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法治

我們需要一個說理的社會

梁治平:法治中國的一個重要含義就是建設一個說理的社會,尊重說理,保護說理,對非理強制和暴力絕不容忍。

[梁治平,著名法學家,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洪範法律與經濟研究所所長。本文為作者2018年1月9日在2018「新年期許」論壇的演講修訂稿。作者授權FT中文網發表。]

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我們需要一個說理的社會」。

其實有這個想法很多年了。今天還在這裡講,是因為這麼多年過去了,每每看到身邊發生的各種各樣的事情,依然覺得這種需要很迫切。我們應該生活在一個說理的社會裡,這樣的社會更文明、更美好。我把自己一點淺顯的想法說出來跟大家分享,也想聽到各位的批評。

過去的這一年,對我個人觸動最深的事情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核危機。我覺得,自上世紀古巴導彈危機以來,人類從未離一場核危機這麼近。如果這個危機真的爆發,我們今天談論的很多事情就沒那麼重要了。我們面臨的是其他問題,那些問題真的是生死攸關,而且真的把人類變成了一個命運共同體。所幸這個危機暫時沒有發生。我們這裡還是其樂融融,市井繁華。

不過話說回來,我個人這樣感覺,可能是因為我沒有其他某種切膚之痛。對另外很多人來說,核危機的事有點遙遠,眼下切實的感覺是:「這個冬天很寒冷」。前段網上有一則圖片:大冬天裡,一群小學生把課桌搬到院子里,在露天下上課寫作業。為什麼?因為外面有陽光,而教室里太冷。這張照片很讓人辛酸。北京大興的一場火災,也讓很多人感覺這個冬天非常寒冷。這些人雖然沒有被大火燒到,但是他們的個人財產和居所一夜之間都沒有了。

也是最近網上流行一個段子,大家可能看到了,說的是「低端」人群見面會問:你的房子還在嗎?「中端」人群見面會問:你的孩子還好嗎?而「高端」人群會問:你什麼時候進去?不同的人群關心的問題似乎不大一樣,但都涉及一個問題,那就是作為中國公民的我們的財產、自由、安全和尊嚴。我今天要講的,根本上涉及的就是這些問題。

首先要說一下,什麼是說理?照我的理解,一個社會裡的人遵循某種共享的規則而展開的表達、論證、說服活動,就是說理。說理是一種主體間的活動,所以它不僅是一種個人的思想方法、行動方式,更是一種社會互動的形式,是一種生活方式,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文化樣式。

跟說理接近的詞是「講理」。這兩個詞是共通的,但具體的用法有些不同。講理主要關乎主體的立場、原則、姿態、態度等,關涉的問題是講理和不講理。說理涉及的主要是這種活動的真偽、優劣、高下等方面,比如會不會說理、說理說得好不好。如果我的題目改成「講理」,問題就變成這個社會講不講理,社會成了主詞。這不是我想要說的。我在講說理的社會的時候,其實指涉的是社會中的各個主體,包括個人、組織、機構,是他們交往的一種方式,也是一套制度,一種文化,或者人們的一種習性,一種互動方式。總之可以說,說理就是講理,只不過在講理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把講理的方式、方法和品格、品性揭示出來。

那麼,為什麼要說理?說理的價值在什麼地方?我想,說理最顯著的特質,就是它的非暴力性,實際上,它也反對各種非理的強制,反對各種橫暴的權力,尤其反對用暴力方式來解決可以用說理方式解決的問題。說理意味着社會主體之間存在最低限度的互相承認和互相尊重。你要承認對方的存在是合理的,承認其利益和訴求具有正當性,就必須傾聽對方的意見。這也意味着某種基本的社會共識,某種休戚與共的共同體意識,這又涉及社會凝聚、社會權威之類概念。所以,我們司空見慣的各種赤裸裸的壓迫、壓制,或是沒有道理可講的剝奪,在這裡都是反社會的、不可接受的。

相關文章

相關話題

FT中文網客戶端
點擊或掃描下載
FT中文網微信
掃描關注
FT中文網全球財經精粹,中英對照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