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內涵段子

生活本是五花八門的俗

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沒有哪個社會只存在一種品味,只認同一種產品,只允許統一的娛樂模式,只肯定一種生活方式。

沒有哪個社會只肯定一種生活方式

柴米油鹽醬醋茶,吃飯睡覺和拉撒,喜怒哀樂尋常事,出遊娛樂也觀花。大千世界,平凡人生,本是日常瑣碎的世俗生活,談不上低俗與高尚之別。你喜歡古典名曲、高雅歌劇、傳統戲劇…… 我喜歡搖滾、Rap、相聲、段子、抖音…… 也有人喜歡「五個一」、「精品工程」、「重大項目」…… 花團錦簇,紛繁多彩,千姿百態,千奇百怪,不是挺好嗎?憑什麼斷定你喜歡的高尚我喜歡的就低俗?你喜歡的健康我喜歡的就不健康?你喜歡的積極向上我喜歡的就消極低迷?又有誰能做出這樣的判斷?那些指責不同娛樂方式的「高尚」人們可以先想一下:你爹你媽若不低俗,你是哪來的?

法國著名社會理論家皮埃爾•布迪厄曾經專門研究法國社會中人們對於飲食、藝術表演、文化消費等的習慣偏好。他指出,種類繁多的消費者興趣是「一個自我呈現模式的有趣指標」,是個人「炫耀」一種生活風格的方式。人們因不斷分化的社會地位而產生「最顯著的」階層區別和偏好,因而喜好也成為社會分層指標,因為這些消費習慣、審美標準似乎對應於個人在社會中的位置。布迪厄在他那本聞名遐邇的《區隔:品味判斷的社會批判》中說:「在平日的各種選擇,例如傢具、服裝,或煮食,這特別揭示了深植人心和長期維持的偏好,使得每個派別都必須具有自己的藝術家和哲學家、報紙和評論家,就好比它有自己的美髮師、室內設計師,或裁縫師。」

布迪厄的研究至少能告訴我們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道理:沒有哪個社會只存在一種品味,只認同一種產品,只允許統一的娛樂模式,只肯定一種生活方式。即使在當年全國山河一片紅的情境中,人們也還有對綠水青山春花秋月的讚美;即使在全國服裝只有藍、灰、軍綠等主要色調時,愛美的人們也會在領口(甚至用假領)、袖邊、紗巾、頭繩上露出春色。愛美之心是人皆有之,世俗生活是人皆離不了的。

因而不難理解,以正式權力方式禁止某種娛樂方式、封閉某種新媒體表達,為何會引起強烈反響。這不是動了誰的奶酪,不是撫了誰的逆鱗,而是干預了千百萬人而且是最富生機的青年人的生活方式,禁止了人們自主的選擇,剝奪了人之為人的尊嚴。

保衛五花八門的生活方式的抗爭也是五花八門的

「內涵段子」本是包括各類短視頻、圖片、段子、音樂、遊戲、評論等多主題多體裁的幽默娛樂社交平台,創辦於2012年,據說至今已有超過2億人登錄、活躍者超過2000萬之眾。「段友」是其參與者自稱,以典型的互聯網方式形成的社區及其社區文化,有聯絡「暗號」,「車貼」,也有線下聚會、活動和不少公益行動,如走訪敬老院、給貧困地區的孩子送學習用品和衣物、扶助有困難者等等。

2018年4月10日廣電總局以「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為由下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和公眾號,並全面清理類似視聽節目產品。就此,其創始人CEO張一鳴發出公開信致歉:我深刻反思,公司目前存在問題的深層次原因是:「四個意識」淡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缺失、輿論導向存在偏差。一直以來,我們過分強調技術的作用,卻沒有意識到,技術必須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引導,傳播正能量,符合時代要求,尊重公序良俗。進而張一鳴也把加強黨建工作、加強和「權威媒體」的合作、將履行社會責任列入業務考核範圍列入了整改範圍,並將不斷強化人工運營和審核,將現有6000人的運營審核隊伍,擴大到10000人,同時成立委員會全面清查旗下產品的問題,向監管部門定期彙報。

關停清理事件引起廣大「段友」強烈反應,北京和各地發生了一些抗議表達活動。段子時代的表達方式也是多樣和出人意料的,源自於「段友」們平時的交往方式:汽車出行,鳴笛「嘀—,嘀嘀」;聯絡對答:「A天王蓋地虎,B小雞炖蘑菇」;「A春風吹楊柳,B敢問是段友?」「A啤酒小龍蝦,B段友是一家」;「饅頭,嗷~」;同唱一首《在人間》……

段友們的表達讓我們再次看到互聯網時代「隱藏的文本」的功效。美國著名政治人類學家詹姆斯•斯科特在對東南亞農民的反抗實踐進行民族誌調查研究的基礎上,提出了「弱者的武器」(weapons of the weak)和「隱藏的文本」(hidden transcript)這兩個重要概念,用以解釋底層群體生存與反抗的邏輯,為人們提供了理解非政治的政治之灼見。「隱藏的文本」指的是相對於「公開的文本」(public transcript)而存在的、發生在後台的話語、姿態和實踐,它們避開掌權者直接的監視,抵觸或改變著「公開的文本」所表現的內容。它們是千百萬人生存智慧的重要部分,表現為一種在統治者背後說出的對於權力的批評。作為底層政治(infrapolitics)的「隱藏的文本」,有助於我們理解複雜情境中的權力關係和底層群體難以捉摸的政治行為。

「段友」不屬於底層群體(雖然面對支配性權力他們亦是弱者),而是以生長於數位化時代的年輕人為主體。他們對於互聯網技術的使用和相關理念達到其前輩無法完全理解更無法完全控制的程度。互聯網時代的新生代的表達不僅具有「隱藏的文本」的全部特徵,比如非組織化的共同行動,幾乎不需要事先的協調和計劃,而是利用心照不宣的理解和非正式的社會網絡,通常體現為一種個體的自助形式,避免直接地、象徵性地對抗權威,很好的匿名性;而且由於新技術的「玩法」使得其表達和行動具有出神入化、難以琢磨同時快樂無窮的效果。這一表達特點與他們的日常生活方式相融合,構成當今「草泥一族」與「河蟹一族」之間持續的複雜博弈的場域。

在不觸及法律限度、不對他人造成傷害的情境下,人們自主地選擇生活方式具有理所當然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經濟的增長、社會的發展和政治的進步給予人們更為廣闊的選擇空間。這是天道使然,人性使然。追求幸福和有尊嚴的生活是天賦的人之本性,這種人性的力量不可能永遠被阻擋。

「段子」之事表明,許多事件本無關政治,大多數人也並不關心政治,社會常態本是如此。但是,一旦人們的日常生活被強行介入,被強制干預,本不是政治的事情就免不了被政治化,不關心政治的人們也被捲入政治,因為是政治找上門來,所以人們除了面對別無選擇。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本文編輯郵箱 fang.wang@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