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法治

我們需要一個說理的社會

梁治平:法治中國的一個重要含義就是建設一個說理的社會,尊重說理,保護說理,對非理強制和暴力絕不容忍。

順便說一點。有刑法學家批評我們國家的刑法太重,死刑太多,處罰太重。這種情況確實存在,也確實需要改變。但只是說中國刑法太重恐怕也簡單化了。按上面講的,不管是法律本身還是執法者的慣常做法,對社會上大量的非法強制和暴力行為採取了姑息、寬容甚至縱容的態度,我們能簡單地說中國的刑事法律太重嗎? 一、二年前吧,媒體報導了一個美國中學的校園凌虐案件,幾個中國女留學生凌虐同學,都被逮捕、指控,其中超過十八歲的三個人,雖然同檢方達成認罪協議,但還是被判處從6年到13年不等的徒刑。在中國人看來,這樣的判決重得太離譜了,簡直令人難以想象。在我們這裡,這主要還是個教育問題。如果是未成年人,即使犯下嚴重罪行,處罰也很輕。甘肅有一個孩子用硫酸把女老師燒成重傷,當地沒有少年教管所一類機構,就把孩子交給他父親帶回家管教。總之,在中國,對於私人之間的非法強制和暴力行為,尤其是還沒有造成「嚴重後果」的那些,法律的尺度太松太寬。在這方面,跟文明和法治化程度更高的國家和地區相比,我們的法律不是過重,而是太輕。

除了上面三種情況,還有幾種情況,一種是,雖然國家運用的是合法的強制和暴力,但是說理不夠。比如行政處罰或司法判決理據不充分,相關程序有瑕疵,或者程序表面上完整,實際是走過場。另一種情況是救濟不充分甚至沒有適當的救濟途徑,讓人無處說理。生活中有很多這樣的事例,某些機構做出限制公民權利的這種或那種決定,連個文字都沒有,你想告它也沒有證據,有些機構也不是國家行政機關,你也沒處去告。有的案子,就算能告,法院找個理由不受理,你除了在媒體上製造點輿論,也沒有其他辦法。問題是輿論本身也受各種限制。前面講律所的例子,在網上攻擊某個律師、律所沒關係,法律不當回事,律師也無可奈何。但你批評黨政部門或有權勢的官員試試。就算你有憲法上的權利,就算你實事求是,它要禁你就禁你,你要是不服,它還可以找個罪名來治你。這些作法,按這裡的說法,就是非理的強制和暴力。可悲的是,這種非理的強制和暴力在我們的生活中天天都在上演,因為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來治理的,而這恐怕是我們的社會充斥暴力的制度性根源。

上面講了兩類非理的強制和暴力,國家的和非國家的。我想強調的是,這二者性質不一樣,重要性也不同。要建立一個說理的社會,祛除充斥於我們社會中的暴力,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文明,國家負有特殊的責任。這是因為,首先,國家是有組織的暴力,它的力量、它的規模、它的制度化程度是任何私人沒有辦法相比的。所以,國家濫用暴力,不管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另一方面,國家既然是合法暴力的擁有者和壟斷者,它就負有一種特殊的職責,那就是要維護和保全這個社會。它在防止和抑制私人強制和暴力、培育、訓練和養成整個社會說理的習性、提高社會文明程度這些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這方面,國家的失職會造成嚴重後果。如果國家自己就濫用暴力,蠻不講理,那麼這個社會就一定是一個充斥暴力的社會,這樣的社會就是一個野蠻的社會,一個所有人都沒有安全感的社會。

所以,我最後要說的是,造就一個文明的社會,一個大家能夠安居樂業的社會,應該從國家的自我約束和守法開始,從國家的改造和轉變開始。今天講法治中國,我覺得一個非常重要的含義,就是要把中國變成一個說理的社會,一個尊重說理、保護說理、對非理強制和暴力絕不容忍的社會。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