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美貿易戰

「特里芬」難題的三個偽命題

陳建奇、張原:如何從深層次理解美元國際地位與「特里芬」難題,是理解美元命運的關鍵,也是理解當前中美貿易失衡的重要內容。

今年以來,中美經貿摩擦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特朗普單邊挑起貿易保護主義,直接原因是中美貨物貿易不平衡,但中美在經濟發展階段、產業結構及比較優勢等方面互補性大於競爭性,中美貿易失衡有其內在的客觀性,外部失衡在全球價值鏈的背景下日趨複雜,不能簡單將外部失衡歸結於雙邊的問題。

對此,有不少評論認為,美國貿易失衡是必然的,因為美元國際地位的維持客觀上要求美國貿易逆差以源源不斷輸出美元,否則全球經濟就將面臨美元荒的問題,這就是熱議的「特里芬」難題的翻版。然而,如何從深層次理解美元國際地位與「特里芬」難題,這是理解美元命運的關鍵,也是理解當前中美貿易失衡的重要內容,特別是人民幣未來也希望國際化,如果這個所謂的難題無法破解,那麼人民幣國際化的出路何在?本文將著力討論上述問題,避免對相關問題出現戰略誤判。

偽命題一:將貿易逆差歸咎於「特里芬」難題

「特里芬」難題的分析,必須追溯到理論觀點提出的背景及原始闡述,而不能道聽途說。「特里芬」難題的觀點是1959年特里芬(Triffin)在華盛頓第87屆國會經濟聯合委員會發表演講時提出來的,他指出,作為儲備貨幣發行國,只有當美國向海外投放的美元數量超過其經常帳戶順差部分,才能避免國際流動性短缺。然而,美國經不起自身凈儲備地位無盡頭的退化,如果持續發展下去,其他國家的美元外匯儲備必然超過美國黃金儲備,促使外國對美元的信心下降,其他國家將要求把大量美元兌換為黃金,此時美國就會面對艱難的調整。但是,美國無論採用什麼樣的政策去重新調整其國際收支和抑制黃金外流,一旦成功,不可避免的是它對解決國際流動性問題的貢獻從此終止。另一方面,如果失敗了,那麼就促使外國要求大規模地清償它們所擁有的未兌換的美元儲備資產,可能觸發一場國際金融恐慌。阿爾曼(Altman)在1961年首次將上述觀點稱為「特里芬」難題。

特里芬提出「特里芬」難題有兩個重要背景,一是美元與黃金掛鉤。美元穩定性取決於美國國內黃金儲備是否滿足美元與黃金的兌換需求。二是美國貿易順差而不是逆差,在此情形下美國需要資本輸出才能滿足全球對美元流動性的需求。這與當下討論的中美貿易失衡問題是存在巨大差異的。一方面,美國當前出現巨大的貿易逆差,有不少專家將這種現象歸咎為「特里芬」難題,但「特里芬」難題並沒有說美國需要貿易逆差才能支撐美元國際貨幣的地位,「特里芬」難題提出時美國是貿易順差,在此背景下美國也沒有出現美元荒的問題,表明貿易逆差不是支撐美元國際貨幣地位的必要條件,「特里芬」難題與貿易逆差是兩碼事。

另一方面,特里芬提出「特里芬」難題時給出了美國在貿易順差情況下如何維持美元國際貨幣地位的方法,即美國當時通過資本輸出來解決世界對美元的需求,由此解決美元荒的問題。結合美國二戰以後的實踐來看,美國確實採取了多種輸出美元資本的方法來確保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首先,二戰以後美國實施「馬歇爾」計劃,輸出美元是該計劃的重要戰略目標之一,即援助歐洲解決美國產能過剩問題、構建美歐同盟及輸出美元構成了「馬歇爾」計劃的三大目標。「馬歇爾」計劃總共輸出美元130億美元,這相當於美國當時國內黃金儲備價值的50%以上,超過了美國1950年的出口總額,極大緩解了全球美元荒的問題。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