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中東

美國早已對中東說再見

盧斯:早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國公眾就對在中東做任何有風險的事情失去興趣,特朗普不過是這一點的縮影。

如果你想瞥一眼後美國世界,就看看敘利亞吧。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近日表示:「現在讓其他人來管敘利亞吧。」在上周的疑似化學武器攻擊事件後,他也許短暫改變了主意。但他的骰子已擲出去了。

六年前,他的前任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表示,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必須下台。如今,這個世界上最殘暴的獨裁者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安全。敘利亞的未來將由俄羅斯、伊朗和土耳其來決定。其中,俄羅斯和伊朗想讓這位敘利亞總統繼續掌權。無論特朗普如何看待這個地區——在極少數情況下,他不得不思考這個問題——他的想法都很可能在下周發生變化。即使如特朗普周三在Twitter上所說的那樣,美國的導彈「又好又新又『聰明』」,美國脫離中東的趨勢仍將重新開始。

特朗普是美國全球疲勞的癥狀,而非根源。美國在中東的關鍵轉折點出現在本世紀初的兩個時刻。第一個是,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嘗試撮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達成協議但未成功。如果達成協議,它將會消除阿拉伯人對美國的最大抱怨——以及該地區各國在國內實施壓制的最有力借口。在特朗普表示他將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之前,他可以像變戲法一樣撮合兩國達成協議的想法都是牽強的。現在,這個想法就是個笑話。

第二個是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襲擊。自那以來,美國的政策一直扭曲。敘利亞是它最血腥的產物。公平地說,特朗普對此幾乎沒有任何責任。美國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領導下做出的解散伊拉克軍隊和解僱薩達姆•侯賽因(Saddam Hussein)的政府工作人員的決定,給「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ISIS)的崛起打下了基礎。巴拉克•奧巴馬在2011年做出的從伊拉克撤軍的決定,給ISIS留下了可乘之機。他在2013年決定不針對阿薩德使用化學武器執行「紅線」政策,給了俄羅斯出手干預的機會。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迫不及待地填補了這一空缺。自那以來,美國一直是敘利亞局勢中的邊緣國家。美國再發射一波導彈幾乎不會改變什麼。

每一個錯誤都源於一個更早的錯誤。奧巴馬希望摒棄小布什把戰爭作為首選手段的做法。特朗普想要抹去奧巴馬所做的一切。結果是,美國再也不知道該扮演什麼角色。美國在中東地區既不支持推進民主,也不反對。特朗普是美國失去興趣的一個縮影。該地區局勢的參與國——甚至以色列——都在其他地方尋找可以填補空白的對象,這應該不足為奇。過去幾年裡,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在莫斯科的時間越來越多。

儘管特朗普對於接手的這個爛攤子並無過錯,但他把它變得更糟了。他在競選時贊成三個具體的中東政策。第一個是解決巴以問題,這是出於他對「交易的藝術」的自大,而不是對可能性的把握。他認為,他能在別人失敗的地方獲勝。第二個是退出奧巴馬達成的伊朗核協議,稱其為「有史以來最糟糕的協議」。此事可能會在下個月變成現實。特朗普的新任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甚至比他的老闆更強烈反對這項協議。第三個是「根除ISIS」,然後撤出敘利亞。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