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非洲

美國將非洲戰略機遇讓給中國

特朗普威脅要將美國對非援助預算下調30%,進一步加快了美國從非洲脫身的步伐,但也為中國擴大對非洲的影響力留下更多空間。

從南中國海到中東,美國正不斷失去其作為無可匹敵的超級大國的地位。這種影響力的喪失最明顯不過的地方之一就是非洲了——北京在非洲嗅到了戰略機遇,而華盛頓在非洲眼中越來越像一個反覆無常、甚至缺席的盟友。

如果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政策有一個鏡像,那麼你將在這個全世界最貧窮的大洲找到它。你可以稱之為「非洲最後」(Africa Last)。

非洲領導人對美國的撒手不管基本表現得若無其事。他們沒理睬特朗普粗魯的言論以及他生造了第55個非洲國家「Nambia」。對特朗普的怠慢——比如去年在漢堡20國集團(G20)會議上特朗普退出非洲工作會議——他們視而不見。但他們無法不注意到華盛頓原本的非洲戰略不見了,只剩下一個非洲形狀的破洞。

莫•易卜拉欣(Mo Ibrahim)是蘇丹一位電信億萬富翁,他支持改善治理。易卜拉欣表示美國已經失去了「作為自由主義世界的領導者和國際秩序的支柱」的權威性。就像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最近在津巴布韋被趕下台所證明的,獨裁者在非洲日益受到孤立。但易卜拉欣表示,非洲領導人感到美國對非洲民主的承諾越來越無力,特朗普對強人的明顯讚賞還為那些依然在位的非洲獨裁者壯了膽。

美國在非洲的影響力下降並非始於特朗普上任。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儘管祖籍肯尼亞,但其對非洲的承諾與小布什(George W Bush)相比要遜色不少——小布什對非洲事業的貢獻(尤其是在愛滋病防治方面)令他在非洲成了一位英雄。

然而,就人們的感覺而言,美國從非洲大陸脫身的速度加快了。特朗普威脅要將美國的援助預算下調30%,這意味着美國對如下這項數十年來得到兩黨一致支持的議程的承諾大幅減弱:促進人類健康和減少貧困。

前美國駐尼日利亞大使約翰•坎貝爾(John Campbell)表示:「沒有高層政策,至少我沒發現。」

此事為何重要?非洲僅佔全球貿易的3%,而且美國與非洲之間沒有多少殖民時代留下的紐帶——這種紐帶讓英國、法國、葡萄牙和比利時在非洲依然留有商業和外交利益。美國與非洲的商業關係幾乎完全局限於資源開採方面。像雪佛龍(Chevron)和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美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曾執掌的企業——這樣的石油巨頭是最大的投資者。通用電氣(GE)、谷歌(Google)和花旗集團(Citigroup)等公司是少有的幾家投資了非洲的非資源型美國企業——非洲雖然貧窮,卻擁有多個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

看重非洲,還有一些商業以外的原因。到2050年,非洲人口數量將翻一番,達到20億以上,到本世紀末可能還要再翻一番。存在這樣的危險:非洲將有大量躁動不安的無業城市青年,他們可能會加入不斷壯大的移民大軍湧向歐洲,或易於變得激進。

隨着美國勢力消減,中國勢力漸長。從公路、鐵路、電信、基礎設施到吉布提海軍基地,中國的身影無處不在。在聯合國安理會(UN Security Council)五個常任理事國中,中國的駐非維和人員最多。當津巴布韋的軍方將領們準備把穆加貝趕下台時,他們首先知會的是北京、而不是華盛頓。

今年初有人指控北京方面一直在監聽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位於亞的斯亞貝巴的總部大樓,那座造價2億美元的大樓是北京方面援建的。非洲方面的含混回應暗示朋友之間沒有秘密。

非洲聯盟主席、盧旺達總統保羅•卡加梅(Paul Kagame)對記者表示:「我不認為這裡(非盟總部)有什麼事情是我們不想讓人們知道的。」他的意思似乎是,至少中國人在聽。

譯者/何黎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