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航天

探索太空不再是政府的專屬

阿胡賈:獵鷹重型火箭的成功發射,不僅使太空探索具備了商業可行性,也讓這項事業不再是政府的專屬。

如果要找一個最恰當的詞來形容它,那就是彈道芭蕾。最近,全世界最強大的火箭從位於佛羅里達州的發射台穿入平流層。不僅其載荷在發射後安然無恙,而且兩側捆綁的兩個助推器隨後完全同步地順利落回發射區域。

由SpaceX公司打造的獵鷹重型(Falcon Heavy)火箭精彩的首次亮相,可能為可重複使用的火箭飛向外層空間奠定了基礎,使得宇宙探索具備了商業可行性。但它也將曾經由政府壟斷的對無垠太空的掌控權分給了私營部門。SpaceX是埃隆•馬斯克(Elon Musk)昂貴的玩具。這位億萬富翁是PayPal和特斯拉(Tesla)的共同創始人。而此次火箭的載荷正是馬斯克自己的Tesla Roadster汽車,車內前座上坐着一個假人,現在它們註定都要在太陽系內永恆遨遊了。

目前沒有哪個宇航局可以做到SpaceX所實現的事情。馬克思可能會說,私人企業掌握了「發射」資料。在科技政治方面(科技與政治交叉的領域),我們正處於一個新時代。雖然最初美國和蘇聯(Soviet Union)之間的太空競賽通過技術實力展示了各自的政治理想,但如今創新和意識形態之間的交叉卻給人一種不同的感覺。

我們的科技專家享有以往任何時候更多的權力和對人類的影響力——並且幾乎不受任何審查。有關我們的物種是否殖民另一個星球的問題——人類將做出的最重要的決定之一——在如今似乎更可能取決於一名企業家(可能是馬斯克)的突發奇想,而非任何一位總統。

技術以很多方式與政治重疊在一起:科技是實現手段,讓主流以外的人可以參與對話。但技術也可以被用來劫持或歪曲對話。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社交媒體被用來傳播政治信息——以及虛假信息。Twitter和Facebook成了定製化政治新聞的主要傳播途徑,把巨大的政治權力交到不多的幾家公司手中——為惡意操縱創造了機會。

當然,科技可以更公開地被用作政治手段——以網絡攻擊的形式。一個國家可以通過侵入另一個國家的信息系統和基礎設施來製造混亂;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稱,這正日益成為對全球穩定的嚴重威脅。俄羅斯和中國被視為這種威脅的主要製造者,兩國似乎出於破壞西方民主的共同願望聯合了起來。

硅谷創造的巨額財富使得企業家進一步模糊了科技與政治的邊界:馬斯克的「小目標」包括拯救人類和殖民火星。這些抱負,連同他的商業頭腦,使他進入了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顧問委員會。馬斯克和特朗普一樣對那顆紅色星球抱有濃厚興趣,後者的夢想是把美國人送上火星(月球是上個世紀的事,已經過時)。由於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載人航天計劃的經費縮減,特朗普必須依靠私營部門的行動來實現這一公共目標。

事實上,重返這一「最後疆界」並沒有多少虛榮心方面的理由。五角大樓如今將太空列為一個「作戰領域」。俄羅斯和中國據說都正在瞄準美國的太空資產,普京據稱渴望研發一款超級重型火箭。越來越自信的中國希望把中國宇航員送上月球進行探測,然後再登陸火星(儘管去年的發射失敗導致長征(Long March)系列運載火箭升級計劃受挫)。

如今,SpaceX擁有世界運載能力最強的現役火箭——儘管仍不如阿波羅計劃(Apollo)將宇航員送上月球的土星5號(Saturn V)火箭那麼強大——該公司對美國戰略利益的重要性很可能飆升。通過向國際空間站(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運送貨物,SpaceX已經成為國際上一支不可或缺的太空探索力量。應該承認的是,馬斯克在越來越大程度上影響着美國在太空領域能取得什麼樣的成就。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說》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戶名
密碼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