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法治

我們需要一個說理的社會

梁治平:法治中國的一個重要含義就是建設一個說理的社會,尊重說理,保護說理,對非理強制和暴力絕不容忍。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注意到了,我們的社會裡有一種奇怪的現象:一方面,在對個人、社會的關係上,國家過於強大,政府不但掌握了太多資源,而且經常行事專斷甚至強橫。相比之下,社會弱小,個人的聲音更是微弱。但是另一方面,對於社會上大量非國家的強制和暴力,只要不是被認為是針對黨國的,政府的態度又經常是寬容的、曖昧的。結果是,各種不法暴力得不到有效遏制,守法公民常常處於缺乏安全感的狀態。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所謂「醫鬧」。經常有這樣的報導:一些人因為某種原因對醫護人員或者醫院不滿,就辱罵、責罰甚至毆打醫護人員,有的霸佔病區,有的停屍示威,還有的大打出手,大鬧醫院。發生了這樣的事,醫院方面沒有執法權,只能報警。但是警察來了解情況,加以勸導和阻止,也是制止不力。大概人家死了人,或者孩子病得厲害,鬧一鬧也情有可原。真是莫名其妙。我相信,在一個文明社會,一個法律相對健全的社會,不會有類似「醫鬧」這樣的概念,辱罵、毆打、滋事、非法拘禁、危害公共安全,這些是輕重不等的犯罪,律有明文,警察來了不問是非,先把施暴者銬起來帶走,要說理上法庭好了。可惜的是,我們這兒不是這樣。

大家都知道山東聊城於歡案吧,這是去年上了很多報紙新聞頭條的案件。追債公司非法侵入他人經營場地,拘禁他人,限制其人身自由,對他人辱罵、毆打,甚至當著成年兒子的面公然猥褻其母,這麼多嚴重違法犯罪行為,警察接到報警來到現場,居然說討債可以,打人不行,然後就把雙方一干人等留在房間里出去了。這真是匪夷所思,但這正是我們生活的常態。最近看到一個消息,鄭州一個消費者因為網上訂的東西沒有送到,投訴了賣家,結果遭到賣家威脅,最後那個賣家千里之外跑到鄭州去襲擊了這個消費者。有人說這個消費者在受到威脅時應該報警,但在中國,這樣的報警警察會管嗎?絕對不會。所以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

前段遇到一位律師朋友,他的律所接了一個案子,對方當事人就組織了一幫人到律所來騷擾,逼他們放棄代理。之前一個律所接了這個案子,就是因為不堪騷擾和壓力最後放棄了。這可是中國排名前三的律所,總部就在北京的CBD。他們報警,警察都懶得來。他們只好讓保安守住大門,不認識的人都不讓進。結果對方就在網上編造事實,大肆攻擊這家律所的負責人。這可是誹謗,但在中國,這種事算什麼?律師也只好佯作不知。老實說,在中國這樣的事情也真的算不了什麼。有一個真實的案子,也是不久前的,兩個人鬧離婚,男方多次威脅女方,要打要殺,女方和家人都很緊張,警察卻不當回事,後來雙方到派出所接受調解,警察還讓他們獨處,結果男方就在派出所里殺了女方。這類制止非法暴力不力的事例還有很多。前段有報導說麗江旅遊者被打,傷情嚴重,最近曝出冬季旅遊地強買強賣,其實這類現象一直都有,但事情不鬧大就不會引起政府執法部門的重視。

問題是,如果法律對各種各樣的小惡不聞不問甚至姑息縱容,公民就會生活在是非模糊和缺乏安全感的環境之中,而那些小的不法強制和暴力就會生長、蔓延,整個社會就會被戾氣所籠罩。在這種環境里,大部分人遇到這類事盡量躲避,躲不開就忍着,忍不下去的就以暴抗暴了。於歡就是這樣,結果一審被判了無期,二審改判,雖然有社會輿論的壓倒性支持,還是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當年殺死城管的小販崔英傑,因為輿論的高度關注和同情保住一命。後來的賈敬龍雖然也得到不少同情,卻沒那麼幸運。這些人殺了人還得到很多人同情,就是因為他們本來都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後來殺人都有些被逼無奈的成分。但問題是,這麼多殺人者能夠得到同情,只能說明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我們的法律出了問題。畢竟,如果我們的日常生活里沒有那麼多不法暴力,如果法律對那些不法強制和暴力採取一種絕不寬容的態度,這些悲劇多半是可以避免的。反過來講,那麼多人,包括那麼多法律人同情殺人者,贊同以暴抗暴,對社會來說也不都是好事,它會讓人們越來越習慣於暴力。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