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中美貿易戰

中美貿易戰,誰的代價更大?

如果開打貿易戰,身為逆差國的美國按說更有利,但以白宮迄今採取的行動來看,特朗普似乎不懂得如何發揮自己的優勢。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推特(Twitter)上宣稱美國「很容易打贏」一場貿易戰,這招來了嘲諷。但經濟學家們表示,在貿易戰中逆差國比順差國更有優勢的說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貿易順差幫助擴大中國的經濟規模,而凈進口則壓低了美國的增長。經濟學家表示,從這個角度來看,特朗普的說法是正確的——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相比,他更不擔心兩國貿易額減少。

然而,白宮迄今為止採取的行動,幾乎沒有任何理由讓人相信特朗普和他的顧問們明白如何發揮自己的優勢。

「在原則上,經濟多元化的逆差國在貿易戰中應該會贏,而順差國總會輸。所以這真的不是勢均力敵的戰鬥。」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表示。

「這並不是說逆差國不會把事情搞砸,而且不幸的是,美國正在採取的措施並不能真正解決逆差問題。」

要理解順差國通常更不利的原因,就不能再把關注點放在大豆或鋼鐵等特定產品上,而要理解造成貿易順差和逆差的宏觀經濟因素。

根據一個基本經濟原理,出口和進口之間的差額與國民儲蓄和投資之間的差額是相對應的。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後一種平衡更為重要:儲蓄與投資之差決定了貿易平衡狀況,而不是相反。

按照這種觀點,具體的貿易政策措施通常會讓人分散注意力。鋼鐵關稅將減少鋼鐵進口,但如果儲蓄-投資平衡無法調整,其他進口將相應增加,從而導致整體貿易平衡保持不變。

對美國而言,縮小貿易逆差需要提高儲蓄相對於投資的水平。旨在增加美國儲蓄的財政政策將有所幫助,不過,最近以赤字融資的減稅和增支措施是在朝相反的方向用力。

「關稅不會對一個國家的總體貿易平衡產生多大影響。只要美國國內需求在增長,而經濟接近於完全耗盡產能,我們就會從某個國家那裡進口,」曾任美國財政部中國事務高級協調員、現擔任資產管理公司TCW Group負責新興市場主權研究的常務董事的洛文傑(David Loevinger)說,「這就像是一個裝了水的氣球。如果壓住一端,水就會流向別處。」

除財政政策之外,美國還能限制中國和其他盈餘國家通過購買美國國債等美元資產為美國赤字融資的能力。

而如果實施資本管制,將意味著從根本上背棄美國對金融開放和資本自由流動的承諾,這種承諾是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支柱。然而,很少有跡象表明特朗普或他的顧問們在乎這些東西,何況如今以加里•科恩(Gary Cohn)為首的全球主義者已被解僱。

以這種方式來打貿易戰會對中國造成很大痛苦,並給美國帶來一些好處。

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駐上海的高級中國經濟學家李偉估計,美中爆發大範圍的貿易戰將使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降低1.3%至3.2%,後一個估計值是針對美國禁止進口所有中國產品的極端情況而言。對美國而言,GDP增速將降低0.2%至0.9%。

若想舉出一個如何利用資本管制來打貿易戰的例子,我們只需要看看本世紀頭十年里的中國就行了。

中國外匯管制的目的是限制資本外逃,而同時中國的股市和債市對外資的開放程度越來越高。但當中國的盈餘在10年前達到峰值時——經常項目盈餘在2007年達到10%左右,到2017年下降至1.4%——中國阻止了資金流入國內金融市場。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