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朝鮮

特朗普-金正恩會談與中美朝三方利益互動思考

劉鳴:單靠美朝兩家談能否最終實現目標,美朝都沒有把握,而且最終解決方案必然需要其他國家的同意、配合、支持。

目前美國方面爭論的意見有:一種認為如果是「分階段與同步走」的方式就是重蹈過去失敗的覆轍,讓朝鮮爭取時間繼續秘密發展核導。因此,如果特朗普判斷朝鮮無法接受利比亞模式,美應該關閉對話大門,繼續極限施壓的策略,不排除最後軍事解決的手段;另一種意見則認為,無核化的難度要遠遠高於2007-2008年,美國應把優先重點轉到對美國安全構成直接威脅的朝鮮洲際導彈上,爭取進行控制與分解,與此同時,凍結朝鮮的所有核項目。作為交換,可以對朝鮮提出的安全與經濟上的要求以一定程度上的滿足。然後在雙方取得前期凍核、限導的進展與戰略信任基礎上,開始實行無核化。目前會談大門應該敞開,不能再讓朝鮮回到2016-2017年高強度進行核導試驗。

與此相關的是,兩位重量級的前高官分別撰文反對特金會談。美國前國防部長,中情局長帕內塔則認為,鑒於美國談判團隊未到位,談判準備工作嚴重不足,這次峰會不可能奠定解決問題的基礎,為避免這種外交災難,特朗普現有兩個選項:1. 僅僅確定一個為今後談判鋪墊的大框架協定,包括談判最終可能協議所涉及的具體問題及其時間與地點。2. 在任命談判者與談判無核化的一系列條件與要素明顯具備之前,暫時推遲峰會。他表示,成功的談判要時間,認真的準備,精心的策劃與盟國廣泛的磋商。

美國前代理助理國務卿,韓國學會會長里維爾也在文章中表示,金正恩提議同特朗普會談是舊瓶裝舊酒,想以馬拉松、複雜的會談來拖延問題的解決。如果特朗普在會談中接受這種安排,將正中金正恩下懷。而一旦會談沒有成功,又有可能陷入新的競爭狀態,朝向軍事解決方向發展。因此,與其導致這種結果,還不如暫停會談。

但考慮到特朗普即將面臨中期選舉,內有「俄羅斯門」的司法調查,外有中美貿易戰的挑戰,所以爭取與金正恩的會談取得一定進展,應該是特朗普所需要的階段性成果。這樣,一方面朝鮮承諾了無核化,並開始採取實質性的舉措,並通過繼續談判最終解決無核化;另一方面美國仍然繼續保持極限施壓的態勢。對於這種結果,特朗普可以自我表功為:朝鮮領導人在他壓力下已經決定採取無核化舉措,而美國沒有做出實質性讓步。

三、中國作用:一個不能高估,也不能或缺的關鍵弈棋手

無論是無核化,還是未來的和平機制,朝韓的合作,都離不開中國的作用。中國講無核化是美朝之間的事,顯然是不全面的,它當然是本地區的重要安全問題,它涉及到中國重要的安全利益,中國扮演所謂調停人角色削弱其作用與影響。

但中國長期以來對權力運用的自我固化意識與理念、中朝的不即不離的特殊關係、朝鮮發展核武器對美韓日構成的直接與首要威脅等因素,使得中國無法單槍獨馬沖在前面去壓服、說服朝鮮棄核。中國認識到解決問題的核心路徑在美朝優先談,特別是朝鮮太在意美國對其的認同,內心裡非常暗慕美國的權力與追求目標的直白風格。另外,它面對的是分裂的半島,一個由美國核武器保護與駐軍的韓國,一個決定朝鮮能否進入國際經濟機構,獲得各種發展的公共物品的超級大國。所以,如果要棄核,它當然要與美國先談。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