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特朗普-金正恩會談與中美朝三方利益互動思考

劉鳴:單靠美朝兩家談能否最終實現目標,美朝都沒有把握,而且最終解決方案必然需要其他國家的同意、配合、支持。

因此中國接受由美朝先談、主談是符合這個議題的利益/權力組合的複合結構的。與此同時,這個結構中的權力經緯關係又是嚴重不對稱的,特別是美朝之間,它們兩家想自己獨立解決,根本做不到,加上它們之間差異極大的政治制度、地區戰略目標、對對方地位的認知、談判獲取的利益,特別是兩方都有大量的不履行協議、背信棄義的記錄,所以,單靠它們兩家談能否最終實現目標,美朝都沒有把握。更重要的是,最終解決方案中的安排一定會涉及到多邊的利益、作用、經濟代價等因素,沒有這些國家同意、配合、支持,許多安排無法落實。

金正恩經過對其祖、父兩代的談判經歷總結,應該明白這一點。如果僅僅是想在困難時借用中國的力量,順利時候或不顧後果想追求單方面利益目標時又忽視中國,那這種中朝關係仍然是不能持續的,中國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牌。中朝不應該,也不可能再退回到冷戰時期的傳統友誼關係;但中朝兩國仍然有著重要的共同戰略利益與傳統情結,是一種穩定東北亞與朝鮮半島的共同承擔者,是一種特殊的、不對稱的戰略依賴關係。

今後無論是美朝談判,還是四方會談,抑或恢復六方會談,中國需要對美朝兩家明確表明其利益與堅持國際的道義責任。首先無核化的目標不能丟棄與擱置,要有嚴格的路線圖與核查機制;其次,無核化、中國的傳統影響與東北亞的力量均勢是中國處理朝鮮半島事務的三維利益,缺一不可;其三,根據美朝的利益進行分階段確定目標是必要的;其四,在無核化進程取得實質性進展之前,聯合國的制裁不能取消或放鬆執行;其五,未來的和平機制中國必須是當事者;其六,無核化推動過程中的義務、成本、利益美朝中韓需要有合理的比例承擔。

如果特朗普現在高估自己的力量,以為朝鮮已經在其最大施壓策略面前屈服了,可以通過美朝雙邊談判解決問題,勿需再更考慮中國影響與作用的因素了,顯然他太小覷中國與朝鮮了。在軟磨硬壓讓中國參與對朝制裁後,又想把中國的作用棄之若敝帚。屆時再遇到困難,再轉向中國,中國的熱情肯定不會很高。目前,特朗普政府在處理中美關係中已經超越歷任總統的劃定的規矩,為了其個人的政績,隨意打損害中國利益的牌,削弱了中美在朝鮮半島合作的戰略信任,這必然削弱其在即將舉行的金特會談中的地位。

(註:劉鳴,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