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資管新規

從資管新規看中國金融監管脈絡

蘇培科:從國家金融安全角度看,將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首位毋庸置疑,但要避免損害投資者利益和傷害市場生態環境。

在3月28日下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設立上海金融法院的方案》、《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關於加強非金融企業投資金融機構監管的指導意見》三大金融監管文件。上述監管文件的頒布迅即引起了各界的高度關注,畢竟事關中國百兆元的大資管走向,於是各種解讀五花八門,讓人很難迅速了解未來的中國金融監管脈絡和資管走向。

如果仔細閱讀上述指導意見,會發現這次金融監管改革的力度和決心很大,勢在扭轉目前的金融亂象和不合理的金融格局,而且指導意見細緻入微,但又不乏頂層設計和組合拳。比如這次的金融體系重構和人事安排充分體現了統一監管的路線,郭樹清書記和易綱行長的雙頭機制又融合了央行與銀保監系統,雖然證監系統人事似乎沒有串聯至央行,但易綱行長在博鰲論壇的講話中明確提出了證券公司的開放,很顯然證券監管不可能孤立存在,未來「一行兩會」將在劉鶴副總理的領導下,實施真正的統一、混業監管,讓中國的金融監管不再「五龍治水」、監管打架、監管競賽、監管套利,當然也不排除在執行過程中走樣,但這次從體制、機制和監管法規上進行系統性改革,其決心可見一斑。

這次資管新規開宗明義就強調要堅持嚴控風險的底線思維,把防範和化解資產管理業務的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減少存量風險,嚴防增量風險,而不再糾結適用哪個上位法來界定此次新規的法律從屬關係,細緻的指導意見更像一部金融監管法,這可能也是市場爭議最大的部分,如果監管和法規面面俱到則很有可能會抑制金融創新,但如果太松又會縱容金融亂象和金融詐騙,如何平衡好二者的度將成至關重要。

從國家金融安全的角度來看,將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首位和定為核心監管目標沒有問題,自然要全力防範和守住底線,但要避免損害投資者利益和傷害市場生態環境。

以目前的金融監管為例,為了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急速去槓桿和全面穿透式監管讓市場流動性出現了蒸發,金融市場不但沒有快速穩定和安全,反而被釜底抽薪,市場流動性又缺乏補充機制,資金成本不但沒有降低反而因為供求關係改變而不斷抬高。因此,在嚴監管的情況下必須要注重市場流動性平衡和流動性供給,反而休克療法會加劇市場波動,畢竟危樓不是一天建成的,金融監管應該講求節奏和策略,避免金融監管本身製造系統性金融風險。

另外,我們要清楚金融監管的核心宗旨和核心目標究竟應該是什麼?金融監管究竟應該唯上是從還是唯下負責?究竟應該監管誰?

其實,以前中國證監會網站頂端的那句口號應該是監管工作的核心,「保護投資人權益特別是中小投資者權益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現在已經改了這句話,估計是沒有落實好重中之重的工作任務,再提這句口號有點不好意思,畢竟這些年的實際情況是中小投資者99%都成了韭菜,不但沒有被保護反而成了受傷害的對象,這也是中國股市信心不振的主要原因,顯然監管宗旨和目標偏離了。那麼,現在如果一味強化防範系統性風險,則法律框架與監管安排保護投資者的目的就會發生輕微改變,畢竟投資者的盈虧引不起系統性風浪,只有大的金融機構才是系統重要性組成,應該重點監管他們的行為,而不是重點保護他們和縱容他們將風險轉嫁給中小投資者,如此一來則會走偏。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