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以色列

巴以衝突陰霾下,誰在投資以色列?

崔瑩:以色列BS基建公司商業發展部經理莫斯科維茨告訴我,最近幾年,他們公司和中國企業的生意往來越來越多。

1月中下旬,巴以衝突繼續撲朔迷離之際,我在以色列採訪遊歷兩周,感受被危機籠罩的以色列人的生活,以及最近些年,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日益緊密的中以關係。

支持「兩國方案」的人似乎少了

在以色列,隨處可見真槍荷彈的士兵和特警。耶路撒冷的公交車上,我旁邊站着背着長槍的士兵,不過,他和普通乘客沒有區別,也要接受檢票。他戴着耳機,似乎在聽歌。在前往以色列第三大城市海法的長途大巴上,我身後坐着兩位持槍的士兵,他們並非正襟危坐,而是東倒西歪,睡著了的樣子。為能夠及時應對自殺式襲擊,以色列法律要求所有現役士兵在沒執行任務時也要槍不離身。在耶路撒冷老城區,我看到溫和的士兵們正熱情地和中國遊客合影。後來,再見到士兵和槍,我幾乎已經無感了。

1月23日上午,在耶路撒冷著名景區「哭牆」及其周圍,我遇到眾多士兵,而且原本向遊客開放的聖殿山也臨時關閉。一打聽才知道,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到訪耶路撒冷,此時正在觸摸哭牆禱告。之前,因美國總統特朗普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決定將美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導致巴以問題更加複雜化。據說,彭斯這次來訪是為了緩和中東矛盾。

幾天後,當我帶着這個疑問採訪諾貝爾文學獎的熱門人選之一、以色列著名作家大衛•格羅斯曼時,他告訴我,「這個傢伙就是個佈道者,他喜歡猶太人,因為猶太人對他有用。他認為有世界末日,到時,猶太人會承認自己的過錯,都成為基督教徒,之後,耶穌會二次到來等……我是無神論者,我不認為他的觀點有助於緩解巴以衝突。並且,他也無法充當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仲裁者。」

巴以和談進入僵局已有3、4年時間,格羅斯曼表示,最近幾年,以色列一直在向右轉,左翼要求和平的呼聲幾乎消失,他解釋:「以色列是中東的一個小國家,很脆弱,也正是由於這一點,人們的焦慮和恐懼很容易被引發。」

我在特拉維夫本古里安機場大廳看到了長達幾百米的紀念「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運動120周年彙報展,展覽主題是「猶太復國主義是崇高的理想」(Zionism is an an infinite ideal)。這讓我想起在耶路撒冷所住Air B&B主人埃里克的經歷。上世紀90年代,蘇聯排猶,蘇聯經濟每況愈下,為了更好的生活,猶太裔的埃里克帶着母親從俄羅斯移民到以色列。埃里克表明自己是猶太人,但並非猶太復國主義者,他並不支持其中的一些意識形態,他希望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能夠和平共處。

格羅斯曼一直關注巴以關係、日益升級的中東矛盾等問題,他主張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做出讓步,才能實現和平。他支持「兩國方案」,即建立一個以色列,一個巴勒斯坦,兩國並存,他希望「兩國有友好的關係,共同的興趣,兩國人一起做生意,建立聯合大學,一起研究衝突的起源,一起舉辦文學節等。」但他對此並不樂觀,「這個夢想很簡單,卻很難實現。因為,強大的暴力已經令很多以色列人難以擺脫恐懼,惡性循環很難被打破。」

2個月前,由特拉維夫大學塔米•斯坦梅茲和平研究中心和巴勒斯坦政策調查研究中心聯合發起的調查顯示,46%的巴勒斯坦人和46%的以色列猶太人支持「兩國方案」,以及40%的巴勒斯坦人和35%的以色列猶太人支持以和平方式解決巴以衝突。較之前一年,這幾個數據都有所下降。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