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新零售

騰訊和阿里的新零售「代理人戰爭」

周掌柜:新零售本質是在線下零售「廢墟」上流量價值再造和零售系統上價值鏈再造,互聯網巨頭戰略競賽背後是新零售對於流量、認知和成本的再認識。

騰訊和阿里正在上演世界級的戰略競賽。

這場競賽的硝煙亂花漸欲迷人眼:4月2日上午,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宣布95億美金全資收購餓了嗎;4月4日,騰訊系的新銳幹將美團點評宣布27億美金全資收購摩拜。表面上看起來很像爭搶獵物,而明眼人清楚:一切商業強勢擴張的背後都是戰略級別的焦慮。

阿里焦慮什麼?形象的比喻,阿里的戰略思維很像中國圍棋,是基礎設施思維。通過構建圍繞交易的商業基礎設施,提供有競爭力的產品和服務,進而形成半壟斷式擁有定價權和支配權的商業帝國。阿里「生態」簡單說就是一種包圍,強大的基礎設施支撐和高效率生態協同都是阿里系的生命線,他們焦慮於「缺口」,收購餓了嗎正是要彌補新型服務和物流的戰略缺口。

騰訊焦慮什麼?形象的比喻,騰訊的戰略思維很像中國象棋,是流量增值思維。由於騰訊相對於阿里而言,無論是QQ還是微信的核心能力都是流量生態,這個生態在阿里的上游,更貼近用戶,所以騰訊更希望通過組合進攻的商業戰略對流量進行高質量變現,巨大的新增流量和創新的流量消費場景是騰訊系的戰略生命線,而馬化騰的焦慮或許在於流量的「用戶增量」和「價值增量」,通過美團收購摩拜也是延續一如既往的戰略夯實自身的流量霸主地位。

可見,騰訊的買買買都是圍繞「流量思維「的去中心化分發,推動支付、雲和廣告業務的落地,用擴張分攤流量獲取成本;阿里的買買買都是圍繞著構建中心化的變現,增強核心交易場景的壟斷力以及穩定性,用生態擴張分攤商家廣告投放成本。如果做一個延伸,在互聯網巨頭林立的大背景下,用「跳棋」而或「五子棋」還是其他思維能夠真正突破巨頭的天羅地網?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話題。本文,從以上戰略競爭的話題展開,在騰訊和阿里系戰略競爭的大背景下,聚焦兩者在「新零售」核心戰場的競賽,周掌柜諮詢團隊通過多個城市的實地調研和訪談,力求從中提煉出值得借鑒的大邏輯,以及新零售本質。

新零售競賽的大邏輯

如果說騰訊系和阿里系的戰略競爭充滿硝煙,在新零售核心戰場上則可以說「炮火連天」。

引入眼帘的首先是你爭我奪的公關戰:從2017年下半年開始,京東對阿里的絞殺式布局非常不安,作為反制措施,京東在媒體上表現出比較強的進攻性,劉強東的公關團隊似乎並不在乎「祭祖」或是「會見領導」這樣略顯粗淺的傳播,力求在勢能上給劉強東和京東做大格局的再定位。周掌柜諮詢駐歐洲合伙人宋欣的看法是:一方面京東和騰訊高層對於對抗阿里時間窗口做出了一個政治性判斷,也是對阿里長期強制二選一的一個回應;一方面也是騰訊系戰略延伸的需要,從馬化騰的高度看,遊戲行業很難支撐一個高科技公司基業長青,微信和QQ這樣的社交平台會周期性面臨創新挑戰,商業乃至電商是生生不息的流量入口。

具體到京東,這個危機感也來自於京東超市模式及重物流在運營中的高成本低毛利的摩檫力,這一點馬雲已經多次拍磚。也正是由於這個危機感,京東已經潛移默化的跟隨阿里做線下精品店的布局,以及讓多種類型的商家開店提供多元化服務,都是分攤自身成本的一種嘗試。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