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國經濟

易綱:特殊的一個?

周浩:研究一個經濟學者數十年前的論文,多少有些刻舟求劍。世界在變,中國經濟在變,易綱也在求變,新行長也肯定會謹慎出招。

易綱當選中國央行行長,可能是本輪人事變動中的一個最讓市場吃驚的事件之一。與他的前任周小川相比,易綱在政治順位上排名並不高——他「僅僅」是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而周小川此前則擔任了全國政協副主席。即使與他的同屆相比,易綱也似乎沒有佔據上風,比如說銀保監首任主席兼央行黨委書記郭樹清是十九屆中央委員。

這樣的一種先天弱勢讓市場並沒有特別關注易綱當選央行行長的可能性。易綱的另一個「劣勢」則是他的海外留學和工作背景——他在美國取得了經濟學博士學位,並在印第安納大學獲得過終身教職。這讓他在中國高層官員中顯得有些與眾不同,也因為此,此前市場普遍認可的狀況是易綱仍將在央行發揮重要作用,但很難最終接任炙手可熱的央行行長之位。

於是,當易綱的正式任命被全國人大批準後,大家開始一遍遍地揣摩易綱任命背後的政策意圖。易綱近期的以及早期的著作也被不斷研究,市場總是希望能夠從一個人的歷史中找出現實的指導意義。

但研究一個經濟學者數十年前的論文,多少有些刻舟求劍。世界在變,中國經濟在變,易綱也在求變,我們只能夠從易綱的研究論文中看出,作為一個中國人,將西方經濟學與中國實際結合起來,是易綱研究工作中的重點。而事實上,這也是幾乎所有具有中國背景的經濟學者們都會做的一件事情。

易綱的特別之處,是他在90年代初期就回到了北大工作,同時他也保留著自己的中國國籍。這樣的「案例」在當時並不多見。回國的那一年是1994年,他與林毅夫等人創立了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這一年,他才36歲。

在當時的環境下,易綱代表著世界上最為領先的經濟學理論,直到今天,很多中國大學使用的貨幣銀行學的教科書,第一作者仍然是易綱。在某種程度上,他仍然代表著中國經濟學界的高峰,儘管對於經濟學本身來說可能意味著一種「固步自封」。

1997年,易綱進入央行工作,最早的職務是貨幣政策委員會的副秘書長,此後他開始逐步進入貨幣政策制訂的核心圈子。他從2003年開始擔任貨幣政策司司長,一年以後就被拔擢為行長助理, 2007年起擔任央行副行長,並從2009年開始兼任國家外管局局長。2014年起易綱開始擔任中央財經工作領導小組(在本次機構改革中改名為中央財經委員會)的辦公室副主任,而此時的辦公室主任是劉鶴。與易綱大約同一時期進入中財辦的官員包括現任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而他也在世界銀行任職5年,並於1998年回國。

從易綱和方星海兩人的簡歷中不難看出,中國的財經高層領導人中的選拔機制並非一成不變,即使海外學習和工作經驗會帶來一些視野上的優勢,但較為長期的國內工作經驗仍然是相當重要的,「久經考驗」在這個時候並不是一個空洞的標準。所以,易綱並不是特殊的一個。

從這個角度來理解中國貨幣政策的前景,我們可以想見,易綱行長仍然會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延續此前貨幣政策的方向,以服務於「去槓桿」的整體政策圖景,同時兼顧經濟增長和控制通脹這兩個基本需求。儘管其長期管理外匯工作的經驗則讓我們對於中國的外匯市場的雙向開放進程有所期待,但短期之內匯率政策仍會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中美貿易爭端前景的牽制。

無論如何,易綱的任命必然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對於市場來說,仍然需要保持耐心來觀察貨幣政策可能出現的新走向。貨幣政策往往需要見微知著,從事貨幣政策工作數十年之久的易綱行長也肯定深諳其中的道理。所以,微小的變化已經足以暗示政策取向,正因為此,新行長也肯定會謹慎出招。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本文編輯徐瑾jin.xu@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