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大學

北大校長道歉啟示錄

王軍:此事牽扯出兩個更廣泛的話題——中國如何建立一種道歉乃至引咎辭職的文化,面對社會輿論危機時如何公關。

近日,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因讀錯「鴻鵠」音而道歉的消息在網上熱傳。各種議論甚囂塵上,從中我們能得到什麼啟示呢?

應該說,北大校長主動認錯的舉動值得鼓勵,勇氣也可嘉。不過,道歉要讓人接受,要有效果,卻並不容易,因為道歉的預期效果並不由道歉者設定,僅有誠懇是遠遠不夠的。在公開道歉的場合,因有了危機公關的屬性,更需小心處置。否則,不僅無法取得相關方面的諒解,反而可能令事態擴大,越抹越黑,甚至鬧到難以收場的地步。

這一事件之所以引發社會熱議甚至出現「死磕派」,除去北大校長這一光環之外,還有就是這事發生在北大120校慶慶典暨「五四」青年節紀念這樣一個特殊又重要的場合。正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北大校長念錯字的消息迅速在網路上傳播開來。

在道歉信發出之後,並未起到平息社會輿論的效果,新的更多的質疑又產生了,公眾意見進一步分化、對立。不少人對這份稍顯冗長且不得要領的道歉信有各種各樣的解讀,許多人並不買帳。雖然道歉獲得了一些人的同情,但與想要的諒解相去甚遠。

這封道歉信大致包括了三層意思:一是校長個人的「文字功底的確不好」;二,究其原因,是被「文革」耽誤了;三,再次重申「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反而會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能夠讓我們走向未來的,是堅定的信心、直面現實的勇氣和直面未來的行動」。

在筆者看來,上述第一點屬於擺事實,多數人並無異議;第二點,也就是給出的原因,也可勉強接受。之所以「勉強」,是因為如果按照科學思維,我們只要找出一位與林校長同時代且文字功底不受「文革」影響的人即可推翻這一原因。雖說「文革」影響了無數中國人,在需要讀書的時代無書可讀,但要找出身邊文字功力好的人並不難。一句話,無論身處什麼時代,文字水平的高低關鍵還在個人,這也符合馬克思主義關於內外因關係的表述。

引發爭議最多的還是第三點。請注意,這段文字在最初的演講稿中出現過,現作為道歉信的最後一段又被強調,足見這段話在校長眼中的分量和意義。

如果讀錯字是人人都可能犯的毛病,無需過度解讀的話,那麼,正是上面這段似有勵志但又破綻醒目的主張引發了讀者的強烈反彈,遠超之前一個單純錯別字所引發的聯想。

這段包含完整意思的話,不僅愧對北大老校長蔡元培先生倡導的現代大學「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也直接違背了科學精神,秒殺了人類創造性活動的一般規律。在此,我想藉助英國文學名著《簡•愛》中羅切斯特先生的邏輯:如果不要質疑,不用思想,要我們肩膀上的「玩意」即腦袋做什麼?

在人類的創造性活動中,一般都會遵循先質疑、懷疑,再思想的過程,進而在此基礎上提出問題並設法解決問題。科學家愛因斯坦曾有論斷:「提出一個問題往往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因為解決問題也許僅是一個數學上或實驗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問題,卻需要有創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標誌著科學的真正進步。」由此可見,作為科學研究的原點,質疑的價值和重要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