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國經濟

貿易戰背後的中美關係變局

沈建光:中美在「和」與「戰」之間各留一半的口風,也讓人越來越預期,這場高調的中美貿易戰最終全面開打的可能性有所降低。

自3月22日美國簽署301備忘錄觸發「中美貿易戰」迫近的擔憂以來,中國國內輿論對於貿易戰的討論不斷深入,討論範圍由起初最集中的「如何反擊貿易戰」到如今的「怎樣避免貿易戰」,經歷了一陣喧囂後的貿易戰激辯,似乎越來越趨於理性。與此同時,中美官方在「和」與「戰」之間各留一半的口風,也讓人越來越預期,這場高調的中美貿易戰最終全面開打的可能性有所降低,談判桌上緩釋矛盾是大概率事件。

更進一步,當前越來越多的關注轉向了探求中美貿易戰出現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更多的討論繞不開一個出現頻率較高的詞彙「修昔底德陷阱」。那麼,導致中美貿易衝突的背後邏輯究竟是什麼?修昔底德陷阱背景下的大國博弈,中國應如何應對?

貿易衝突折射中美關係的變局

在筆者看來,中美貿易戰折射的短期、中期、和長期的中美博弈可能均有不同。從短期來看,去年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再創新高,年底美國議會中期選舉,特朗普為贏得選民支持,兌現選舉承諾,以貿易戰要價,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是合理的解釋。

從中期來看,全球化使得美國製造業主尋求更廉價的勞動力,製造業的工廠逐漸遷出美國本土,向東亞轉移,美國製造業佔GDP比重二戰以來持續降低,美國製造就業人數連續50年下降。讓更多製造業企業迴流美國以帶動就業,是特朗普讓美國重振的希望所在。

而從長期來看,還有另外一種擔憂,就是中美貿易戰是美國對中國全面反制的開始,不僅在貿易領域,美國大打台灣牌、朝鮮牌,對華鷹派人士全面上位,《2018美國國防戰略報告》將中國定位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均說明其對華將展開全方位的強勢抑制。美國對華態度的重大轉變,一種更為深刻的認識是「修昔底德陷阱」的必然體現,即中美摩擦背後的實質是「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的傳統沖」,無關乎特朗普,甚至未來無論誰出任美國總統,緊張關係都將延續。

實際上,中美關係的微妙變化,並非始於特朗普上任後的中美貿易爭端。可以觀察到,近年來中美雙方在討論雙邊關係之際,常常從批評對方開始:美方抱怨人民幣匯率受到干預,政府對於企業在能源、土地等方面實施不公平的補貼,以及中國對智慧財產權保護不力;而中方則不滿於美方的管制高科技產品對華出口、對中國企業在美投資準入實施限制等問題。

基於此,筆者在2015年FT中文網專欄文章中《中國經濟「新常態」和外交「非常態」》便提到中美外交已進入「非常態」的觀點。即伴隨著中國綜合國力的顯著增強,中美未來不僅僅在傳統的安全領域,就連一向被視作中美利益交匯點的經濟領域,兩國摩擦也將持續上升。筆者在2016年FT中文網專欄《中美非常態下的合作之難》中已經預期當年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ED)和被寄予期待的中美BIT談判很難有進展。因此,從本質上看,今年中美貿易衝突亦是大國博弈下兩國摩擦升級的體現。

推動新一輪改革開放以應對

當然,非常態下,考慮到中美兩國已在地緣政治,意識形態,智慧財產權保護、網路安全等諸多領域有著很大分歧,當前美國越來越多的對華強硬人士上位,貿易戰黑雲壓境背景下,能否避開修昔底德陷阱越加值得警惕。在筆者看來,對待矛盾升級,中國目前採取的最佳應對方式仍不是直接對抗,而是管控分歧。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