全違背上周的堅定信念。

在退出伊朗核協議後不久,美國總統釋放信號,要對中興通訊(ZTE)網開一面——這家中國公司此前被禁止從美國公司採購重要部件。頒布禁令的原因是,調查結果顯示它非法向伊朗和朝鮮出售產品。

此舉不只令人驚訝(考慮到特朗普對中國製造商以及他們被指竊取美國就業和生產的敵意),它還與美國情報機構和執法部門很多高級官員的強烈看法直接抵觸:他們一再警告,中興的產品可能被用來對美國用戶進行間諜活動,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顯然,特朗普在不到一周時間裡忘記了,懲罰與伊朗做生意的公司是美國當前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標之一。貿易和安全利益相衝突很普遍。比較罕見的是看到美國總統突然逆轉實行多年的美國既定政策,實施一項既損害貿易又損害安全利益的決定。

特朗普不同尋常的反轉——他不僅解除了對中興的限制,還積極希望該公司恢復元氣——似乎完全是因為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溝通(在一個中國代表團赴華盛頓就貿易問題進行磋商之前)。

在該背景下,此舉充分暴露了特朗普作為總統的兩大弱點。首先,他沉溺於一時衝動地與其他強勢領導人撮合交易,而幾乎不考慮後果——對他所追求的目標的後果,以及對美國其他利益的後果。其次,他蔑視政府的正常職能,尤其是在美國複雜而多層面的行政當局內部煞費苦心地制定政策的跨部門流程。

對中興的限制——一度使該公司瀕臨崩潰——並不是武斷行使權力。這些限制措施是正當程序的結果,此前有證據顯示,該公司違反了在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時期與美國司法部達成的協議條款。當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在4月宣布該禁令時,他稱該公司的行為「極其惡劣」和「不容忽視」。但這一堅定的評判顯然敵不過反覆無常的總統接到的未知提議。

使這一切更糟糕的是特朗普的成見的狹隘性:他念念不忘美國對華商品貿易逆差,並似乎認為這個逆差可以通過貿易政策來輕鬆操縱,而不會在其他地方製造失衡。如果特朗普為了習近平提出的某些短期噱頭(比如命令中國國企購買更多美國出口商品)而輕易在美國國家安全的一個嚴重威脅上妥協,那將是他有史以來達成的最糟糕的交易之一。

特朗普完全有可能在反轉之後很快再次反轉,特別是如果他沒能在貿易上從習近平得到他想要的東西。與此同時,這件事是更多證據(如果還需要更多證據的話),證明他的白宮極度缺乏成熟的政策制定。

譯者/馬柯斯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